第五百零二章 再来一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那我可就说了,很简单,刘伯父是在铁路上吧,这样吧,我一个朋友在丽山,出行有些不方便,周哥你就看着办就好了。”要不说江不悔的脑子不笨呢,你看看这话说的,半点都没提不该说的,而且即便是想要达到某种目的,也是云山雾罩的,懂的人当然知道江不悔说的是什么,可是局外人,怕是就不清楚江不悔到底想要刘俊松做什么了。

其实在场的,不仅仅是外人没几个真的听明白江不悔的话外之音,便是连刘俊松都不知道江不悔这话里到底隐含着什么意思,不过只要和铁路有关的事情,他刘俊松还真的不惧谁,谁让刘俊松的老爹是铁道部的一把手呢!

“好,我应下了!”刘俊松长松了一气道

“周哥你怎么看?”其实刘俊松说了话,这件事就已经是定了结论了,可是偏偏江不悔还要追问那周少一句,这里面可就有讲究了。

因为这时候,若是只是刘俊松应声的话,即便是因为周少给他强出了头,那事情最终还是归结到了刘俊松的头上,这样的话不管事情成不成,最终也不过是刘俊松一个人来抗,可是要是在追问一句的话……

“好,我也应下了!”那周少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当然他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替刘俊松出头,这里面的某些算计、某些运筹也是江不悔所不知道的。

不过,江不悔自己是知道的,这周少在四九城的二代圈子里是有名的小气,没好处的事从不伸手的,这一次他出手,显然也是有了什么打算,这里面的路子,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不过,这一点可就和她江不悔没有半点关系了。江不悔其实最关心的就是高速铁路落户丽山的事情了,而这也正是段昱最着紧的问题。

段昱也长松了一口气,高铁项目落户丽山这个在他看来无疑是个大难题,尤其是在刘部长已经被甄小林拉拢过去的情况下,现在这个大难题居然就这样被江不悔轻松地搞掂了,这自是让他喜出望外,不过在高兴的同时他也有些愧疚,这样一来他欠江不悔的就更多了。

“这位就是我朋友……”江不悔瞟了段昱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即便是段昱自觉自己的脸皮在官场已经练到了“二皮脸”的最高境界了,可是看着在场的男男女女尽数地将目光注视到自己的脸上,也不由觉得有些发热。

江不悔这个“朋友宣言”在某些人看来,也许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圈里人看来,那就是变相的向在场的所有人都介绍了段昱一番,这其中的某些不言自明的意味可就真的耐人寻味了。

江家,虽然说因为二代集体性低迷,从而导致了现在有些青黄不接的状况出现,可是只要江家的老爷子还在一天,那么就能像定海神针一样定住整个江家在京都的地位,更何况江不悔还是江家老爷子的心头宝。这也就意味着,段昱凭借这个江不悔朋友的身份,就能够在京城的二代圈里面吃得开。

别看只是一个简单的吃得开,这里面所代表的人脉资源可就广了,因为京城的二代圈的人向来都是眼高于顶的,即便是真的认识圈子里的几位衙内,但是没有人力挺,那也是不可能融入这个圈子的。

天知道,有多少人,不管是有钱的还是从政的都想融进这个圈子的,现在无疑,段昱直接就给在场的所有人记住了,而且心里也有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这位朋友,你的事情我认下了。”

周少不愧是周少,即便是给江不悔将了一军,还是能够“心平气和”的冲着段昱做了个承诺。

“承情了,若是不悔哪里有得罪的,还请多多见谅!”段昱这话要是在别的地方说,也许还真的有不少人会高看段昱一眼的,可是在这个场合,这个情景,又和周少这样的大少来掰扯,这可就让在场的人有了看笑话的心思。

百人百姓百脾气,同样的在场的三十来号人并不是哪个都服江不悔的,这里面站在周少那一边的也不在少数。只不过之前江不悔因为占住了一个“理”字上,所以即便是周少和刘俊松吃瘪,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毕竟江不悔可是不好惹的,在场的又哪有一个傻子呢。

不过现在段昱开了口,而是人都看得出周少对他很不爽,自然就有人说话了,“这个梁子,你兜得起来么?”

一看说话的这个青年,段昱就知道,他的身份绝对的没有周少高,而且脑子也不好用,不然的话,绝对的不会说出这么无脑的话来,没见周围不少人都等着看戏呢么。

“不妨说说看?”段昱连称呼都没称呼他一句,只是笑意盈盈的轻问了一句王道铭,“王哥,哪个来的?”

“李得益,湖山省来的,他爹是省委副书记,听说马上就要再进一步,是周家一系的。”王道铭解释的倒是很清楚,不仅将这个小子的来历交代了个清楚还将他们之间的关系给段昱说了说。

“有什么可说的,你既然能兜起,不妨溜一圈?”

段昱看着李得益手里转动的车钥匙,不由的微微愕然的一下。本来段昱还以为这位李大少会说出什么条件来为难自己的,没想到说来说去,居然是想要和自己飙车?!

而此时一旁微微撇着嘴角看戏的江不悔终于有开轰了,“周哥,看来你的面子不怎么好使啊!”

瞅瞅,这话说的,简直就像是拿巴掌在众人面前狂抽周少似的,一句话就说的正在看戏的周少脸都绿了。

“不悔妹子,这话怎么说的,是别人看不惯你朋友的做派,关我什么事啊?”那周少装做很无辜的摊了摊手,心里却是气得直咬牙。

江不悔等的就是周少这句话,笑笑道:“既然不关周哥的事那就最好不过了,只是我怕是周哥说过的话当没说,”见到周少想要说些什么,江不悔直接豪气地摆了摆手,又道:“行了,咱姐们别的也不多说,比一场,我替他应了!但是谁要是事后再来找场子,可别怪我不客气!”

江不悔这话说得霸气无比,段昱却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这也怪不得他,他确实不太懂这京城二代圈子里的规矩,其实这京城二代圈子的某些规矩和官场很像,就是因为郑三少和江不悔的地位差不多,所以才可以交换条件,才可以博弈,像段昱这样圈子外的人却是不能随便发表意见,无论你说什么那都是在揽事。这就是“面子”,也是这京城二代圈子里的人最在意的东西!

“单单比试没意思,不如我加一注?”

要不说么,能在这京城二代圈子混得开的,即便是身后站着的不是大山,那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不江不悔刚刚代段昱答应了李得益的飙车比斗,马上刘俊松就露出了獠牙,当然这也可以说是刘俊松在借机找回他失去的面子。

“好啊,我也下一注,就是不知道不悔妹子接不接?”那周少脸上依旧没有明显的笑意,不过嘴角划出来的那很是明显的弧线,还是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很好。

江不悔的面色也变了一变,只不过她此刻心里的想法,怕是那周少几个绝对的意想不到,当然此刻已经来到了江不悔身后的段思梅却完全能够理解江不悔此刻的心情,那就是有人上门来挨宰了,是下刀好呢还是直接挖大坑,哪个更划算?

“不悔妹子,我能不能也下一注?”看着江不悔那抽动的嘴角,段思梅想都没想就添了油。

段思梅的性子本是不喜欢凑这种热闹的,不过因为与段昱之间那种奇妙的亲近感却让她看不得段昱被这帮二代们欺负,当然她是丝毫不担心段昱会输的,她可是亲自和段昱比过一次的,对段昱的车技自然有信心,一想到刘俊松刚刚还完的“欠一次”,还没等脑子凉,就再度“欠一次”,段思梅就忍不住想笑。这一次怕是周少几个又要吃瘪了,这一次要是刘俊松再给江不悔抓住……

“接,还没有我江不悔不敢的,周哥,下多少钱说吧。”杜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身为杜家的女儿,而且是未来杜家财产的继承人,江不悔从来没少过钱用,而且江不悔这一句话就将周少的某些不好的图谋给打破了。

当然,不是江不悔不想开别的条件,而是有些东西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还是钱来的干净,来的安全一些,现在刚刚开完两会,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江不悔还是很有眼力的,这也正是江不悔的聪慧之处。

“钱,我还真的不怎么缺,不然……”周少也不是傻子,哪里可能听不出来江不悔的言外之意,不过他的心还是很黑的,“也好,既然不悔妹子说玩钱,那不如就随便下两亿好了。”

随便,两亿!

这个数目,即便是在京城二代圈子中,也没有几个能够直接拿得出来的,不是没这么多钱,而是有些钱不能用的这么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