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后悔一生的决定/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部长的工作经历和南云并没有过多大的交集,所以前面甄小林说什么地脉之类的让他觉得有点扯,不过后来甄小林提到刘部长背后的靠山,也就是周少他爹的时候,刘部长心里就激灵了一下,周少他爹和南云却是有交集的,甚至私底下还有人称他为“西南王”的,当年周少他爹扶摇直上,还有人拍马屁说西南有龙脉,周少他爹是应了龙脉的,那人说这话的时候刘部长正好在旁边,清楚地记得当时周少他爹板起脸把说这话那人训了一顿,说他是诛心之言,不可乱说,不过善于察言观色的刘部长却注意到周少他爹虽然板着脸,但眼睛里却是闪耀着一丝自得的意思的。

再联想起最近几次去见周少他爹,周少他爹总是眉头紧皱,长吁短叹,说最近不怎么顺气,有人针对他,要搞他,当时他还有些奇怪,按说到了周少他爹这样的地位,不说完全不可撼动,但哪怕是中纪委想要调查他都得十分慎重的,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担忧呢。

现在再对照甄小林的这番话,似乎这一切就有了解释,这让刘部长对于甄小林的话由开始的半信半疑变成了深信不疑。肯定有读者会说,你这也太扯了吧,好歹是一部之长,怎么可能这么脑残呢,怎么可能会蠢到相信甄小林这样的鬼话呢?就是普通老百姓也不会这么弱智啊?!

其实迷信这种东西和人的地位高低没有太大关系,和人的智商高低也没有太大关系,大家不信可以去网上百度搜一下,那些迷信落马的官员的那些“事迹”,其中不乏高官,也不乏学者型官员,看看哪件听起来不是很脑残,哪件听起来不是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现实。因为迷信这种东西,往往会被渲染得玄之又玄,不信的人一听就会说这人是不是疯了?但信了的人却会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甚至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

而刘部长无疑就是后一种人,他既然已经相信了甄小林的鬼话,自然心里就开始盘算了,他和周少他爹可以说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蚱蜢,如果周少他爹倒了,他肯定也跟着要倒霉,而现在这何尝不是一个表忠心的机会呢。

想到这里,刘部长就拍了拍甄小林的肩膀道:“大师,不好意思啊,是我误会你了,这件事我会跟老板汇报的,具体如何,还看老板怎么决定吧……”

刘部长顾不上和倩倩温存一番,就又再次起身离开了,甄小林陪他到楼下,目送他那辆奥迪A8离开了,想到自己的诡计得逞,连刘部长这样的高官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自己的死对头段昱不久也要倒霉了,甄小林就觉得肾上腺素飙升,再次悄悄地潜回那倩倩的房间,不用说又是好一场盘肠大战,许是因为兴奋的缘故,甄小林表现得格外神勇,杀得那倩倩丢盔弃甲,软瘫如泥。

不去提这对狗男女,且说那刘部长出了合臣苑,却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了一处秘密地点,再出来时他就做了一个后来后悔一生的决定,等他回到家中已经接近凌晨零点了,老婆儿子居然还没有睡,都还在等他回来。

刘部长一进门就对眼巴巴地望着他的刘俊松挥挥手道:“俊松,你收拾下行李,明天一早坐飞机去国外玩一段时间再回来,对了,还有周少也会跟你一起去!你说的那个事你不用管了,我自有分寸!……”

刘俊松毕竟年轻,玩性重,听说能去国外玩,远离了父母的监管,那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更何况还有周少这个损友同行,早高兴得跳起来了,哪里还会去想江不悔托他办的事有没有办好,兴高采烈的去收拾行李了。

倒是刘妈妈觉得很诧异,她也是在国家部委工作,知道这事情的轻重,事实刘部长能有今日的地位,有很大程度上是得了老婆之助。所以论起见事之明,刘妈妈其实是比刘部长看得还清楚些,连忙道:“老刘,你可别犯糊涂啊,且不说江家和段家的影响力,这么大的项目,中央领导肯定也是很关注的,你最好还是秉公处理比较好……”

刘部长这些年位高权重,走到哪里都是逢迎之声,在女色方面也是不缺的,除了被包.养的倩倩,向他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女着实不少,其中还有不少女明星,早看自己这个年老色衰的老婆不顺眼了,如何听得进这逆耳忠言,不耐烦地挥挥手道:“我做什么需要你来教吗?你这么能干,你来当铁道部的部长好了!……”。

与此同时,在丽山,同样是一家人,此刻也聚在了一起。

伍国光的家,就在丽山市委家属院的别墅区,和一些常委不一样的是,身为丽山市委书记,他还是很注意影响的,并没有狡兔三窟的心思,在整个丽山,伍国光除了自己的办公室的休息间之外从来不会去第三个地方睡觉。

“爸,这文件你看看。”伍孙河将一份文件从身后的文件包里拿出来后,递给了伍国光。

伍孙河,是伍国光的第二个儿子,和他大哥不一样的是,伍孙河并没有在南云省工作,而是在香江开了一家外贸投资公司,一般很少回家的,这一次回来正是因为杨开发相邀。

“还真的是好大的手笔。”随意的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扫了一眼那文件上的数额,伍国光不由的轻叹了一声。

湖云电力百分之八的干股!

没错,伍孙河递给伍国光的文件,正是甄小林和杨开发一手炮制出来的湖云煤电集团的股份文件分配书,眼前的这份文件就是给伍孙河的,当然从侧面来说其实是给伍国光的才对。

“光是投入的实际资金就是五十四个亿,再加上河田煤矿……湖云煤电若是将来在香江上市的话,最少也是一个百亿级的上市企业,甚至还有可能到达数百亿的市值也说不定……”身为投资公司的总裁,虽然伍孙河的公司也属于一种另类的皮包公司,可是这并不代表伍孙河没见过世面,在香江工作生活六七年的他很清楚,一个煤电集团要是在香江上市的话,会受到多少人的热捧。

“亿百亿?现在光是贷款就四十六个亿,不对,应该说五十四个亿都是贷款,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企业,你觉得上市能到的了数百亿?”伍国光不是学经济出身的,所以对于上市融资之类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伍国光很清楚这个湖云煤电的实际情况。

“爸,我这还是少说了呢,其实现在上市的大公司大企业,哪个没有贷款的,现在这年头,用银行的钱赚自己的钱,这才是王道啊,而且像煤电集团这样的资源型、生活必需型的企业IPO很抢手的……”

听着自家儿子絮絮叨叨的和自己分析煤电集团联合起来的好处,伍国光若有所思的直接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

“这东西,先不要签,放放再说。”

为什么?

伍孙河愣住了,他正在畅想湖云煤电上市之后,自己的百分之八的股份应该会值多少钱,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新生活、新改变,自己是不是应该买条游轮顺便再包几个年轻漂亮一点的Model,可是这些畅想还没完,就听到了自己的老爹说要放放。

深悉官场规则的伍孙河很清楚“放放”是什么意思,“爸,现在市里传出来的那些风声,你不是说,都是假的么,可是现在怎么?……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没错,现在丽山市的官场,也是风起云涌,伴随着郑家兄弟买凶杀人案和伍国光这位市委书记将要调职的传闻,是有了一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可是身为伍国光的儿子的伍孙河却知道,前面那一点那是十成十的真,可是后面那一点,却九成九是假的啊,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的老爹却硬生生的将这么大的一条财路往外推呢?

百分之八的股份,听起来也许不多,可是要是这公司的市值上数百亿那可就不得了了,这点股份,不管怎么算自己也能捞到十几亿呢,有了这笔钱,即便是自己的老爹真的退休了,那伍家也是豪富之家啊,甚至将来的伍家是不是能够富贵下去,怕是都在这一笔上了。

“不是小数目,你也知道?”伍国光可真的是老官员了,那虎目一瞪,便是自家的儿子也会平白发憷三分的,“这件事,你想的还是太美了,正是因为数目大,所以才会烫手的,你可明白?”

见到自己的儿子依旧一副心疼欲碎的模样,伍国光真心的有给自己的儿子一巴掌的想法,不过自家儿子还是自家疼啊,伍国光无奈,只好多教诲儿子几句,“你想要这笔钱,我很明白,不过,你可清楚,这件事,这个公司牵扯到了多少人,多少势力?”。

伍孙河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