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孽缘/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是甄小林没进京之前,别说是百分之八,便是百分之十六我也敢让你揣进怀里,可是现在……”伍国光轻轻的摇摇头,叹息了一声,“不一样了,有些事情,到了一定的高度,就已经不是一两个人所能够左右的了,孙河多长个心眼吧。”

换了别人,伍国光怎么可能将湖云煤电集团这里面的事情嚼碎了给他说,即便是伍国光的秘书唐小峰都不可能。正如伍国光刚刚所说,数百亿的盘子,只要有点眼光的,怕是都能够看出来,这么大的一块肥肉,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呢。

京都的贵人实在是太多了啊,而且有些事情,那是根本就瞒不住的。如果没有高铁项目的事,如果不是不想搅黄高铁项目好挤走段昱,伍国光其实是想阻拦甄小林进京的,只不过有些事情,即便是以着现在伍国光的身份和地位,那都是有心而无力的。

“那这文件……”

“就当没有吧,再等等,等等你就知道了,也就看明白了。”

…………

第二天一早,段昱就被江不悔拖着去爬长城,连王道铭也被抓了差当车夫,从后视镜看到江不悔如小鸟依人般硬赖在段昱怀里,而段昱则是一副被强.暴了的表情,王道铭就有些忍俊不住,想想一只母老虎突然变成了小白兔扑到你怀里,那滋味是有些不好受。

车还没到长城脚下,黄德铭的电话就来了,声音十分着急,“市长,铁道部今早又传来消息了,在铁道部今早的晨会上,刘部长的态度突然变得一反常态的强硬,坚决反对高铁项目落户丽山,还要求规划处在两天内马上出台正式的工可报告,一周内进行初步设计招标……”。

段昱一听就大吃了一惊,他一直担心高铁项目落户丽山的事还会出意外,没想到还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而且这次刘部长出手这么快这么急,两天后就要出台正式的工可报告,而工可报告一出,就意味着最后方案已经确定,再要改变就几乎不可能了。

江不悔就靠在段昱怀里,黄德铭的声音她自然也听得到,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什么都没有说拿出手机就开始拨电话,连拨了两个号码,都没打通,气得她把手机一摔,咬牙切齿道:“这两个乌龟王八蛋!答应的事说话不算数,手机居然还关机了,看来是成心要做缩头乌龟了!……”。

开车王道铭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也没说话,段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王哥,调头吧,我得赶紧回去看看,想想办法,我绝对不能让高速铁路和丽山擦肩而过!……”。

王道铭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叹了口气道:“这事难办了,刘部长看来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段昱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话,江不悔则捡起手机开始不停地打的电话,不过每打一通电话,她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很显然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好消息,这件事让一向彪悍的她也犯了难了。

回到驻京办,黄德铭和何欢都在那里急得团团转,段昱问了一下细节,得到的回答和电话里差不多,段昱眉头皱得更紧了,能想的办法他都想了,能用的人脉他都用上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是无计可施了。

江不悔看到段昱为难的模样心里也不好过,咬了咬牙道:“段昱,你在这里等着,我再去帮你想想办法!……”。

“不悔,不用了!……”段昱自然猜到江不悔是准备去找她爷爷江老爷子出面,那这个人情可就真欠大了,要知道退休的国家.领导人不过问国事,那是党内的一项不成文的规定,历届退休的国家.领导人也都十分遵守这项规定,不可能为段昱这样一个不相干的人破例。

江不悔却是风风火火的性子,不等段昱把话说完,江不悔已经跑得没影了。

段昱和江不悔肯定想不到,此时在中南.海的一个四合院内正在进行着一场关于他们俩的谈话,谈话的两人一个是江老爷子,一个是江部长。

此时在他们面前正摆着一份厚厚的档案,那是段昱从小到大的全部记录,包括他看病的记录和上大学的体检单都有。事实上之前江不悔通过江老爷子的秘书打听高铁项目的事就已经惊动江老爷子,对于这个唯一的嫡孙女,江老爷子自然是无比上心的,当他知道江不悔可能有了男朋友,第一反应就是很高兴,以江不悔那彪悍的性格,能被她看上的人自然是不错的,不过高兴归高兴,对于未来的孙女婿,江老爷子肯定是要把把关的,自然要查一查这个未来的孙女婿的。

江老爷子要查一个人,那自然比上次杜小月查段昱得到的资料多得多,详细得多,这一查不打紧,很多深层次的东西就浮出水面了,倒是把个向来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江老爷子也惊得目瞪口呆,把公务繁忙的江部长也叫回来商议了。

“老二,这件事你怎么看?”江老爷子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手揉着太阳穴,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这件事对他冲击相当大。

“会不会是巧合?!”江部长也是眉头紧皱,他也是十分疼爱江不悔的,江老爷子查出来的这些东西也让他感到难以置信。

“应该不是巧合,我查过了,当初那个逆子指使人在泰国抢走段家的那个小孩就叫段昱,年纪也刚好对得上,还有那个杀手的名字也正好和这个段昱现在的父亲的名字一样,再巧合不可能巧合成这样……”江老爷子面带痛色地摇了摇头,江子龙是他心头永远的痛,这些年来他一直不去提这个名字,只称逆子。

“这么说,这个段昱真是泽涛同志丢失的那个儿子?”江部长还是难以接受这个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实。

“冤孽啊!报应啊!”江老爷子重重地拍了拍椅子扶手,脸上的痛苦之色更盛,两行浑浊的老泪流了下来,这件事确实触及到他的伤心处了。

“唉,从资料上看这个段昱确实是十分优秀啊,如果他不是段家的儿子,和我们家不悔倒是很相配的……”江部长也是十分惋惜地感叹道。

“不行!我绝不能让他们在一起!这是一段孽缘啊!你想想,将来不悔知道,和她在一起的人是害死她亲生父亲的仇人的儿子,她会有多痛苦?!而且那个段昱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来撩我们家不悔,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个儿子会打洞,这个段昱跟他老子一样很优秀,可也一样风流,做官是个好官,但绝不是个好丈夫!……”江老爷子猛地睁开眼睛,激动道。

江老爷子再深明大义,而江子龙也确实是自取灭亡,但他能够不找段泽涛的麻烦已经很不错了,要说心里一点芥蒂不留那也是不可能的。

江部长对段泽涛的了解比江老爷子还要多一点,知道段泽涛下一届很可能就要进政治.局常委,那就是国家.领导人了,这样的话江老爷子可以说,但是他却是不好妄议的,苦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这时江老爷子的秘书小邱就走了进来,向江老爷子汇报道:“首长,大小姐来了,吵着要见您……”,作为退休的国家.领导人,江老爷子享受的待遇还是很高的,安保也很严格,特别是他在书房的时候,即便是江不悔要见他,也需要秘书通传,不能硬闯。

江老爷子对江不悔这位唯一的嫡孙女,确实十分溺爱,听说她来了,本来郁积的心情都瞬间好多了,转头对江部长展颜笑道:“你看看,说曹操,曹操到,也好,正好把她的这件终身大事解决一下,一会儿你可不许帮她说话啊!……”。

说着又指了指茶几上那一摞和段昱有关的资料对邱秘书道:“你把这些资料收一下,千万别让她看见了,收好后再叫她进来吧!”。

江不悔一进书房,一见江部长也在,心里就暗自一喜,江老爷子虽然溺爱她,但毕竟是曾经的国家.领导人,举手投足带着的那种威严常常让江不悔有些发憷,相比之下,倒是江部长显得更和蔼可亲些,江不悔本来对说服江老爷子出来帮段昱说话没多大把握,但见江部长在,就感觉希望又大了些。

“二爷爷,您也在啊,真是太好了!”江不悔先冲江部长甜甜一笑,这才转头对江老爷子气鼓鼓地道:“大爷爷,我要向你反映一个重要问题!一个关于国家发展的大问题!……”。

对于江不悔来的目的,江老爷子自然是早猜到了的,见江不悔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暗暗好笑,和江部长会心地相视而笑,眉毛一扬道:“哦,反映问题啊,我们的小不悔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不过你要反映问题找错地方了吧,我已经退休了,退休就不能再过问国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