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阴差阳错/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思梅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会引起母亲这么大的反应,十分诧异地道:“他叫段昱啊,年纪大约三十来岁,比我小一点吧,妈,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认识他?!……”。

“三十来岁,年纪倒是对得上,不会真的那么巧吧!……啊,不…不认识,你的朋友我怎么会认识呢!……”李梅先是自言自语了几句,醒过神来立刻摇头否认道。

但是段思梅如何还看不出母亲的言不由衷,不高兴地一甩手道:“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从小到大都这样,神神秘秘的!……”。

李梅确实不知道该如何跟段思梅解释了,别说段思梅有个弟弟叫段昱的事,就是段泽涛和江小雪她们的关系也都是一直瞒着段思梅的,一直骗段思梅说江小雪她们是李梅的好朋友来的,小的时候段思梅还不懂事,只是觉得妈妈的好朋友似乎有点多,而且看爸爸的眼神也有点不太对,等长大也隐约察觉了些什么,所以这些年江小雪她们大都是在国外,很少到李梅京城的家里相聚了。

为了这事,段思梅甚至对段泽涛也有些敌意,尤其这些年段泽涛一直在外为官,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段思梅也不像小时候那么黏爸爸了,父女关系有点冷战的味道,对此段泽涛心里一直很不是滋味,可是也没办法,选择了仕途,很多时候就意味着要牺牲很多亲情。

李梅也知道,如果这个段昱真是当年在泰国被抢走的那个孩子的话,那有些事就肯定瞒不住了,不过出生官宦之家的她更知道,如今段泽涛的身份不同了,这些年为官得罪的人也不少,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眼巴巴地望着,想找段泽涛一点错处呢,而且现在某些东西毕竟还是猜测,事关重大,万一要是走漏了一些风声,那就很可能被人利用。

这也是幸亏江小雪在国外,如果江小雪知道这个消息,还不知道会激动成啥样,以江小雪的性子,肯定立马就会要去认亲,谁都拦不住,为今之计还是不能声张,首先得确定这个段昱到底是不是当年在泰国被抢走的那个孩子,然后再把这事告诉段泽涛,让段泽涛自己来做决定。

想到这里,李梅心里就有了定计,拉住段思梅的手,语重心长地道:“孩子,有些事不是爸妈不想跟你说,只是这里面牵扯到的事太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但你一定要明白一点,无论你爸做过什么,他都是很爱你的,你不应该疏远他,你爸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他需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虽然他这些年陪在我们身边的时间很少,但我始终认为他是个好男人,好丈夫,更是一个好官员!……”。

“这样吧,你先带我去见见这个段昱,我需要先确认一些事情,才能决定是否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别撇嘴,你一定要记住,这件事非常重要,甚至可能关系到你爸的仕途前程,关系到段家、李家、肖家三个家族的未来,你也不小了,应该知道轻重,这件事即便你将来知道了,也一定要放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能说,记住了吗?!……”。

段思梅本来有些不以为然,但见母亲说得如此凝重,甚至连关系到家族未来的话都说出来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心中却越发好奇了,到底这个段昱和自己有什么联系?母亲又为什么如此紧张?这里面到底有何隐情呢?她也非常想早一点知道答案!

当下段思梅就赶紧给王道铭打电话,问段昱现在在何处,得知段昱可能在丽山驻京办后,又问明了丽山驻京办的具体地址,立刻驱车带着母亲赶往丽山驻京办。

不过她们在丽山驻京办却扑了个空,因为段昱已经坐今天最早的一班飞机离开了京城返回丽山了,大约是看段思梅和李梅气度不凡,驻京办主任黄德铭还特别说明了,段昱是因为父亲病重才不得不立刻离开京城返回丽山的。

没能见到段昱本人,段思梅和李梅都有些失望,“既然他有父亲,或许就不是他了,同名同姓的人也多,或许只是巧合吧,好在既然已经知道有这么个人,以后再慢慢查访吧!”李梅自言自语道。就这样阴差阳错,段昱错过了一次马上和亲生父母相认的机会,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

再说段昱得知父亲段建国病重的消息,也是有如晴空霹雳,父爱如山,从小到大段建国在段昱心中的印象就像是一座大山,总给人一种沉稳安定的安全感,如今这座大山突然病重要倒了,让一向处变不惊的段昱也慌神了,赶紧让何欢订了最快从京城到南云的一班航班,用最快的速度往回赶。

到了南云机场,刘汉生早已得到何欢的通知,开着车在机场外面候着了,一路飞驰向丽山驶去,刘汉生已经把车速开得很快了,可段昱还是会时不时地说:“汉生哥,能不能再快一点,我赶时间啊!……”。

何欢还是第一次见段昱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连忙在一旁劝慰道:“老板,你也别太着急了,伯父吉人天相,如今医学昌明,我已经跟市人民医院的刘院长打了电话,他说已经联系了省里的专家过来会诊,一定会尽全力抢救伯父的……”。

段昱本来是很不喜欢这种利用特权搞特殊化的行为的,但是想到父亲的病情,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一路疾驰到丽山,他连家也没回,直接去了丽山市人民医院。

才到医院门口,人民医院刘院长就带着一大帮院领导迎了上来,段昱也顾不上跟他们寒暄,急吼吼地道:“刘院长,我父亲的病情怎么样了?!……”。

那刘院长却显得有些支支吾吾,段昱就知道父亲的病情只怕不容乐观了,心中越发烦躁,但却不好发得火,对那刘院长摆摆手道:“刘院长,你现在别把我当市长,就当成一个普通的病人家属,有什么话就直说,耽误了治疗就不好了……”。

段昱虽然没发火,这话却是说得有点重的,那刘院长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段市长,令尊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我们已经通过专家会诊初步确定了令尊的病情,应该是急性肾衰竭,而且是晚期了,这种病目前国内外都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法子,药物治疗只能是保守治疗,除非换肾,但是换肾的话,必需要配型成功,我们正在紧急寻找合适的肾源,这个可能需要时间……”。

段昱一听就急了,不等刘院长就打断了他的话,急促地道:“刘院长,不用再找什么肾源了,就用我的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直系亲属直接配型成功率应该是很高的吧……”。

“啊!”那刘院长一听就大吃了一惊,有些为难地道:“段市长,我必须得提醒您,换肾对于供肾者的身体损害还是相当大的,这种损害是不可逆的,而且换肾后也并不是就一劳永逸了,除了要坚持药物治疗和透析,能够延长的寿命也是有限的,一般换肾后一年存活率为85%,五年的存活率为60%,10年成活率仅为1%……”。

一旁的何欢也连忙劝道:“是啊,市长您要三思啊,您肩上的担子这么重,换肾这么大型的手术做下来,您起码得在床上休养几个月才能继续工作,现在市里的形势……”。

“你们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段昱用力一挥手打断了何欢的话,话语里也带着一些火气了,又觉得此时发火有些不妥,放缓语气,语带哽咽地道:“我爸辛苦将我养大,没有他就没有我!我爸辛苦一辈子,我也没有尽过什么孝心,现在他病了,需要换肾,你们说,我这个做儿子能往后面缩吗?!……”。

刘院长和何欢都不好再说什么了,刘院长叹了一口气道:“那好,段市长,我去安排一下,先帮您做个配型检测,毕竟就算是直系亲属,也还是有一定几率配型不成功的……”。

段昱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就见母亲李慧娴泪眼婆娑地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长椅上唉声叹气,李梦雪正陪在她身边安慰着她,段昱连忙快步走了过去,蹲了下来,握住母亲有些颤抖的手:“妈,怎么会这样啊?爸身体不是一向很好的吗?还每天教人打太极……”。

李慧娴叹了口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的性格,有什么事都喜欢憋在心里,他感觉下腹疼痛好久了,一直不肯说,就这么一直忍着,我也是老糊涂了,一直没发现他不对劲,要不是那天小雪过来看我们,发现你爸脸色不对,才硬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也幸亏送得及时,要不然只怕抢救都抢救不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