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借力/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自然知道他和薛谦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迟早有翻脸的一天,所以对于薛谦话语里夹带着的骨头也不以为意,只是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徐书记,刚刚来过我这里。”

“徐书记?徐海涛?”薛谦明显愣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追问道:“他来干什么?!”

任薛谦如何心机玲珑,突然听到段昱这天马行空的一句话,一时间也猜不透徐海涛为什么来找段昱,要知道徐海涛一向是紧跟伍国光,跟段昱不对付的,这着实让薛谦有些诧异,更让他奇怪的是即便是徐海涛来找段昱了,段昱为什么有要告诉自己呢?薛谦知道段昱不会无端的提起一个人,只是将段昱这两句话揣摩了半饷,薛谦还是没想到段昱想要让自己了解一些什么。

段昱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也没有直接回答薛谦的追问,停顿了一下慢悠悠地道:“政府这边,少了一位常务副市长啊……”

这话真的是太明了了,明了得薛谦都快把头上本就日渐稀少的头发又给拽下几根来了。政府缺常务副市长,那是肯定的,谁让郑吉师这位常务副市长落马了呢,可是这个位置,和徐海涛有什么关系,有半毛线的关系么!不要怪薛谦心里有火气,实在是因为这个位置,他薛谦可是惦记了许久了的啊,岂容他人染指!

世间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怕可是或者是不过这两个字,本来薛谦对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是势在必得的,心里也是有几分把握的,虽然觊觎这个位子的人不少,但是他背后可是站着谭省长的,一般的竞争对手他还真没放在眼里,但现在连徐海涛都盯上这个位子了,他心里就有些打鼓了,论资格论背景,徐海涛都不比他差,如果真铁了心要跟他争这个位子,那就真有点悬了。

“领导,你可是先答应了我的啊……”薛谦眼巴巴地望着段昱道。

段昱嘴角抽搐着,看着薛谦那一副我就认定你了的模样,真心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才好了。说实话,在心里,段昱其实真的有些看不上薛谦的,这位省长前大秘,眼高手低,不用人时眼睛朝天,用人时低声下气,一点风骨也没有。不过他叫薛谦来却不是故意来刺激他的,而是因为要破眼前这个局,少不得要借一下这位省长前大秘的力,也好进一步确认某些事情。

“这话,我也想和你说呢。”段昱瞟了薛谦一眼,也没有回绝薛谦,而是稍稍的转移了一下话题,“最近市里的事情,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里面的事情,你知道的,和我说说?”

投桃报李,薛谦还是很懂规矩的,也知道自己既然想段昱向省里推荐自己接任常务副市长,想要进步,怎么也要出力的。

“领导,情况有些不妙呢。”薛谦稍稍的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稍稍给段昱透透底,“根据我的了解,现在省里的几位领导,也有一些动作了。”

“这么快?”段昱闻言眼神不由的微微一紧。

伍国光下台的传言,要是只在丽山传播,这还好说,甚至某种程度上而言,对于段昱也不尽然全是坏处,可是要是传到了省里,传到了省委领导的耳朵里,甚至让省委领导开始有了动作,那可就真的有些不妙了。

不论其他,不管伍国光是不是真的要下台,光是段昱一个要上位的信息,那就不会给省委领导留下什么好的印象,甚至像段昱这样的年轻官员,本来就有些冒头,再传出这样的消息,那一个浮躁、有野心的印象怕是跑都跑不掉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些人的手笔?”

“领导,这个我可就真不知道了,不过所谓无风不起浪,肯定有人在背后推动的,只不过……”薛谦摇了摇头道,目光却有些闪烁,此时的薛谦已经不是刚来丽山的薛谦了,之前他和段昱联手对付伍国光,结果好处都被段昱占了,自己什么也没捞着,如今自然也学精了,不会事事跟段昱透底,甚至他还巴不得段昱和伍国光和斗起来,自己好渔翁得利呢。

段昱也猜到了薛谦的小心思,瞟了薛谦一眼,轻叹了一声道:“薛哥,有些事情我心里也不是全然没数……”。

说着段昱掏出烟盒,递了一根给薛谦,帮他点上火,自己也叼了一根点着了,轻抽了两口,稍稍的停顿一下,这才接着说道:“很明显,这是有人觉得我太强势了,要给我抹点黑,能干出这事的也就那么几位,我其实是无所谓的,清者自清嘛,我只是怕这事一出,我再向省里推荐你接任常务副市长,效果会适得其反呢,市委那位怎么可能让政府这边变成铁板一块呢,要不然刚才徐书记也不会到我办公室来了……”。

段昱这话虽然说的有些掐头去尾,但是意思却是很明了的,你薛谦要想我推荐你,就别想着站在旁边看戏,这也是段昱为什么要叫薛谦来的原因,有着常务副市长这块香饵在手,他也不怕薛谦不上钩,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无耻,但是经历过这么多次官场斗争的段昱已经深深明白,做人当然要光明正大,坦诚待人,但是也得分人,像薛谦这样的,他还是不介意利用一下的。

薛谦其实何尝不明白段昱这是在利用他,但官场就是这样,身在局中,就难免当局者迷,或者说即便心里明白,但被某些利益某些权势驱使,你也不得不被人牵羊遛马,最终坠入了窍中。特别是像薛谦这样坐惯了机关,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即便是经历过官场的尔虞我诈,但是还是比不上段昱这样的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人的经历的。

果然薛谦一听段昱这话,脸色也微微有些变了,阴晴不定地略一思索,就冷笑一声道:“这件事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市委那位看到你这次进京把高铁项目跑下来了,担心你功高盖主,再压他一头,故意放出这烟雾弹,玩了一出自黑的把戏,还想在政府这边插钉子,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啊!你说这事是市委那位在背后推动的?!我还一直以为是姓舟的那位呢!这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段昱装作恍然大悟地道,跟这帮官场老狐狸斗了这么久,他的演技倒是越来越精湛了,又装作一副十分烦恼的样子拍了拍额头道:“这招还真是狠啊,让我有口莫辩啊,辟谣吧,只会越描越黑,不解释吧,又正中了某些人的下怀……”。

薛谦跟段昱打交道,吃瘪的时候多,如今见段昱这副模样,又让他找回了些自信,继续冷笑道:“市委那位也算是老谋深算,人老成精,放出这烟雾弹的时机也选得准,至于舟副书记,你也没怀疑错,最近也没闲着呢……”。

“不过……”薛谦把手中的烟蒂用力摁灭在烟灰缸里,瞟了段昱一眼,眼神微微的眯起,似笑非笑道:“段老弟你放心,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出一把力的,只是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能放鸽子……”。

薛谦下承诺了,或者说是下本钱了。薛谦此刻承诺出一份力,也就代表着省长谭新和会出面帮段昱澄清谣言。

段昱等的就是薛谦这句话,呵呵笑道:“那是自然,就算没有这件事,我也准备向省里打报告了,常务副市长的位子悬而不决,对丽山市的经济发展也不利嘛……”。

段昱这话倒也并非全然敷衍薛谦,他虽然从没有想过在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人选上插手,但是的确是准备向省里打报告催促省里早做决定了,毕竟常务副市长这么重要的位置一直空缺,也是让段昱很挠头的。

送走薛谦,段昱也寻思着是不是该给省里打打电话了,一方面问问常务副市长的事,另一方面也向领导解释一下流言的事,在官场有时流言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真要抱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态度那就是迂腐了,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在官场上例子着实不少。

段昱首先给蒲兴强打了个电话,当然不可能直接去说流言的事,先把去京城跑高铁项目的事简略汇报了一下,这才绕着弯子道:“蒲书记,现在丽山最需要的是稳定发展,可我总感觉丽山最近有些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味道,省里还是尽快把常务副市长的人选定下来吧,要不然我不好开展工作啊!……”。

蒲兴强听说段昱把高铁项目跑下来了,心情还是很高兴的,打着哈哈道:“你这小子越来越滑头了啊,怎么?这就吃不住劲了?丽山最近传的那些流言我也听说了,还有人传是我要破格提拔你呢!这件事你要正确对待啊,你首先要把工作做好,别人说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老百姓说你好才重要!至于常务副市长的人选你就别惦记了,上级自有决定,应该很快就会有定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