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矛盾升级/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段昱的忍让并没有换来赵晓飞的收敛,反而觉得段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肯接招,所以表现得越发的咄咄逼人,在很多政府事务上都要插上一脚,好在段昱在关键岗位上用的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比如说财政局长陈承,就不是很卖赵晓飞的账,好几笔赵晓飞签字要求拨付的款项,因为没有段昱的签字认可都被陈承给打回来了,气得赵晓飞牙痒痒,打电话去训斥陈承,说要陈承好看。

陈承也硬气,直接回了一句,“市财政执行的‘市长一支笔’,任何大额的支付款项都必须有段市长的签字,赵副市长你要让我好看,还是等你成为市长再说吧!……”。

再比如罗尧,赵晓飞引进的那两家大型国企落户在高开区,他们仗着是赵晓飞的关系,一点不服从园区管委会的管理规定,事事想搞特殊化,管委会规定园区企业的建筑垃圾由管委会统一派人清理,企业只需要向管委会交纳一定的卫生费就可以了,这本是为了方便园区企业,保证园区卫生环境推出一项举措,可是这两家企业却不肯交钱,把建筑垃圾清理工作交给了关系户。

管理园区清理垃圾的专业队伍在进出园区前都会对装运车轮胎进行冲洗,而且会在车顶盖上彩条布,以防止对园区造成污染,可是那两家企业找的关系户为了省事,把这些程序都省了,结果不但把园区整洁的沥青路面污染了,垃圾也掉得一路都是。

罗尧知道这事后,立刻把那关系户的运输车扣了,向那两家国企下了停工通知书,还开出污染罚款单,那两家大型国企的负责人就告状告到了赵晓飞这里,赵晓飞开始也没出面,想着薛谦是高开区区委书记,要教训一个下属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就给薛谦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

薛谦也确实很着紧,他已经知道了赵晓飞是曾任二号首长的赵老爷子的孙子,自是一心要抱住赵晓飞的粗大腿了,接到赵晓飞的电话当然雷霆震怒,打电话把罗尧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要他向那两家大型国企的负责人道歉。

等薛谦发泄完怒火,罗尧也没硬顶,只是淡淡地回应道:“薛书记,我是按照管委会的有关规定做出的决定,只要是园区企业都应该配合我们的管理,园区不仅有国企,还有这么多外企,如果我们不能一碗水端平,会让这些引进的外企觉得我们的管理有问题,最终损害的是我们高开区的声誉,这个责任我负不起,你觉得你能负得起吗?……”。

薛谦被罗尧反驳得哑口无言,他又试图绕过罗尧,指挥管委会其他的负责人更改罗尧的决定,但现在的罗尧已经不是当初的罗尧了,上次段昱向他提出的那个简单而深奥的问题给了他很大的启迪,他如今也懂得讲究策略,占据主动了,他团结了管委会那些愿意干实事的干部,把薛谦安插在管委会的那些部下都架空了,所以如今薛谦如今想绕过罗尧插手管委会的事务基本已经不可能了。

后来赵晓飞直接打电话给罗尧,一开口就是一顶破坏招商引资的大帽子扣下来,责令他收回成命,也被罗尧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赵晓飞气得说要撤了罗尧的职,罗尧又是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你可以撤了我,但不能让我放弃原则,而且我是段市长任命的,你撤了我之前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段市长的意见呢……”。

更可气的还在后头。赵晓飞在京城的一个朋友外号叫冰粉强的从京城来看赵晓飞,一听这外号大家就应该猜到这个冰粉强不是什么好鸟了,没错,这个叫冰粉强的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吸食K.粉,冰.毒,然后泡冰.妹,开无遮大会什么的,所以才得了这么个外号。

冰粉强和赵晓飞的关系其实也算不得很铁,也就是认识而已,这次也不过是在京城玩腻了,打着来看赵晓飞的幌子到这边来吃喝玩乐罢了,所以赵晓飞也没太当回事,不过人家这么大老远来总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的,请这家伙吃了顿饭就把他留在酒店自己回去了。

赵晓飞一走,冰粉强的毒.瘾就犯了,就自己打了个的,跑到丽山的酒吧一条街去了,因为他知道在这种地方是很容易找到同道中人的,而且套路全国各地都基本上是大同小异。

果然冰粉强很快就在酒吧一条街上最大的一家酒吧里找到了同道中人,他出手也阔绰,花大价钱钱买下一包冰.毒,还从酒吧带了两个冰妹回酒店准备狂嗨一晚。

他却不知道这个酒吧里的贩.毒团伙早已被丽山警方盯上了,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是在放长线调大鱼,而这天正是丽山警方准备展开收网大行动的时候,指挥这次收网行动的正是刚上任不久的刑侦支队支队长张喜忠。

按说抓贩.毒团伙是禁.毒支队的事,但是因为这个贩.毒团伙牵涉到了境外贩.毒团伙,还有好几起人命案,之前有几个冰妹都是从这间酒吧突然人间蒸发了,所以被并案处理,由刑侦支队主办,张喜忠这位支队长也成了当仁不让的行动总指挥。

于是这位冰粉强就这样撞到张喜忠的枪口上,办案刑警破门而入抓了个现行,被抓的时候冰粉强态度嚣张,还打伤了办案刑警,叫嚣着你们怎么把我抓进去,就得怎么把我送出来,惹毛了老子我还要脱了你们的警服!

办案刑警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嫌疑人,而且冰粉强还口口声声说跟赵市长是铁哥们,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请示行动总指挥张喜忠。

张喜忠一听就火了,“我不管他认识谁,触犯了法律就要受到法律的严惩,还敢打我们的办案刑警那就是罪上加罪,先给我把人抓起来再说!不管谁打招呼,你们都往我身上推,出了问题我负责!……”。

就这样冰粉强就被关了起来,赵晓飞还觉得奇怪怎么冰粉强这家伙居然没来骚扰自己了,他也乐得清静,又过了三天,冰粉强还是一个电话都没有,他才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打冰粉强电话又关机,只好跑到冰粉强住的丽都大酒店去问,才知道冰粉强被警方给抓走了。

赵晓飞本来对冰粉强也是好感缺缺的,但人家毕竟是从这么大老远的地方来看自己,又是在自己地头出的事,不闻不问也不太好,就打了个电话给公安局局长徐海涛,请他过问一下。

本想着公安局长亲自过问,冰粉强肯定很快会被放出来,赵晓飞还想着等冰粉强放出来,立马把这个祸害送回京城去,毕竟说起来自己认识这么不堪的朋友也没面子。

哪知道没多久徐海涛就回电话过来,苦笑道:“赵市长,不是我不帮忙,这事我确实管不了!……”。

“啊,不会是出人命案子了吧?!”赵晓飞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他也是知道轻重的,如果是出了人命案子,自己就确实不宜插手了,只能怪冰粉强自寻死路。

徐海涛其实是有意在赵晓飞面前给张喜忠上眼药,张喜忠有段昱撑腰,他想动也动不了,正好借赵晓飞这位背景惊人的常务副市长之手搬掉这快绊脚石,就故意叹了一口气道:“事倒是不大,就是吸食毒.品,行为不检,还有打伤了我们一个办案刑警,关键是办这个案子的人我指挥不动啊,他是段市长的人,连我这个局长也没放在眼里呢……”。

赵晓飞一听事不大就松了一口气,他也是略知法律的,知道吸食毒.品一般就是处以十五日以内拘留和两千元以内罚款,顶多也是送戒毒所强制戒毒,像冰粉强这种人让他受点教训也好,不过听到徐海涛后面的话,得知办案的刑侦支队支队长张喜忠是段昱的人,他的公子哥脾气又犯了,火道:“还有这种事?下级不服从上级,那也太嚣张了吧,我最痛恨仗着有人撑腰就目无上级的人,这事我得管管!……”。

于是赵晓飞又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张喜忠那里,命令他马上放人,张喜忠连徐海涛这个顶头上司的面子都不卖,自然不会卖赵晓飞的面子了,直接道:“赵副市长,恕我不能执行你的这个命令,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当事人是你的朋友,你更应该避嫌……”。

赵晓飞气得把电话都摔了,这件事已经被他上升到了事关面子的高度,加上之前被陈承和罗尧给顶撞了,如今又出了这么档子事,更是让他怒气难平,更把这件事视为他和段昱之间的矛盾升级,他先是给宋磊打电话,希望宋磊能帮他出面,结果反被宋磊说了一顿,劝他不要意气用事,不要因为意气之争处处和段昱对着干。

可是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的赵晓飞又怎么会听得进宋磊的劝告呢,他虽然不纨绔,可是那些京城二代身上爱面子的毛病他也有,遇到这种丢面子的事情又如何冷静得下来,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件事情上找回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