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搬救兵/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也没有理会赵晓飞话语里的讥讽之意,目光平静地望着赵晓飞诚恳道:“晓飞,我们必须好好谈一谈了,我必须提醒你,你这样下去,一定会犯大错误的……”。

“切,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至于我犯不犯错误,那也不需要你担心,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会负责!……”赵晓飞嗤之以鼻道。

段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用力一拍赵晓飞的桌子怒道:“我就怕你负不起这个责!你想过没有,湖云煤电上市牵涉到上百亿的资金,一旦这些钱被卷跑了,湖云煤电的资金链就会断裂,留下一个不可收拾的烂摊子,谁都负不起这个责!……”。

赵晓飞的公子脾气也犯了,跟着拍案而起针锋相对道:“你少在我面前耍市长威风,我不吃你那一套!你凭什么就断定人家会把钱卷跑,你不会又说是你怀疑吧,法院判决都还得讲证据,你一个怀疑顶个屁用!……”。

段昱反被赵晓飞说得一愣,的确,到现在为止,他没有掌握任何湖云煤电违规的证据,一切都是他的推测,当然这一切的推测都是基于他对杨开发和甄小林的了解,所以他又耐着性子继续解释道道:“晓飞同志,我刚才态度不好,向你道歉,不错,我只是怀疑,但我的怀疑不是全无依据的,因为我了解湖云煤电的背后操控人---杨开发,和他打过多年的交道,这个人非常狡猾,一心只想赚快钱,根本就不是个安心做实业的主,你想想他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要改头换面,弄个外国人的身份来糊弄人,这里面必定有问题!等问题完全暴露就一切都晚了!……”。

赵晓飞却是软硬不吃,冷笑道:“现在常委会已经表决了,你跟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一定会打败你的,现在知道怕了吧,晚了!……”。

段昱的火气也蹭地一下就上来了,指着赵晓飞怒斥道:“你简直不可理喻,你以为我是怕你吗?我是不希望你因私废公,犯下大错,到时别说你,连你的家族也跟着你抹黑,你以为那些逢迎你的人是真的对你敬服吗?他们不过是因为你的家庭背景才巴结你罢了!从本质上来说你就是个二世祖!……”。

这句话就戳到赵晓飞的痛处了,他最痛恨别人说他是靠家庭背景,说他是二世祖,用手一指办公室大门,咬牙切齿道:“我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你可以出去了!……”。

段昱也知道没法说服赵晓飞了,而此时门外赵晓飞的秘书也听到两人的吵闹声,在门外探头探脑了,再闹下去,只怕明天整个市政府就要传笑话了,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不和,在办公室吵架,这可不是什么好新闻,就深吸了一口气,丢下一句,“好吧,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你就好自为之吧,但这件事我是肯定会管到底的!……”,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赵晓飞办公室。

从赵晓飞办公室出来,段昱也是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常委会已经表决了,他要否决常委会的提议就只能向省里求援了,他首先想到了宋磊,通过上次的调研,他对宋磊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这是一位务实也坚持原则的省领导,和赵晓飞的关系也亲近,或许他能够劝阻赵晓飞也不一定。

所以段昱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往了省城,宋磊见到段昱倒是很热情,亲自给他泡茶,段昱开门见山地把情况向宋磊一汇报,宋磊也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道:“这个赵晓飞怎么能如此不顾大局呢?!还是太年轻了啊!行,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吧!……”。

宋磊一给赵晓飞打电话,还没开口,赵晓飞就猜到他打电话的原由了,冷冷地道:“宋叔,是段昱那个小人到你那里告我的黑状了吧,如果是别的事,我肯定听你的,但这件事我没法听你的,你知道我的性格,你也别劝我了,而且这件事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常委会表决通过,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宋磊见赵晓飞连自己的话也不听也只能摇头苦笑了,这件事让他也有些犯难了,虽然他觉得段昱的担心很有道理,但既然这件事已经在丽山市常委会上表决通过了,他也不好插手,想了想道:“小段,这样吧,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和你一起去向蒲书记汇报,南云省现在正是发展的关键时候,千万不能再出问题了……”。

于是段昱又跟宋磊一起来到蒲兴强办公室,蒲兴强一见宋磊和段昱联袂而来,就知道肯定是有大事了,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又对准备泡茶的李萧摆摆手道:“你先出去吧,在门口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蒲兴强亲自为段昱和宋磊泡了茶,宋磊和蒲兴强是中央党校同学,又是省委常委,享受这样的待遇倒也平常,段昱就有些受宠若惊了,连忙站起来诚惶诚恐地接过蒲兴强的茶杯。

宋磊瞟了段昱一眼道:“小段,你熟悉情况,还是你来向蒲书记汇报吧……”。

段昱就一五一十地把湖云煤电上市的前因后果,以及自己为什么怀疑湖云煤电上市是为了圈钱的原因说了,蒲兴强也皱起了眉头,这件事牵涉到上百亿的股市资金,如果真如段昱所料,那可就是震惊全国的大丑闻了,但是段昱的怀疑却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只是出于对湖云煤电背后控制人杨开发的了解做出的主观判断,如果他这个省委书记贸然插手,同样也会授人口实,谭新和可是一直在向中央告状,说他这个省委书记喜欢插手政府事务呢。

“对了,你说这个杨开发原先只是县里面的企业老板,那他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够控制湖云煤电这么大的企业呢?他背后有些什么人,你清楚吗?”蒲兴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向段昱追问道。

段昱对蒲兴强突然问到的这个问题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杨开发当然没这么大的能量,但他现在和甄小林关系走得很近,这个甄小林其实就是个江湖骗子,但是路子很野,我听说他和铁道部的刘部长关系很好,还从铁道部拿到了两条铁路专线的批文……”。

“甄小林?我也听说过这个人,他和铁道部刘部长的关系很好吗?”蒲兴强眉毛一扬,像是被触动了什么,但脸上的神情却是舒展开了,摆摆手道:“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小段你先回去吧,可以秘密对这个湖云煤电做些调查,但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啊!”段昱想到蒲兴强就这么把自己打发了,站起来急道:“蒲书记,要是不阻止他们的话……”。

蒲兴强像是猜到段昱要说什么,微微一笑道:“小段,你要沉得住气嘛,要相信党,相信组织,没有任何人凌驾于党和组织之上,他们一定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你只要站稳你的立场就行了……”。

段昱还是一头雾水,宋磊却像是听懂了什么,拉了拉段昱道:“小段,走吧,组织上既然已经关注这件事了,就肯定不会出乱子的,蒲书记很忙,我们就别打搅了……”。

听着宋磊这若有所指的话,段昱总算是明白了点什么,知道这里面可能涉及到一些自己不能知道的高层秘密了,似懂非懂地挠了挠头,跟着宋磊离开了。

再说赵晓飞接完宋磊的电话,也冷静了下来,他可以不相信段昱,但宋磊是赵老爷子的老部下,肯定不是会害自己的,既然连宋磊也怀疑这里面有问题,那可能就真有问题了。

他嘴上虽然说得强硬,但心里面其实也有点问题了,如果湖云煤电真的有问题,哪怕自己再有背景,这也将会成为他仕途的一个污点。

想到这里赵晓飞也有些坐不住了,招手把秘书叫了进来,“你安排一下,我要去湖云煤电公司调研!……”。

杨开发突然接到赵晓飞要来调研的通知,也吓了一大跳,好在他本就做好了邀请赵晓飞来湖云煤电的准备,倒也不至于完全措手不及。

等赵晓飞来到湖云煤电公司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彩旗招展,横幅齐飞,杨开发搞这种迎来送往的功夫还是很有一套的,让所有的员工的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到门口列队迎接,看起来倒是很像那么回事。

湖云煤电的办公楼也修得很漂亮,很有点大公司的气派,接着杨开发又带着赵晓飞对新建的两个煤炭大型仓储转运场进行了参观,这里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场面,各种运煤车、铲车往来如织,门外还立着大副的喷绘广告蓝图,赵晓飞边看边点头,心说段昱脑袋真是进水了,这分明是一家很有发展前景的公司嘛,怎么硬说人家有问题呢。

杨开发见赵晓飞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就更加有底了,对赵晓飞一路逢迎,让赵晓飞心里着实很舒坦,视察完了又一起参加了湖云煤电的酒宴,这就是杨开发的强项了,插诨打科逗得赵晓飞哈哈大笑,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