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祸临头/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子女和亲生父母长得不像的也有很多啊……”李梦雪明显有些不自然地笑笑道,最会察言观色的段思梅如何看不出李梦雪有些言不由衷,心里就有数了,进一步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也不点破,转移到别的话题了。

李梦雪和段思梅在厨房忙活,李慧娴进房间照顾老伴了,客厅里就只剩下段昱和赵晓飞两人,赵晓飞既然已知自己误会了段昱,就越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段昱了,坐在那里十分尴尬。

段昱给赵晓飞泡了杯茶,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笑了笑道:“晓飞,你现在应该相信我了吧,我和思梅姐确实没什么,其实我很理解你,要是谁跟我抢女朋友,我也跟他急,但是你真的不应该把私人感情带入到工作当中来……”。

赵晓飞尴尬地摆摆手道:“段昱,你啥也别说了,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我今天去了湖云煤电调研,湖云煤电确实有问题!……”。

说着赵晓飞又把杨开发公然向自己行贿的事了,段昱皱了皱眉头,沉声道:“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可是我今天去省里向蒲书记汇报此事,蒲书记的话我有点没太明白他的意思……”,段昱也把自己向蒲兴强汇报的经过跟赵晓飞说了。

要论到揣摩高层领导话语里的意思,却是赵晓飞比段昱要强了,毕竟他的家庭背景让他耳濡目染,这方面的领悟能力自然比一般人强得多,所以听段昱把蒲兴强的话一复述,他就用力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肯定是铁道部的刘秃子要出事了!……”。

赵晓飞他们这帮二代们对那些部委的头头们自然不会是像一般人那么敬畏,所以背地里称呼这些头头们时都给他们取了外号,铁道部的刘部长因为有些秃顶,就被他们叫成了“刘秃子”,段昱却不知道啊,正要追问,赵晓飞就摆摆手道:“等一下,我有一哥们就在中纪委任职,我问下他看有什么消息没有……”。

说着赵晓飞就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就听话筒那头大笑道:“飞少,我怎么听说你跑到南云省去了,是不是在那里看上哪个美女了啊,今天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啊……”,显然电话那头的人和赵晓飞关系很铁,说话才这么毫无顾忌。

赵晓飞有些尴尬地朝段昱笑笑,生怕电话那头那人再说出什么不堪的话来,连忙岔开话头道:“六子,你哪那么多废话啊,哥跟你打听点消息,铁道部的刘秃子是不是要出事了?……”。

电话那头就沉默了,过了几秒才换了一副无奈的语气道:“哥,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嘛,有些事不能说的,你懂的啊!总之我什么都没说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赵晓飞收了电话,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转头对段昱道:“刘秃子完了,中央应该已经对他展开调查了,不过暂时还没有双规,只是外围调查,所以没有对外公布,要不然六子也不会搞得这么神秘,怪不得蒲书记不让我们打草惊蛇呢,估计他也收到消息了……”,赵晓飞也暗暗庆幸,要是他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黑的话,一旦事情发酵,他也会被牵扯进去。

段昱也明白了,中央已经对刘部长展开调查了,怪不得蒲兴强会那样一副讳若莫深的样子,那这个案子就只能由上而下推动了,如果自己贸然出手打乱了中央的部署也是要挨批的,他却不知道刘部长被查其实和他多少有些关系,正是因为刘部长在高铁项目落户丽山这件事上的反常表现引起了中央高层的注意,有关部门才会秘密对他展开调查。

当然什么也不做也不符合段昱的性格,他想了想点点头道:“既然中央已经有动作了,我们的确不易轻举妄动,打草惊蛇,不过我觉得秘密做一些调查还是可以的,起码对湖云煤电的资金流向要掌控,避免出现金融风险,咱们丽山市几家国有银行可都是向湖云煤电贷了款的……”。

这个时候赵晓飞自然也要表现一下,好将功赎罪,连忙道:“如果你信得过我,这件事就交给我吧,银行口是我负责联系的,他们国家总行的几个行长我也都熟,谅他们也不敢不听招呼……”。

段昱等的就是赵晓飞这句话,银行口是直线管理,就是自己这个市长也指挥不动的,丽山这几家国有银行的行长都和伍国光走得比较近,自己说话都未必灵,有赵晓飞这位背景深厚的京城大少出面就容易多了,哈哈大笑道:“我当然信得过晓飞兄了,有你出马,我就彻底放心了……”。

两人正准备商量一下细节,段思梅就端着李梦雪炒好的菜出来,她见段昱居然和赵晓飞聊得很投机的样子十分诧异,眼珠一转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也好意思看着我们忙,要开饭了呢!……”。

“好,好,就来!”段昱尴尬地笑笑,收起话头,挽起袖子快步走过去帮忙收桌子,这时段思梅却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放下手中的碗碟,突然指着段昱的头惊呼道:“哎呀,段昱,你都有白头发了啊,我帮你拔了啊!”,也不等段昱答应,就伸手从段昱头上拔下了好几根头发。

“哎哟,你干嘛啊?!”段昱诧异地瞪了段思梅一眼,也注意到赵晓飞望向自己的眼神又有些不对了,心说大小姐你到底要玩哪样,还嫌给我找的麻烦不够吗?

段思梅不动声色地把拔下来的头发收了起来,瞟了满脸醋意的赵晓飞一眼,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我告诉你啊,这是我弟,你要是对他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晓飞一听顿时心花怒放,段思梅虽然语气不好,但却不是之前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了,看来自己还是有希望的,忙不迭地道:“我哪里敢啊!”,也赶紧快步走了过来,帮忙摆碗筷。

这顿饭吃得还算融洽,吃完饭段昱给赵晓飞制造机会,让他送段思梅回酒店,段思梅也出奇地没有直言拒绝,只是丢了一句“谁要他送啊!”,就抢先出了门,赵晓飞感激地看了段昱一眼,快步追了上去。

段思梅第二天就回了京城,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丽山市也显得很是风平浪静,唯一让人奇怪的是,之前在常委会上处处与段昱唱对台戏的赵晓飞突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和段昱形成统一战线了,在政府这边的工作也和段昱配合默契,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倒是让薛谦和张瑞利有些无所适从了,他们本来跟着赵晓飞和段昱唱对台戏,现在赵晓飞却又和段昱站到一起了,搞得他们的处境倒是有些尴尬了。

不过最苦闷的却是伍国光,他原本是联合赵晓飞来压制段昱的,现在赵晓飞却跟段昱站到一起了,这让他生起了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感觉要大祸临头了,但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加紧催促甄小林和杨开发运作湖云煤电上市的事,只要湖云煤电能上市,他就有钱了,即使不做市委书记,到国外去同样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甄小林进京了一趟,原本是想去运作湖云煤电上市的事,不过很快他也感觉到有些反常了,原本那些跟他往来还算紧密的高官都对他避而不见,他去了一趟倩倩那里,倩倩告诉他刘部长已经有好久没上她这里来了,甄小林就感觉有些大事不妙了,连和倩倩胡天胡地也顾不上了,回到丽山以后就开始悄悄地把资产往他在粤西那边的家里转移,不过他也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跟伍国光和甄小林说,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多几个垫背的自己也安全些。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恶xingshi故,一辆高速列车在运行过程中突然脱轨,造成了数百人伤亡的惨剧,这也使得外界关于华夏高铁技术是否成熟的争论再次甚嚣尘上,影响十分恶劣,随之而来又曝出铁路部门在高铁修建和材料采购中存在天价预算的丑闻,一时间被称为“铁老大”的铁道部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件事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前在对刘部长的调查问题上,中央高层也有分歧,有人说刘部长在华夏高铁推行上是有功劳的,但这件事一爆发,这些声音也就自然消失了,刘部长被正式双规,查出的涉贪金额十分巨大,而他包养小.三的事自然也被查出来,那倩倩本就不是个什么忠贞女子,自然把刘部长卖了个一干二净。

这件事貌似和丽山无关,但是对丽山的影响却是十分巨大的,首先吃不住劲的就是杨开发了,刘部长一被双规,他那两条已经拿到批文的铁路专线也被迫停工了,银行贷款账户也被冻结,银行还天天上门催债,要他归还贷款,他一下子从一个风光无限资产数十亿的大老板变成了一个欠了一屁股账的穷光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