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撕破脸/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开发最近真是头都要烦得炸开了,要账的天天堵在门口,他几时如此困顿过啊,以前虽说算不得巨富,但起码也可以算是土豪,日子过得还是很潇洒的,现在却搞得都不敢出门了。

焦头烂额的杨开发确实感觉有点走投无路了,原来那帮朋友现在看到他就绕道走,打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就挂电话,躲他像是躲瘟疫一样,更别提开口借钱了。

想了想去杨开发决定还是去找甄小林,他搞成这样可以说是完全是由甄小林造成的,如果不是甄小林,他还好好地当着他的老板呢,他却没有想过,就在不久前他还把甄小林当成自己的命中贵人,感恩戴德呢。

杨开发一见到甄小林,就哭丧着脸道:“师傅,你可无论如何都得帮帮我啊,现在湖云煤电就要垮了,你要不帮我,我就真的只能上吊了……”。

甄小林见到杨开发也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和颜悦色,摊了摊手,冷冷地道:“你找我帮忙,我又找谁帮忙,现在连刘部长都被双规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杨开发一听就急了,“师傅,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让我弄的,湖云煤电你也有份的啊,你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呢!……”。

“切,你先搞清楚,我只是帮你牵线搭桥而已,而且是你自己死皮赖脸求我帮你的,最多湖云煤电那部分股份我不要就是了,你难道还想赖到我头上不成!”甄小林嗤之以鼻道,语气越发不好了。

杨开发也有些语塞了,的确在这件事上他真找不上甄小林的麻烦,当时他只想着要一步登天,做上市公司的总裁,哪里会想到有今天的窘迫,而且当时他和甄小林的关系正是蜜月期,自然也没有想那么多,倒是甄小林这个老江湖早已把后路留足,自然可以撇得干干净净。

不过杨开发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别看他表面上大方,其实骨子里却是个极其小气的无赖,无论他付出什么,都会要加倍地捞回来,他曾经包.养了个二.奶,给那二.奶买了套房,后来他玩腻了,而正好那二.奶也有些耐不住寂寞跟外面的男子有些勾勾搭搭,他就接机把那二.奶痛打了一顿,还硬逼着那二.奶把写着她名字的那套房产又过户到了他名头下,如今他被甄小林坑了这么狠一把,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忍气吞声了呢。

所以杨开发也变脸了,用力一挥手道:“好,这事算我没长心眼,上了你的当,但别的账咱们得好好算一算,我拜你为师傅,狗屁没学到,这拜师红包你得退给我,还有拜师的时候你让我帮你提车的钱,还有你让我买的那一百箱假茅台酒的钱,还有每次你带我出去应酬我帮你付的酒账……这些钱你总得退给我吧!……”。

要不怎么说杨开发就是个无赖呢,他大智慧没有,小聪明却是不缺的,他在甄小林身上花的每一笔钱他都记了一本账,所以数落起来还真是笔笔不漏,有根有据,甚至连时间地点,有哪些人在场都记得清清楚楚。

甄小林也被杨开发气得够呛,用力一拍桌子指着杨开发怒斥道:“小兔崽子,你跟我耍无赖是吧,是你死皮赖脸地硬要拜在我门下,拜师红包和买车也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买酒也是你求着我要买的,去应酬也是替你拉关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现在还想栽到我头上,没门!我今天就把你这逆徒赶出师门,从此我们各走各路,互不相干!……”。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杨开发也就无所顾忌了,跟着拍案而起,指着甄小林冷笑道:“你特么真当我傻啊,我早看出来了,什么狗屁大师,你特么就是一大骗子!你把我赶出师门,我还巴不得呢,傻子才给你这骗子当徒弟,但你得先把钱还我,要不然我就要告你诈骗!……”。

甄小林真的快被杨开林气晕了,指着杨开发怒极反笑道:“小子,有种你尽管去告,你以为刘部长倒了,我就没有别的关系了吗?我要捏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你再特么跟我耍无赖,老子分分钟弄死你信不信!……”。

“我靠,你当我杨开发是吓大的啊!你干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以为我不知道吗?老子全给你抖落出来,要死大家抱着一块儿死!……”杨开发的王八气也上来了,他本就是街边混大的,自然也会怕甄小林的恐吓。

“把…把他给我轰出去!”甄小林被杨开发气得浑身直颤,他身边是长期跟着十来个徒弟的,这些徒弟原先都是混江湖的,有些还是劳改释放犯,个个长得虎背熊腰,一脸彪悍,甄小林这么一喊,他这些徒弟自然不客气了,冲上去对着杨开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直接把他架起来丢出了门外。

杨开发倒也光棍,被打得鼻青脸肿居然哼也不哼一声,爬起来对地上吞了一口血沫,对着甄小林的豪宅大门冷笑一声,咬牙切齿道:“好,GRD甄小林,咱们走着瞧!看看到最后咱们谁弄死谁?!……”。

杨开发从甄小林处离开,开着车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平日里他要不是住酒店,要不是在各种女人处胡混,再不就是住在湖云煤电办公室的休息室,如今他已经上了法院的老赖名单,被限制出入高档场所,信用卡也被冻结了,酒店也不能住了,而他那些女人知道他没钱了,也都离开了他,湖云煤电办公室那边时刻有讨债的债主守着,也不能去。

自己怎么会落到这副田地呢?杨开发恨恨地拍了一下方向盘,想了想决定还是回家一趟,杨开发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回过家了,三个月?还是半年?好像从开始运作湖云煤电的事的时候就没回去过。

杨开发的家在一个高档小区内,两百五十几个平方的错层洋房,那个时候杨开发有钱,买这套房的时候也没太放在心上,从买房到装修全是他老婆钟惠君一手操办的,现在想想还真多亏买了这套房,要不然他连去的地方都没了。

回到家中,儿子正趴在客厅的茶几上写作业,老婆钟惠君则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看到这一幕,杨开发心里第一次生出一丝温情,还是家里好啊。

儿子抬头看了杨开发一眼,又继续写作业去了,对于这个常年不着家的爸爸他自然没有多少感情,杨开发在沙发坐了下来,伸手想去抚摸一下儿子的头,却被他躲开了,杨开发的手僵在那里,半响才叹了一口气,放了下来。

“你还知道回来啊!” 钟惠君闻声从厨房里出来,瞟了杨开发一眼冷漠地道,她和杨开发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如果不是看在儿子的份上早分了,好在杨开发虽然不顾家,每个月的家用还是给足了,所以日子还过得下去。

杨开发转头朝钟惠君咧嘴笑了笑,钟惠君这才注意到他头上的伤,“你的头怎么了?!” 钟惠君连忙找出家里应急药品箱,拿出红药水和创可贴帮杨开发处理伤口,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要说一点感情没有也是假的。

望着细心帮他清理创口的妻子,杨开发第一次发现妻子是那样的美丽,之前自己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了,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抓住了妻子的手,钟惠君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就任由他抓着了,只觉得丈夫今天有点反常。

“惠君,我们离婚吧!”杨开发深情地望了妻子一眼道,钟惠君没想到这么久没回家的杨开发一回家居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气得就是用力一甩手,“离就离吧,反正你心里早没这个家了,你去跟你那些狐狸精过去吧!”。

“房子,车子,都归你,我还有两处房产和三个门面,明天我全部过户到你的名下,我还有两百万存款,明天一起转给你,应该够你安稳地过一辈子了……”杨开发手抚额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两行浑浊的泪,或许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鳄鱼的眼泪吧。

钟惠君终于意识到丈夫的不对劲了,连忙坐了下来,抚了一下丈夫的额头,柔声道:“开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你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大不了我们重头来过!……”。

杨开发痛苦地摇摇头道:“没用的,已经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了,我把财产都给你,我的事就不会牵连到你了!过去我对不起你们娘俩,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

第二天,杨开发和妻子办好离婚手续,把该过户的财产都过户到了妻子名下,这才驾车来到湖云煤电已经停工的煤炭大型仓储转运场工地上,一下车就被愤怒的工人们围了起来,“杨老板,你欠我们工钱什么时候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