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再见佘小曼/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就是紧张的学习生活了,中央党校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实行半军事化管理,进出都有武警站岗把门,学校规定学员进入中央党校的学习期间,必须入住集体宿舍楼,不得在外留宿,在学习期间的大多数晚上,都是要参与学习和讨论的,可供自由支配的时间不多,这里有严格的考勤制度,如果因公请假,往往需要部级单位出具能够说明非去不可理由之证明,而且在还规定了一定的“限额”,一个月大致只有一天时间,任何人都不得超过“限额”,如果因为违反学校规定,私自外出应酬或在外留宿,轻则会受到警告处分,重则可能不能顺利结业,那对仕途的影响就大了。

这种管理严格的学习对于许多习惯了每天灯红酒绿应酬的干部可能会觉得很枯燥和煎熬,但对段昱来说则可以说是一次难得的提升自我的机会,因为讲课的教授们都是“传道解惑”的高手,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功底深厚,风格迥异,很少会有照本宣科的老夫子,多是采用典型案例与理论结合,深入浅出,诙谐有趣,常常还会提出一些独特的见解,不仅让学员拓宽了知识面,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还学到了许多务实的技巧,可以说是一种全面性的学习和提高。

中央党校采用的是竞争“上岗”的体制,运用“饥饿方法”来提高授课质量,中央党校有大牌的教授500来人,但是一年的课程大致上不到300个,也就是说教授讲课也是有压力的,需要“竞争上课”。轮不上讲课的教授,不说待遇问题,至少是在心理上有巨大的压力!所以,中央党校教授们在备课时都很认真,来不得半点马虎。有时,学校还会请一些部级干部亲自来开讲座,主讲自己主管的部委的目前形势与发展趋势,每当这个时候,上座率都是很高的,因为这不仅能学到很多务实的经验,还有可能因此进入高层的视野。

业余时间,学员之间谈的最多的话题,就是午休时间,或是下课之后,去参加哪个小组的体育活动,因为这是学员们增进了解,拓展人脉的最好机会,最受学员们喜爱的体育活动就是打乒乓球球。据说,京城这几年的干部所参加的最多的体育项目,就是乒乓球。这种纯国粹的体育项目之所以能够风靡皇城根下的京城,而且在干部中特别地流行,主要是近年来中央加大反腐和干部风纪整顿力度,高级干部现在与高尔夫球等高消费的运动保持一定的距离。乒乓球比赛很简单,费用也低廉,场地面积小,操作性很强,所以包括很多中央高级干部都很喜欢。

这个时候段昱的优势就显出来了,他常年修习武术,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身体敏捷程度在学员中都是首屈一指的,所以打起乒乓球来自然是技高一筹,鲜有对手,很快整个中央党校都传开了,新开的青干班出了个打兵乓球的高手,经常有别的培训班的学员主动来找段昱切磋,还会有省部级高干班的学员过来围观,这让段昱很快和学员们打成了一片,也积累了很多人脉,成为了青干班当之无愧的“人气学员”。

本来青干班中有些资格较老级别较高的干部对比他们年轻的段昱出任他们的班长是不怎么服气的,现在却是不得不服气了,段昱学习认真,思维敏捷,每每学习讨论的时候都能提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深受教授们的喜爱,打乒乓球又打得好,加上有赖志明和刘鹏这两位好朋友帮衬着,很快赢得了大多数学员的拥护,所以这些不服气的学员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羡慕嫉妒恨了。

当然中央党校也还是有休息日的,要不然岂不成坐牢了,每到休息日就是学员最高兴的时候,所以一大早学员们就坐上来接他们的专车如出笼的鸟儿走得没影了,赖志明和刘鹏在京城不认识什么人,就来约段昱一起游颐和园,本来段昱也答应了,不过却突然接到王道铭的电话,王道铭怪段昱太不讲义气,到了京城也没和他联系,段昱就只好推了和赖志明他们的约会,让他们自己去颐和园玩,自己去找王道铭了。

现在段昱和王道铭联系还是比较多的,之前湖云煤电重组也是多亏了王道铭牵线,找来国内知名的上市公司西山煤电接手,将湖云煤电重新盘活了,成为了南云省第一家煤电上市公司,当然王道铭自己也投了一笔钱买了原始股,湖云煤电上市后也赚了不少,更重要的王道铭借此事得到了家族的认可,认为他总算是干了件正经事,所以现在王道铭也认准了段昱这只潜力股,自然也要紧贴了。

王道铭约段昱其实也没什么正事,无非就是吃吃喝喝,太高档的场所段昱又不愿意去,王道铭就说附近的王府百货顶楼新开了一家韩式料理,味道还挺正,最主要那里的服务员都是如假包换的鲜族美女,说到吃喝玩乐自然是王道铭最在行,段昱是抱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就跟着王道铭去了王府百货。

来到王府百货顶楼,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王道铭点了菜两人就边吃边聊起来,韩式料理说起来还真没什么好吃的,无非就是烤肉泡菜之类的,不过王道铭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嘴里和段昱聊着天,眼睛却一直贼溜溜地盯着那些穿着鲜族民族服饰的美女服务员身上打转,都说鲜族出美女,这里的服务员个个肤白赛雪,明眸善睐,配上鲜族特有的民族服饰确实别有一番风情,而且鲜族女人特别温柔有礼,采用的是跪式服务,说话也是低声软语,确实能满足类似王道铭这样的花花公子的猎艳心理。

段昱却没有那样的心思,来到京城,他自然就压抑不住地会想起江不悔,虽然他也知道从王道铭这里是问不出什么的,还是忍不住问道:“王哥,有不悔的消息吗?......”。

王道铭这才收回了贼溜溜的目光,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段老弟,听我一句劝,忘了不悔姐吧,你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以你的条件,要找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啊,何苦呢......”。

段昱苦笑着摇了摇头,跟王道铭这样夜夜笙歌的花花公子谈感情这种事当然是对牛弹琴,他当然也知道和江不悔不可能有结果,而且他也割舍不下与李梦雪的感情,只是却仍压抑不住对江不悔的思念。

王道铭自然也知道段昱的心思,有心转移一下段昱的注意力,省得他老这么伤感,眼珠在餐厅里一转,突然眼睛一亮,连忙拍了拍段昱的肩膀惊喜道:“段昱,快看,快看,那边有一个绝色美女,绝对不比不悔姐差!......”。

段昱顺着王道铭手指方向望去,眼睛一下瞪大了,身体就是一颤,王道铭所指的那个绝色美女居然是失踪很久的佘小曼!自打在甜水镇那次佘小曼误会了他和江不悔的关系负气离开后,段昱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后来段昱还专门去过佘小曼父亲佘国顺开的国顺食用油公司,可国顺食用油公司居然关门了!段昱就知道佘家多半出事了,要找到佘小曼家,可那栋别墅已经换了主人,那栋别墅的新业主说他是从佘家低价买下了这栋别墅,至于佘家人去哪里了他也不知道。

这么多年不见,佘小曼倒是变化不大,只是面容有些憔悴,满脸愁容,很显然这些年过得并不是很顺心,而在佘小曼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妇人,正是当年把段昱从自家赶走,佘小曼的势力眼母亲蔡丽妍,蔡丽妍如今也没有了当年趾高气扬的贵妇模样,头上甚至出现了丝丝白发,段昱虽然很恨蔡丽妍当初强行把他和佘小曼拆开,可看到她如今这副模样也不禁有些同情。

段昱正犹豫要不要过去与佘小曼打招呼,毕竟他对佘小曼的愧疚太深了,佘小曼一直不和他联系,自然是不想见自己,而他已经有了李梦雪,贸然再出去相见很可能给佘小曼造成更大的伤害,这时突然走进来一个穿着打扮很骚包的青年男子,为什么说他骚包呢,是因为他的穿着确实太花俏了,一看就是花花公子类型的,而且此时在室内,他居然还戴着墨镜,手里还不停转动着一个带着宝马车标的车钥匙,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开着宝马来的似的。

那骚包男四处看了一下,就径直朝佘小曼她们走了过来,蔡丽妍见到骚包男走过来,连忙站了起来,满脸赔笑道:“王少,您来了!”,又不停地朝佘小曼使眼色,示意她站起来,佘小曼这才一脸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朝那骚包男强笑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