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糟糕的感受/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下那店老板的态度就不像开始那么热情了,提着一把烤肉时用的切肉刀慢吞吞地走了过来,阴沉着脸道:“怎么?想吃白食啊?东西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这肉是我今天早上才杀的羊,怎么可能不新鲜呢?!......”。

刘汉生一听就有些火了,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那店老板看刘汉生长的膀大腰圆十分彪悍,也有点心虚,挥着手里的切肉刀故作强硬道:“咋地?仗着个子大想吃霸王餐啊?!你先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呼鄂斯尔!我随时叫几十号兄弟过来砍你信不信!......”。

在刘汉生眼里,这店老板的威胁自然十分可笑,眼中寒光一闪,就准备把他手中的切肉刀给夺下来,段昱却是还记着宋磊临行前的叮嘱,他这个市委书记还没正式上任,事情闹大了影响不好,而且这店老板也算是可恨之人自有可怜之处,就他这门可罗雀的生意,上上来的羊肉能新鲜才怪呢,就对刘汉生摆摆手道:“汉生哥,算了,别和他争,我们换个地方吃吧!......”。

那店老板还以为段昱是害怕了,服软了,气焰越发嚣张,伸臂一拦道:“要走可以,先把账给结了!......”。

“多少钱?”段昱皱了皱眉头道。

“八百块!”那店老板拿起桌子的单子看了看,算也没算,直接狮子大开口道。

“这么贵?!”段昱眉头皱得更紧了,八百块在南云省都能买一头烤全羊了!

“这里是呼鄂斯尔呢!物价当然贵了,你在这里待几天就知道了!......”那店老板撇撇嘴道,他这倒也不全是虚言,呼鄂斯尔之前号称内地最富有的城市,富得流油,全国的“淘金者”都往这里跑,所以不仅是房价把物价也炒起来了,现在经济虽然下滑了,物价却没有跟着降下来,还是居高不下。

刘汉生又有点按捺不住火气了,不过他也不敢自作主张,转头看向段昱,段昱朝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从钱包里掏出八百元钱递了过去,那店老板脸上一喜,刚要伸手去接,段昱却又把手一缩,面无表情地道:“我要开**!”。

“**没有!”那店老板大刺刺地摆摆手道。

“那就开张收据吧,收据总有吧!”段昱脸色也有些难看了,如果呼鄂斯尔市的个体经营户都像这店老板一样,专宰外地客,那呼鄂斯尔市的第三产业将进入恶性循环,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而会出现这种情况,说明呼鄂斯尔市政府的有关部门根本不作为!

“这个可以有!”那店老板飞快地拿出一本空白收据,歪歪扭扭地写上金额,盖了个自刻的萝卜章,段昱接过收据,又把那点菜单拿了起来,一起收起来了,这才把钱递给那店老板。

那店老板也不傻,一看段昱这举动就知道他是准备找后账了,却也不害怕,吐了口唾沫一边数着钱,一边满不在乎地嗤之以鼻道:“你尽管去找政府投诉,我还想找他们呢,当初说我们在这里开店,政府会给补贴,到现在连根毛都没补......”。

段昱眼中精光一闪,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隐情,怪不得这店老板破罐子破摔呢,这政府补贴是怎么回事等上任后倒是要好好问问,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刘汉生离开了。

闹了这么一出,段昱也没有心情再找地方吃饭了,找了个小超市,买了几桶方便面还有一些熟食,准备找个旅社先住下,用开水泡方便面对付一顿算了。

以段昱的身份本来应该住大酒店的,但是他这次微服私访就是要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了解呼鄂斯尔市,所以他决定选择住小旅社,但这小旅社却比饭店还不好找,又找了好几条街,总算找到了一家。

说是小旅店其实就是临街的一个小门面,靠墙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小年轻,正在那里玩手机,坐前台的是一名蒙族中年妇女,估计就是这小旅社的老板娘,曾经有人说过蒙族女人像是提早绽放的鲜花,这没结婚前吧,身材都很好,可一结婚一生孩子,这身材就走形走得不成样了,这话用在这老板娘身上挺合适,这身板都快赶上刘汉生了。

“老板,住店是吧,单人间180,双人间200,空调、彩电全都有,包您满意!......”那老板娘倒是挺热情,马上站起来招呼道。

段昱皱了皱眉头,看来呼鄂斯尔的物价确实不低,这价格高得都有点超出段昱的想象了,180在丽山市都能住星级酒店了,那老板娘以为段昱嫌贵,态度就没那么热情了,撇撇嘴道:“我这里已经是最便宜的了,你要上大酒店没五六百下不来......”。

“好吧,那来两个单人间!”段昱既然打定主意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就没有再讨价还价,直接掏出钱包付了钱,他却没有注意一旁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小年轻看到他钱包里厚厚的一摞人民币,眼中闪过了一道贪婪的目光。

老板娘带着段昱他们上了楼,打开相邻的两个房间后就离开了,房间很小,摆设也很简陋,电视机还是上个世纪那种又重又厚的“古董电视”,不知道是从哪个二手市场淘来的,空调挂机也都发黄了,显然也是买的二手货。

这些都不算什么,让段昱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床上的床单和被子看起来实在是不怎么干净,还有股难闻的羊膻味,这让段昱都有点后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了。

既来之,则安之,段昱强忍恶心进了房间,刘汉生找到墙角放着的热水瓶,拆开方便面面桶准备泡面,可热水瓶倒出来的水却是半温不热的,刘汉生忍不住骂道:“妈的,这什么破旅社啊!连开水都没有!”。

段昱笑了笑道:“汉生,别抱怨了,就当忆苦思甜吧,我也不是没过过苦日子的人,在回龙乡那会儿条件还不如这里呢!”。

泡了十来分**强把面给泡熟了,吃完面,刘汉生就回自家房间,段昱走了这么久也有点累了,想说洗个澡吧,走到卫生间里一看,浴缸里厚厚的一层黄渍,一开水龙头,居然没有水!

段昱摇了摇头走回房间,打开电视,结果是有图像没声音,图像还是变形的,段昱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被子上的羊膻味直冲鼻子,实在是睡不着,就爬起来叫了刘汉生出去散散步。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头更是鬼影子都没一个,好在路灯还在正常工作,走了一圈,段昱也觉得没味,就慢慢地又折回了旅店,一上楼却发现房间门大开着,段昱心里就咯噔一下,刘汉生一个健步冲进房间,立马惊呼起来:“老板,我们的行李不见了!......”。

段昱也只能摇头苦笑了,这趟微服私访的感受实在是糟糕得很,他现在明白那的士司机王新元临走时为什么特别提醒他这里晚上治安不太好了,原来是盗贼猖獗啊!

行李中倒是没有太多贵重的物品,都是换洗衣物,只是里面有几本段昱很喜欢的书掉了让段昱有点心疼,不过段昱的钱包也掉了就有点麻烦了,钱掉了没什么,可是里面的卡和证件补办起来还是挺麻烦的。

段昱只好和刘汉生去找那老板娘,才把事情一说,那老板娘就从前台的角落里拿出一块写着“贵重物品自行保管,遗失本店概不负责”的牌子,指了指道:“这事可赖不上我,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了,只能怪你们自己不小心!自认倒霉咯......”。

刘汉生正准备跟那老板娘理论一番,段昱摆摆手道:“汉生哥,跟她争也没用,直接报警吧!......”。

那老板娘一听就冷笑道:“报吧,报吧,赶紧报,警察来了我也是这句话,这事赖不上我!......”。

刘汉生拿出手机拨通了110报警电话,过了二十来分钟,来了辆警车,下来三个警察,进来向段昱和刘汉生盘问了一下情况,好像他们才是盗窃犯似的,语气也很生硬,段昱看得直皱眉头,不过还是很配合地把情况说明了。

接着这三名警察又上楼走马观花地勘察了一下现场,挥挥手打着官腔道:“行了,我们知道情况了,有消息会通知你们的,你们自己也要小心点嘛......”,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段昱皱了皱眉头道:“同志,就这么就完了?我报了案,你们总该立案吧?!......”。

“立案?”那带队的警官瞟了段昱一眼,冷冰冰地道:“你不是第一次出门吧?一天要发生这么多起失窃案,要是起起都立案,我们立得过来吗?我们有规定,失窃财物价值低于十万以下的都不予立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