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你跟我讲法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也有些怒气了,语气也冷了下来,“请问这是哪里的规定?是谁下的规定?是你们市公安局下的规定吗?有正式文件没有?......”。

这样的规定当然不可能有正式文件,事实上这在基层公安部门中基本上可以算是不成文的规定,原因很简单,公安系统的绩效考核中破案率是很重要的一项指标,破案率太低,不仅会影响到基层干警的奖金收入,也会影响到升迁和晋级。

尤其是这种小盗窃案,线索少,破案难度却不小,即便是破案了对于办案民警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顶多得面锦旗受个口头表扬什么的,所以基层干警基本都不怎么重视,能不能找回失物也只能靠运气了,而一般失主也不会太较真,只能自认倒霉了。

那带队的警官一听段昱这口气很强硬也愣了一下,仔细打量了他一下,看他长得年轻,又是外地口音就放心了,心中还暗笑自己紧张过度了,真要是有来头的人也不会住这种小旅社了,就指着段昱怒斥道:“哟呵,口气还挺大啊!我们公安办案自有我们办案的规矩,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是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

段昱怒极反笑道:“我已经告诉你了,我的身份证放在钱包里一起被盗了,你要我怎么拿身份证给你?简直荒谬!......”。

那带队的警官冷笑道:“没有身份证那就是可疑人员,我有权把你带回派出所调查......”,说着对两名手下一挥手道:“把他铐起来带回所里去,看他还老实不老实!......”。

段昱眼中寒光一闪,不等他发火,一旁的刘汉生急了,一个健步上前,拦在段昱身前,怒喝一声:“你敢!”。

刘汉生当特种兵出身的,这盛怒之下,身上那股铁血杀气就喷薄而出,气势着实有些吓人,三个民警都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几步,带队的那名警官指着刘汉生色厉内荏地喝道:“怎么?你还想袭警吗?!......”。

段昱此时倒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并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拍了拍刘汉生的肩膀,示意他别冲动,低声道:“汉生哥,别和他们吵,拍下他们的警号就行了......”。

说着又转头对那带队警官冷冷地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过我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请问我触犯了哪条法律你要把我带到派出所去?......”。

“切!你跟我讲法律?!”那带队警官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段昱嚣张道:“小子,那我就来跟你讲法律,法律规定警察遇到身份不明人员,有权进行盘查,你刚才不配合,那就是妨碍我执行公务,我有权扣留你24小时!......”。

“那扣留24小时以后呢?”段昱冷笑道。

“扣留24小时后你就该滚哪里去滚哪里去!”那带队警官自鸣得意地挥挥手道,这时刘汉生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拍摄,那带队警官也不惧,嗤之以鼻道:“切,你们只管拍,我不怕你投诉我,我是按条例办事!......”。

“好一个按条例办事!我倒是长见识了!”段昱面无表情地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段昱越是这副表情,说明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而且段昱也知道遇到这种执法犯法的黑.警察,最好的办法不是跟他们争吵,而是拍下他们的丑态,再跟他们秋后算账,所以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朝刘汉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继续拍摄,然后就一起跟着三名警察上了警车。

那带队警官坐在副驾驶座上,见段昱不说话了,还以为他服软了,冷哼一声道:“算你还识趣,你要不识趣我多的是法子收拾你,要不然我把你跟那些吸.毒的,得艾滋.病的犯人关在一起,那你就知道什么叫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了!......”。

在段昱心里已经把这带队警官划入了自作孽不可活的行列,所以也懒得再刺激他,任由他在那里大放厥词。到了派出所,因为段昱他们一路上也还配合,所以那三名警察倒也没有再为难他们,正好又接到了新的报警电话,就把段昱和刘汉生对拘留室一关了事了。

这一晚段昱自然没睡好,不仅是因为拘留室条件差,更因为这次微服私访所看到的呼鄂斯尔市的种种乱象,让他深感肩上的担子很重,要怎样才能将呼鄂斯尔市带出困境,怎么去整顿这种种乱象,有太多问题需要他去思考了,一时间倒是忘了自己身处的环境。

第二天,那三名警察当的是晚班,居然把关在拘留室的段昱两人给忘了,直接回家睡觉去了,还是派出所的所长来上班,一看拘留室里关了两个人,就问值班人员怎么回事,值班人员就笑道:“也没啥事,是昨晚黄队带回来的,估计是顶撞他了,您又不是不知道黄队那性格......”。

这值班人员口中的黄队就是昨晚那带队的警官了,很显然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所以他们也见怪不怪了。

“黄东那小子就喜欢没事找事!胡闹嘛!”那派出所所长笑骂了一句,也没把这事太当回事,挥挥手道:“把人放了吧,放的时候记得敲打两句,让他们出去别乱说,要不然还得进来!......”。

就这样段昱他们没关满24小时就被放出来了,段昱出门前特意看了看门口挂着的派出所招牌,“三岔路派出所”,暗暗记在了心里,就和刘汉生离开了。

闹了这么一出,段昱也没心思再微服私访了,直接回了省城去了宋磊办公室,宋磊一见段昱回来了,就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小段,怎么样?收获不小吧?!......”。

“是收获不小,我要告诉您我刚从派出所的拘留室里出来,您相信吗?......”段昱苦笑着摇摇头道。

“怎么回事?!”宋磊一听也大吃了一惊,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段昱就把微服私访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又把刘汉生拍摄的视频也给宋磊看来,宋磊气得拍案而起,震怒道:“乱弹琴!见微知著,看来呼鄂斯尔市的领导班子很有问题啊!......”。

宋磊发了一通怒火,怒气也慢慢平息了下来,用手指点了点段昱,语重心长道:“小段,你做得很好,我之前还有些担心你太年轻,容易冲动,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这也说明你比以前成熟了啊!呼鄂斯尔市现在非常敏感啊,不仅省里关注,中央也在关注,还有那些国外媒体,也巴不得再在呼鄂斯尔找点负面新闻出来,好给我们国家泼脏水!......”。

“呼鄂斯尔市现在存在的问题很多,肯定要整顿,但是怎么整顿你就得好好动动脑筋了,呼鄂斯尔市的问题是有代表性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啊,所以你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如果再像在丽山那样,搞出大地震,我担心呼鄂斯尔市会更乱,所以你这次去上任,一定要特别注意领导班子团结,我相信我们大部分同志还是讲党性讲原则的嘛......”。

宋磊的担心也正是段昱的担心,这也是他为什么宁可在派出所拘留室关一夜也不愿意表明自己身份的原因,因为他一旦表明身份,固然是快意了,但是影响也大了,到时候媒体一写,“呼鄂斯尔市新任书记还未上任就被当地派出所摆乌龙关进拘留室”,只会让已经是负面新闻累累的呼鄂斯尔市再添一桩丑闻,把呼鄂斯尔市再次推向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也会把段昱推向呼鄂斯尔市现有领导班子成员的对立面。

在华夏讲究的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关起门来说,但是你把事情抖出去,搞得大家脸上都很难堪就会遭至所有人的敌视了,这种思想固然不对,但是对于立足未稳的段昱来说却是不得不考虑的。

想到这里,段昱点了点头道:“宋省长,这还得多谢您之前的叮嘱啊,要不然我真怕自己忍不住,不过您放心,对于呼鄂斯尔市的问题,我现在心里也基本有些数了,呼鄂斯尔市的问题固然有大环境的问题,但也有急功冒进的因素在里面,我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的......”。

宋磊欣慰地拍了拍段昱的肩膀道:“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我这边已经基本安顿好了,我这就给组织部的关世龙部长打电话,看他明天有没有空,可以的话,我们明天就送你去上任!......”。

蒙内省的省委组织部长关世龙也是一名“少壮派”,加上之前李文军在干部见面会上介绍段昱时的那番话,让他对段昱也留了心,接到宋磊的电话很快就过来了,热情地跟段昱握手道:“段昱同志,我们蒙内省现在特别需要像你这样的优秀年轻干部,我之前还一直在为呼鄂斯尔市市委书记的人选犯愁呢,现在你来了可就去了我一块心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