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点拨/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回发生了,每次得手后小年轻都会给老板娘一点好处,老板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这种外地游客的失窃案,只要金额不特别巨大,派出所一般都是例行公事地做下笔录,都不会认真去查。

所以当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突然闯入,将还在出租房里呼呼大睡的小年轻摁了个结结实实的时候,他还有点云里雾里,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事,惹出这么大的阵仗。

接着警察又查封了那家小旅社,那老板娘还想撒泼,被带队的刑警队长一句话吓傻了,“省省吧,连市委书记的钱包都敢偷,你们胆子也真够肥的,现在神仙都救不了你们了,等着坐牢吧!......”。

就这样,段昱的行李失而复得,陈丽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拿着段昱的行李来将功赎罪了,段昱望着小心翼翼坐在沙发上还显得有些惴惴不安的陈丽华,陈丽华蓄着齐耳短发,显得很是干练,配上一身合身的警服,端的是英姿飒爽,暗暗点了点头,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自己被盗的行李找回来,说明陈丽华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昨天开现场会回来,段昱专门让郭小珲找来了陈丽华的履历资料,陈丽华也才三十多岁,这样年轻的女公安局长在全国公安系统都不多见,而且是科班出身,华夏公安大学刑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从基层干警做起,屡破大案,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固然有公安系统女干部太少,需要树旗帜的运气成分,也是确实有真才实干的。

不过坐上呼鄂斯尔市公安局长的位置后,陈丽华作为女性的劣势就显现出来,在上有李福标压制,下有常务副局长左前进掣肘的情况下显得有些束手束脚,一直不能完全掌控市公安局的局面,当然这些情况从履历上是看不出来的,而是段昱从林文和郭小珲那里旁敲侧击了解到的。

那天李福标的态度段昱也是暗暗看在眼里的,知道这位重权在手的政法委书记只怕未必会听自己招呼,但是公安系统作为政府唯一的合法暴力机器,他这个市委书记又是必须掌控的,就有心扶持一下陈丽华这位能力不错但还稍微欠缺了些政治经验的女公安局长,朝她微笑道:“丽华同志,这么快就把我失窃的行李找回来了,看来市公安局还是很有战斗力的嘛......”。

陈丽华一时间也猜不透段昱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在她想来虽然段昱失窃的行李是找回来了,但是发生这样的事,她这公安局长肯定是要负领导责任的,能够不挨批就不错了,连忙红着脸检讨道:“段书记,您批评我吧,呼鄂斯尔市的治安状况不太好,我负有领导责任......”。

“丽华同志,我说了,你先别急着做检讨,勇于承认错误,敢于承担责任固然是好的,但是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这恰恰说明你对这件事的认识还不够!......”段昱微笑着摇摇头道。

认识还不够?自己都主动自我检讨了怎么认识还不够?难道段书记是要处分自己吗?可是看他的表情却又不像是恼怒的样子啊?陈丽华越发一头雾水了,感觉揣摩不透这位新市委书记的心思。

段昱一看陈丽华这副模样也暗暗摇头,看来这位女公安局长还是太缺乏政治经验了,不知道该怎样保护自己,更不知道如何把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变成有利,看来还需要好好提点一下才行,就笑笑道:“丽华同志,如果我不是市委书记,那么我这失窃的行李能这么快找回来吗?或者说还能不能找回来呢?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凡事就怕认真二字啊,如果我们呼鄂斯尔市的公安干警对待每一起案子都能像这起案子一样,那我们呼鄂斯尔市的治安状况会是现在这样吗?......”。

这话却说到陈丽华的为难之处了,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对全市公安系统进行全面整顿,可是常务副局长左前进资历比她老,下面那些基层派出所长好多都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自己根本指挥不动,而左前进有李福标帮他撑腰,自己要动他更是难上加难,就有些欲言又止地道:“段书记,您批评得对,不过我也有我的难处......”。

段昱摆摆手打断了陈丽华的话严肃道:“丽华同志,我虽然来呼鄂斯尔市才几天,有些情况可能确实不太了解,但是你所说的难处我也是多少知道一点的,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没有任何人能凌驾于党和组织之上,只要你的出发点是正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你就应该大胆的去做!前怕狼后怕虎是做不好事情的,尤其你作为市公安局长,不拿出点魄力来,怎么能掌控住市公安局的局面啊!......”。

段昱这话语气有点重,但是陈丽华却听得眼睛一亮,如果段昱愿意为自己撑腰,自己就的确不需要顾忌李福标和左前进了,猛地站起来,朝段昱干净利落地敬了一个警礼道:“段书记,谢谢您的批评,我知道怎么做了,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坚决地执行你的指示,对全市公安系统进行全面整顿,一定全面扭转呼鄂斯尔市的治安状况!......”。

陈丽华回去以后,以此为契机,开始对全市公安系统进行全面整顿,撤换了一批不听招呼的基层派出所长,一下子把威信树立起来了,这样的大动作肯定会引起常务副局长左前进的反对,不过陈丽华拿出段昱的指示精神做牌子,在局党委会上赢得了多少党委委员的支持,狠狠地打了左前进的脸,当然这也使得她和李福标以及左前进的关系变得越发紧张,矛盾也越发激化,最后引出了一场大风波,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