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乱了方寸/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段昱眼中精光一闪,宋尚泽一五一实地把事情经过一说,段昱脸色就更加严肃了,转头对郭小珲问道:“小郭,刚才宋部长反映的情况属实吧?!......”,郭小珲只好实事求是地点了点头。

段昱心里自然很火,曹跃进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没有底线,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样的人段昱肯定是无法原谅的,不过曹跃进只是图谋烧掉原始试卷销毁证据,段昱并没有确实证据,所以段昱也不好马上发作,转头对宋尚泽道:“尚泽同志,你和小郭到市委办抽调几个人,把原始试卷搬到旁边的小会议室,全部复查统计一遍,复查完后,将过线的人员统计出来,再与组织部统计的这个名单进行详细对比,看有多大的出入!......”。

宋尚泽知道段昱是要准备对曹跃进开刀了,兴奋地应了一声:“是,保证完成任务!”,就和郭小珲出去调人去了。

市纪委书记胡语录一直还留在段昱办公室没有离开,段昱向宋尚泽他们交待完工作以后就转头对胡语录道:“语录同志,这件事你怎么看?......”。

胡语录本来是不想掺和进这件事的,但是段昱却一直不让他走,而刚才宋尚泽介绍的情况,傻子都能看出曹跃进有问题了,而段昱这样问也显然是要他表态了,犹豫了一下道:“这件事性质确实很严重,不过曹部长是市委常委,属于省管干部,我们市纪委无权调查啊......”。

段昱用力一摆手,毅然决然地道:“这件事我自然会向省里汇报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市里在向省里汇报之前,首先得自己拿出一个鲜明的态度来!尤其你作为市纪委书记,你的态度尤其重要!纪委就是要勇于跟不正之风做斗争嘛!......”。

胡语录就不好再含糊其辞了,他对段昱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魄力也是有些心折的,咬了咬牙道:“我当然是和市委保持一致的,不过这件事如果上常委会讨论,别的领导同志只怕会有不同意见呢......”。

段昱自然明白胡语录所指的是范志刚、李福标等人,微微一笑道:“我看上常委会讨论倒是没有必要,我们可以先小范围讨论一下嘛,我估计一会儿曹部长也该来了,我把庄部长也叫过来,她们宣传部这次也全程参与了此次干部公开招考,应该有发言权吧......”。

胡语录眼睛一亮,也不由暗叹一声后生可畏,段昱年纪虽轻,但是这心机手腕却十分老辣,他不将此事拿到常委会上讨论,而是联合偏向于他的宣传部长庄文清和自己这个纪委书记首先向曹跃进发难,气势上就占了先机,而曹跃进本就有错在先,看来这回真的要栽了!

段昱没有猜错,曹跃进现在的确是方寸大乱了,曹跃进也想很快赶到段昱办公室,向段昱解释一番。但他不敢。因为那个名单里有多少猫腻,他心里清楚。他没法解释。他也很是清楚,现在他即使去向段昱解释,很有可能会被段昱弄个没皮没脸。

他就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来回地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如今之计只能向自己的两位盟友范志刚和李福标求援了,当初主意是三个人一起商量出来的,没理由要他一个人背锅,想到这里,他就赶紧抓起办公电话,直接拨通了李福标的办公电话。

“福标,你在干嘛?”

“我在办公室里。”

“现在我们遇上大麻烦了。”

“什么大麻烦?”

“你等着我,我现在立即到你办公室去。”

“嗯,好,你抓紧时间过来吧。”

市委组织部办公楼和政法委办公楼本就相连着,楼和楼之间还有个通道,曹跃进并没有出办公楼,而是通过通道直接来到了政法委办公楼。如果政法委办公楼不和市委组织部办公楼相连,还得走出办公楼的话,曹跃进还真不敢在此时此刻去找李福标。

曹跃进一进李福标办公室,立即将门紧紧关上。李福标忙问道:“跃进,到底出什么大麻烦了?”

“还不是因为笔试成绩的事。”随后,曹跃进便将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和李福标说了。

等曹跃进说完,李福标也沉不住气了,他眉头紧皱,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屋里团团踱步,努力思索着对策。

见一向鬼主意多的李福标都有些束手无策了,曹跃进越发心里没底了,惶惶然地道:“福标,这次我真是被你害死了,如果不是你出的这鬼主意,我怎么会搞得这么狼狈呢,我担心我的政治生涯可能就因为这件事到头了!......”说到最后,曹跃进不由得哭丧起脸来了。

“跃进,你不要灰心丧气嘛。他段昱是市委书记是一把手不假,但你也是市委常委,是省委任命的干部,他段昱也不能将你怎么着!”李福标也被曹跃进搞得心浮气躁,却又不得不耐心劝道。

“话是这么说,可按照官场惯例,组织部长要是惹恼了一把手,都没有好下场。他段昱虽然没有权利免我的职,但他只要向上级递交申请,撤销我的职务,是早晚的事。这个惯例你又不是不知道?”曹跃进并没有因为李福标的劝导而放下心里的石头,反而更加慌神了。

李福标岂能不知道这样的惯例,因为全市的干部人事大权必须要由市委书记这个一把手把控着,组织部长只是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因此市委书记要解决组织部长,相对于其他的市委常委来说,相对容易的多,所以他也只能沉重地点了点头道:“跃进,那你想怎么办?!”。

“实在不行,我只能实话实说,争取段书记的谅解了!”曹跃进咬了咬牙道。

“ 跃进,你可别犯糊涂啊,如果你把事实真相都说出来,你不但无法求得姓段的的谅解,甚至会将他彻底激怒,到那时候,就更麻烦了!”李福标一听曹跃进这话,就知道他已经动摇了,这是准备把他和范志刚一起咬出来背锅的前兆啊,立刻大惊失色道。

(PS:加更送上,关于烧考卷这段情节,有的读者有不同看法,认为到了曹跃进这样的级别,不可能用这样低级的手段,我想说的是这样的事其实从古到今都不少见,在古代科举舞弊案中就有烧考卷的案例,而幕后操纵的都是当时的内阁大臣,相当于如今的政治局委员了,级别不可谓不高了吧,而古代对于科举舞弊案的处罚也不可谓不严,发现是要抄家灭族的,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还是屡见不鲜呢,无他,皆为利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