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见招拆招/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和王志纲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这就是高手间合作的默契,所谓资源整合就是“借势”,借天下势,成天下事,只要转换一下思维,很多在外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事也就变成了可能,可以想见只要这样按部就班的实施下去,段昱的“教育城”构想很快就将由“海市蜃楼”变成现实!

很快段昱的第二个大动作又来了,公开向全国宣布呼鄂斯尔所有旅游景点免费,包括两个国家5A级景点,当段昱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出这一提议时,所有常委都惊呆了,目瞪口呆地望着段昱,心说这位新市委书记不会是疯了吧,段昱的这个决定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要知道从旅游局到下面各景点的管理处,不知道有多少人就全指望着从门票收入里捞油水呢,这可是砸了不少人的饭碗啊!

一般再强势的领导都很少会做这种容易犯众怒的决定,正所谓断人衣食犹如杀人父母,这种犯众怒的决定无疑是很不明智的,本来范志刚对于段昱是一肚子怨气,打定主意无论段昱在常委会上提出什么提议都要提出反对意见的,可见段昱使出这么一“昏招”,心里就暗暗冷笑了,反倒懒得出来唱反调了。

而李福标心里却正想着另一桩十分头疼的事,前几天蒿伯村十分惶恐地打电话给他,说是被伊霍旗纪委给盯上了,正在秘密调查他,李福标也感觉有些不妙了,按说公安系统是直线管理,伊霍旗纪委要调查蒿伯村也应该先跟他这位市政法委书记通气,他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为此他还专门打个电话给伊霍旗旗党委书记谢?毕西勒图,可一向对他毕恭毕敬的谢?毕西勒图却一反常态地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他就越发觉得不对了,意识到多半是段昱对上次的事有所察觉,出招反制的,蒿伯村肯定是经不起查的,他可以不关心蒿伯村的死活,可要是牵连到自己头上就不好了,这几天他一直在苦思着该如何撇清自己,此时也没心情跳出来反对了。

范志刚、李福标这两位最坚决的“反段派”都不站出来反对,而段昱的态度又很坚决,所以尽管常委们大都不怎么看好段昱的这个决定,最终这个决定还是在常委会上获得了通过。

这个决定正式对外一公布,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那些被触动了利益的既得利益者提起段昱就咬牙切齿,破口大骂,说他是为了做秀不管基层职工的死活,而的确也有许多不明真相的基层职工被煽动起来了,以为这样一来他们就要失业了,情绪很激动,组织起来到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闹事。

这背后自然又有范志刚和李福标两人的影子,要知道如今地方都把维稳和保就业这两大问题放在首位,中央的二号首长在最近的几次公开讲话中多次提到保就业这个词,一旦因此闹出群体事件,只怕段昱的这个大动作还没开始正式实施,就要胎死腹中了。

和上次家长们来反映问题相比,这次的阵势就大多了,浩浩荡荡地来了足有上千人,把市委办公大楼前的主马路都全给堵了,还举着好些白底黑字的长横幅,上面写着“打倒贪官,还我饭碗!”、“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之类的言辞激烈的标语,就差没有指名道姓说段昱是贪官,要段昱下台了!

这似乎也是这些年国内群体事件的一大特点,喜欢拉横幅,喊攻击性的口号,搞得旌旗招展,像要去打仗一样,火药味十足,似乎只要这样一弄,政府就会屈服了,这里头固然有些确实是因为民愤极大,所以老百姓才会采用这样过激的方式,但有不少却是某些人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故意推波助澜,制造紧张气氛,好向政府施压,从而使得这种本来向政府反映问题的方式越来越变味了。

而与此同时另一支抗议队伍也在向市委办公楼进发,他们是呼鄂斯尔中小煤矿的矿工,因为他们已经收到风声,段昱要整合呼鄂斯尔的煤矿,他们的煤矿很快要面临关门兼并,所以在有心人的煽动下,他们也动起来了。

这样的阵势让林文这位久经风浪的市委秘书长都有些慌神了,虽然这几年呼鄂斯尔风雨飘摇,向政府抗议请愿的群体事件时有发生,但是像这么大阵势的群体事件却是第一次,这要处理不好,真要出大事了!

所以林文赶紧跑去向段昱汇报,段昱听完林文的汇报,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这一次接一次的群体事件显然是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这是在向他逼宫啊,不过段昱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对这样的局面心里自然早有预料,他处理群体事件也是处理溜了的,无非是见招拆招呗,所以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愤怒和震惊,只是不动声色地对林文摆摆手道:“林文同志,这样吧,你去通知一下市电视台,请他们派一组记者过来,带上摄像,最好是带上直播车,等他们到了再通知我......”。

“啊?!”林文一下子愣住了,处理这种群体事件的常规办法,一般是先通知公安局,让他们派防暴警力过来控制场面,怎么段昱却让通知电视台呢,还让带上直播车,难道段昱还准备对群体事件进行现场直播吗?一般政府官员对这种群体事件都是有点讳若莫深的,遮掩还来不及呢,段昱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段昱见林文愣在那里没动,自然猜到了他心中的疑虑,不过却并没有向他解释,而是挥挥手道:“林文同志,没别的事你就先按我的去安排吧,对了,大门口应该都被堵住了吧,直播车估计过不来,你让他们直接去中心广场,我待会先从后门出去,你再去告诉那些请愿的群众,说我在中心广场接见他们......”。

林文虽然不知道段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他对于自己这位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老板也有所了解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转身出门按照段昱的指示去安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