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悲惨/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获取“呼勒图案”的一手资料,陈丽华亲自到呼勒图家进行走访,虽然陈丽华早已料到呼勒图家家境可能不会太好,但真正到了呼勒图家,看到呼勒图的父母李爱仁和尚美云时,陈丽华还是为自己看到的情景大吃了一惊。

李爱仁和尚美云住在一间不足二十平方的平房里,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杂物,连转身都有些困难,一进门陈丽华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药味,在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张小床,一名病容满面形体枯瘦的老年男子躺在床上,不时发出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

在房间的正中放着一个在寻常居民家中已经很少使用的藕煤炉,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年妇女正在引火煎药,而在本来就狭小的空间里还散落着堆积如山的空饮料瓶,让陈丽华走过的时候也不得小心翼翼,以免被这些空瓶给绊倒。

那头发花白的老年妇女正是呼勒图的母亲尚美云,听到人声,尚美云缓缓地转过头来,她眼睛里完全没有任何的神采,如一口枯井般没有任何的波动,不过在看到陈丽华身上的警服时,她的眼里却闪过了一道愤怒的火光,这些年上访遭遇到办案人员的冷眼让她对任何穿制服的人都没有丝毫的好感。

“大娘,请问你是呼勒图的母亲尚美云女士吗?我是市公安局的,来向你了解一点呼勒图案的情况... ...”看到呼勒图家贫寒的景象,陈丽华不由鼻根一酸,柔声问道。

“你还来干什么?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这里不欢迎你!” 尚美云冷冷地道。

“大娘,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您们受委屈了,我代表公安局向您们表示诚挚的歉意... ...”此时的陈丽华心中充满了同情和愧疚,自然不会因为尚美云冷淡的态度而恼羞成怒,反而朝她深深地鞠了一躬。

一旁跟随的社区居委会主任也连忙介绍道:“美云,这位是市公安局的陈丽华局长,你不是一直说你们家呼勒图是被冤枉的吗?有情况赶紧向陈局长反映,请陈局长为你们做主啊!... ...”

听说陈丽华是局长,尚美云也吃惊地站了起来,这么多年来,陈丽华还是第一个来他们家走访的公安局高层领导,而陈丽华的态度也和她之前上访遇到的那些办案人员完全不同,不仅没有丝毫的架子,还主动向她鞠躬道歉,这让她本来已经如死灰般的心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之火。

“你真的是公安局长?!你真的是来为我们家呼勒图平反的?!” 尚美云有些不敢置信地颤声问道。

陈丽华重重地点了点头,饱含深情地道:“大娘,我已经把呼勒图案的案情向市委段书记做了汇报,段书记十分重视,指示我一定要查明真相,还老百姓一个公平正义!... ...”。

“扑通!”尚美云突然一下子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道:“青天啊!老天终于开眼了啦!我们家呼勒图终于能够沉冤得雪了!... ...”。

陈丽华被尚美云搞了个措手不及,眼圈也有些发红了,这得是多大的委屈,才能让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迸发出如此撕心裂肺的呐喊啊,她连忙把尚美云扶起来,哽咽道:“大娘,你快起来,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欠你们全家一个公道,虽然这个公道迟来了十八年,但请你相信我,真相一定会大白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向我提供最详细最真实的一手资料,因为案件毕竟过去这么久了,好多当事人都找不到了,你们是最清楚这个案件始末的人,我根据你们提供的一手资料才能尽快查清真相!... ...”。

在陈丽华的安慰下,尚美云终于平静了下来,她从床上的被单下翻出了一个被塑料袋重重包裹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已经十分残破,边角都起了毛,笔记本上详细记录了当年所有经办呼勒图的办案人员的名字以及案发现场协助调查的目击者的名字,还有尚美云他们认为案件存在的疑点。

尚美云还向陈丽华讲述了这些年来他们上访的经历,这些年为了上访,他们几乎散尽了家财,就连现在这个平房也是租的,可以说呼勒图案不仅摧毁了他们这个本该幸福的家,也摧毁了李爱仁和尚美云精神和身体,老两口经常冒着寒风,跪立在办案机关的大门口,使得他们的身体都患上严重的疾病,如果不是为儿子雪冤的坚定信念支撑着他们,或许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这些并没有换来那些办案人员的同情,而是冷漠的叱骂甚至是威胁。

这个家庭现在唯一的收入就是靠尚美云捡垃圾换取微薄的生计费用,但是即便这样尚美云也没有放弃,只要一有空,她就会去上访,一次次的石沉大海,一次次的希望破灭,让尚美云几乎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她不知道这样的苦难何时才是尽头,她还能不能等到儿子沉冤得雪的那一天。

听完尚美云讲述她的悲惨经历,陈丽华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落了下来,她猛地站了起来,沉声道:“大娘,请你放心,哪怕是我这个公安局长不当了,我也一定会查明真相!让那些枉法者受到应有的制裁!... ...”。

陈丽华掏出身上所有的钱留给了尚美云后就匆匆离开了,她怕再待下去会压制不住心里的那团火,如果她之前还只是因为有段昱的指示才来查这个案子,现在她才真正感受到肩上这份重重的责任!

回到办公室,陈丽华立刻按照尚美云笔记本上提供的当年经手“呼勒图案”的办案人员和现场目击者名单,让这些人到公安局来协助调查,当然李福标和左前进她暂时不准备惊动,现在动他们只会打草惊蛇。

调查进展很不顺利,当年的目击者很多联系不上了,而那些当年经手的办案人员也很不配合,他们中很多人都走上了领导岗位,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上门通知他们来公安局协助调查,他们一句“我很忙,没时间”就打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