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李梦雪的心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小雪如遭雷击般浑身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为了这一声呼唤,她等了整整三十三年,等得头发都白了,今天终于等到了!

段昱的眼泪同样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连日来刻意压抑在心底的情感再也压制不住,如洪水般宣泄出来,开始还是无声的哽咽,最后却变成了嚎啕大哭。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语言,母子深情就在这泪水宣泄的交流中紧紧交缠在一起,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的外力能够将他们分开!

最后先冷静下来的反而是江小雪,她慈爱地抚摸着段昱的脸庞,用手擦去他脸上的泪痕,微笑道:“傻孩子,别哭了,妈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没有照顾你一天,真是苦了你了,不过老天有眼,终于让我找到了你,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

“妈,您没有对不起我,非要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我说,差点让您为了救我而丧生,幸亏您没事,要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您可千万别再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今后我一定好好孝敬您... ...”段昱急道。

“好,好,都不说了,能够让我们母子相见,已经是老天爷的仁慈了,我的儿子有出息了,我也是时候享享清福咯,对了,你的养父养母都还在吧,你可一定像孝顺我一样孝顺他们,要不然我可不认你,等我好了,也要去好好感谢感谢他们... ...”江小雪呵呵笑道。

“妈,这个不用您说呢,今后我就有两个妈,两个...爸了,所以老天爷对我还是公平的... ...”段昱破涕而笑道,江小雪能够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养父养母,还特意叮嘱自己要孝顺他们,足见她是多么善良,也让段昱对她越发敬重。

李梦雪在段昱叫出那一声“妈”的时候也愣了一下,段昱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妈来了?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段昱是段泽涛私生子的传闻她自然也听说了,事实上李克.定之所以会突然松口同意她和段昱的婚事,以及她这次突然来找段昱也与此有关,在为段昱高兴的同时,她心中也有些苦涩,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更愿意她和段昱都出生在普通人家,这样她和段昱的爱情也不会有这么多波折了。

这个时候江小雪也已经注意到李梦雪了,心思玲珑的她也大略猜到了李梦雪的身份,指了指李梦雪,嘴角含笑对段昱道:“孩子,这位姑娘是... ...”。

段昱这才想起忘了向母亲介绍李梦雪了,连忙站起来拉着李梦雪牵引到江小雪面前,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妈,她叫李梦雪,是我的女朋友,不过很快就要变成我的老婆,您的儿媳妇了... ...”。

“好啊,好啊,这姑娘长得真漂亮,比你妈年轻时还漂亮,段昱,你可得好好待人家,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要不然我绝不饶你!”江小雪上下打量了李梦雪一番,对段昱作色道。

“哪能呢?我疼她还来不及,是吧,梦雪!”段昱腆着脸笑道,李梦雪满脸羞红地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江小雪是越看李梦雪越喜欢,慈爱地拉住她的手,褪下另一只手手腕上的翡翠玉镯,戴在了李梦雪的手腕上,微笑道:“姑娘,我们名字里都有一个‘雪’字,看来我们是天生有缘啊,第一次见面,我也没什么送给你的,这只翡翠玉镯是我一直随身戴着的,就送给你当见面礼好了... ...”。

江小雪的这只翡翠玉镯是用缅甸顶级冰种翡翠加工而成的,如果放到市场上去卖的话,价值起码得好几千万,不过这个时候自然没谁会去在意这玉镯的金钱价值,它代表的是江小雪对李梦雪这个未来儿媳的认同,李梦雪推辞了一下,见江小雪坚持,就没有再拒绝戴上了。

这个时候医生过来查房了,江小雪刚刚苏醒,身体还很虚弱,不能长时间打扰,情绪过于激动也会影响她的康复,所以段昱也没有久待,叮嘱江小雪注意休养,就带着李梦雪离开了。

段昱完全沉浸在喜悦当中,破例偷了一回懒,让郭小珲取消了所有行程安排,还特意做了一顿甜蜜的烛光晚餐,跟李梦雪过起了二人世界。

李梦雪却似乎情绪不高,一直强作笑颜,段昱也终于看出不对来了,停下正在切牛排的动作,关心地问道:“梦雪,你今天是怎么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应该开心才对啊!对了,你不是说还有事要跟我说吗?快说吧,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

李梦雪咬了咬嘴唇,终于把憋在心里的事说了出来,“我爸说,最近中纪委正在查他,他听说你和中纪委书记... ...”。

怪不得李克.定会突然松口答应自己和李梦雪的婚事,怪不得李梦雪会突然来找自己,段昱终于恍然大悟了,本来喜悦的心情一下子晴转多云了,且不说以他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不可能为了私情去帮李克.定,就算是他肯为了这件事去向段泽涛求情,段泽涛也不可能同意,只会让他们本就不能公开的父子关系蒙上阴影。

但是自己刚才却已经答应了李梦雪,无论任何事都会答应她,拒绝她肯定会让她伤心,所以段昱心里也很为难,脸上阴晴不定,挣扎了良久终于有了决定,叹了一口气道:“梦雪,对不起,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我做不到,而且就算我答应帮你,也不可能会有效果,你还是回去劝劝伯父,让他主动去向组织说明问题,或许事情未必就会那么糟糕... ...”。

李梦雪心中喟叹一声,其实来之前她就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如果段昱真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他也不值得她爱了,可是一边是生她养她的父亲,一边是情根深种的爱人,无论怎样选择,她都只能黯然神伤,她不可能在父亲锒铛入狱后还能开开心心地去段昱结婚,更不可能去认一个亲手送自己父亲进牢房的人做公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