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谁的面子都不给/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被陈美玲缠得没法,只得苦笑道:“好,我答应你不走,你快去吧……”,其实他就算想走也没地方去,进城的路口都被黑手党徒给封锁了,这个时候回去只能是自投罗网。

陈美玲还是有些不放心,眼珠一转,赤足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从段昱手上抢过破了口子的西服和衬衣,娇笑道:“你把衣服给我,我帮你洗干净,你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说着咯咯笑着扭着腰肢风情万种地跑进了浴室,还特意将浴室门留了一条缝。

段昱无声苦笑了一下,陈美玲摆明了是要倒贴上自己了,但这飞来艳.福却不那么好消受呢,他和陈美玲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有结果,而陈美玲的背景复杂,这样的女人不好沾呢。不过自己的衣服被陈美玲拿走了,现在这样子的确不好出门,先把这晚上应付过去再说吧,想了想就拿了块浴巾盖在身上躺到客厅的沙发上假寐起来。

陈美玲是享受惯了的,每天都要浴缸泡澡,她也熟知男人的心理,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不会珍惜,有心吊吊段昱的胃口,把浴缸泡满了水,还故意把水花弄得很响,耳朵却尖着听外面的动静,想着要是段昱要是按捺不住肯定会推开浴室的门跑进来,自己再半推半就放出手段来,那样才能把这个男人给死死吃住。

哪知道她泡在浴缸里半天,还故意在自己白滑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扣扣索索摆出万般撩人的模样,外间却是毫无动静,这才有些泡不住了,这个有些害羞的帅哥不会真的跑了吧,赶紧从浴缸里跳了出来,匆匆擦干净身子,什么也没穿,围了块浴巾从浴室里跑了出来。

到了外间看到躺在沙发上的段昱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此时段昱却是真的睡着了,之前的夺命狂奔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此时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陈美玲暗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是好事难成了,好在来日方长,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总有办法让他迷上自己,对付男人陈美玲还是很有自信的,这纽约城里好多钻石王老五都被她迷得晕头转向。

再说小麦克在舞会上突然不见了陈美玲,正四处寻找,接着就听到外面传来枪响,整个舞会现场乱作一团,他也算胆大,跑出来一看,正好看到段昱跳上陈美玲的车疾驰而去,而查理那些保镖则嗷嗷叫着在后面追。

小麦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实在想不通段昱怎么会跟陈美玲搞到一起了,再一打听,得知查理被陈美玲废了下半身,黑手.党教父约翰.考利昂雷霆震怒,下了必杀令,这一个个有如超级核弹般的消息让小麦克惊得完全都说不出话来了。

对于陈美玲被段昱“挖了墙脚”(至少在小麦克心里是这样认为的),小麦克心里多少是有些醋意的,不过如今段昱出了事情,他也不可能不管,毕竟段昱是他带出来的,更何况出来之前麦克.洛克菲勒还再三交待他要招待好段昱,所以小麦克思前想后,还是硬着头皮给父亲打了个电话。

对于这件事情,罗伯特和老麦克自然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不过开始他们还不知道,段昱也被牵扯进来,开始只当成一个笑话一笑了之,接到小麦克的电话,两人也吓了一跳。

两人面面相觑,半响没说出话来,罗伯特摇了摇头苦笑道:“段的这个儿子和他还真是很像,好像永远和漂亮女人扯不开关系,就这么小半天时间居然惹出这么大麻烦出来了……”。

老麦克耸耸肩道:“不管怎么样,段把他的儿子交给我们,我们也不能不管,当年段和约翰.考利昂也是有些交情的,或许约翰.考利昂能够看他的面子……”。

罗伯特摇了摇头面色凝重道:“你没看出约翰.考利昂已经气疯了吗?否则又怎会冒着和洪门两败俱伤的风险也要为儿子报仇呢,只怕段和他那点交情也不够用呢,希望那家伙还能保持一点理智吧……”。

此时约翰.考利昂正对自己的几个手下咆哮着,他派了这么多人出去追杀陈美玲,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陈美玲跑了,手下回报说陈美玲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华夏人,他也没多想,只当是陈美玲的保镖。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哪怕是把整个纽约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发现目标,立刻格杀!……”约翰.考利昂对自己的几个手下咆哮道。

这时电话就响了,约翰.考利昂没有理会,挥了挥手,他的一个手下小心翼翼地拿起了话筒,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捂住听筒,对约翰.考利昂小声道:“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罗伯特打来的电话,您要接吗?”。

约翰.考利昂皱了皱眉头,罗伯特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多半是为了今晚这件事,如果连罗斯柴尔德家族也牵扯进来了,那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了,不过自从约翰.考利昂当年听从了段泽涛的劝告,考利昂家族的势力如今已经远胜从前了,他也不需要再对罗斯柴尔德家族仰鼻息了,所以他想了想接过了话筒,不等罗伯特开口,就冷冷地道:“罗伯特,你什么时候和洪门攀上交情了?如果你是为了今晚的那件事给我打电话,就请免开尊口,别的事都好说,但是这件事我已经说了,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罗伯特轻笑一声道:“约翰,我给你打电话可不是为了洪门,而是为了那个和陈家女儿在一起的华夏人,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段的儿子!……”。

“段的儿子?!”约翰.考利昂愣了一下,眉头皱得更紧了,沉吟了一下道:“那又怎样?我说了这件事,我谁的面子都不给!就算段亲自来也不行!段是帮过我,不过他的人情我也早还清了,如果是别的事还可以商量,但是这件事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