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有功难奖/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国一向标榜人权自由,并以“世界宪兵”自居,蜘蛛计划的曝光无疑等于狠狠地打了米国一记狠狠的耳光,国际社会一片哗然,纷纷发表声明,对米国的这种卑鄙行径表示谴责,米国的国际声誉大大受损。

更糟糕的是,蜘蛛计划还泄露出米国对他的盟友国,如欧盟、日本、墨西哥、韩国、印度等一向与米国在国际问题上保持一致缔结了同盟关系的国家都在米国蜘蛛计划的监听对象之列,而这种所谓的同盟关系本身不过是利益的结合,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好比人被自己的好朋友从背后捅了一刀,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愤怒自然还要远胜于其他的国际。

所以这些盟友国不仅发表了声明对米国表示严厉谴责,更是威胁要解除与米国的合作关系,许多本来正在推进的合作计划就此搁浅,这就不只是国际声誉受损那么简单了,米国苦心经营多年的国际关系网都因此出现了破裂,其损失和影响就大了去了。

整个米国政府都被这次的蜘蛛计划泄密事件搞得狼狈不堪,米国总统大发雷霆,专门召见联邦调查局局长密特朗,对他好一通痛骂,要求他对此次蜘蛛计划泄密事件,而密特朗也是老奸巨猾的政客,对此早就准备了后招,提出蜘蛛计划是由史密斯全权负责的,把史密斯推出来当替罪羊。

最后史密斯被迫引咎辞职,遭遇了他政治生涯的第二次滑铁卢,上一次是段泽涛带给他的,这次则是段昱,可以说他这一辈子算是栽在段泽涛父子身上了,不过这次他却是不可能再像上次那样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两年以后,史密斯在他的家乡内华达州郁郁而终,只给他的子孙留下一段家训,“遇华夏段姓者不可惹,当退避三舍!”。

为了转移矛头,在国际问题上一向脸皮很厚的米国政府转而开始指责华夏政府,说爱德华事件是华夏政府一手操纵的,甚至说爱华德就是华夏政府策反安插在FBI内部的国际间谍,还翻起了旧账,污蔑华夏政府对其进行有组织黑客攻击,窃取其国际机密,要求华夏政府指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将爱德华遣返回米国。

事实上早在爱德华事件发生之前,华夏一直受到来自米国政府高层和军方的压力,网络自由与安全问题急速升温为华夏与米国关系中的焦点性问题。米国一方面指责华夏限制互联网自由,一方面无须有地污蔑华夏“有组织的黑客行为”窃取米国商业、军事机密,并且逼迫华夏军方澄清有无网军。米国这样做,无疑是配合其在网络世界延袭霸权战略、谋取绝对优势的政治布局,现在又拿出来炒现饭打的则是祸水东引、混淆是非的主意。

对于米国政府这种贼喊捉贼的可耻行径,华夏政府自然是十分气愤的,马上发表严正声明:华夏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蜘蛛计划已经泄露出米国政府多年来一直从事着针对华夏个人和机构的网络攻击的卑劣行径,网络安全只是米国在战略上遏制华夏的借口,华夏对此表示十分愤慨和严正谴责!孰是孰非,不问自明!

至于米国说爱德华事件是华夏政府一手操纵,说爱德华就是华夏政府策反安插在FBI内部的国际间谍更是无稽之谈,华夏政府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爱德华是何许人。华夏政府愿与国际社会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与安全,对窃取他国国家机密的卑鄙行径进行谴责和反击。

对于米国政府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遣返爱德华的要求,华夏政府表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权,有自己的法律,只要不违法基本法,中央政府不会对其进行干涉,国际社会也应该尊重香港特区政府依法处理相关案件。

华夏政府的声明可谓是有理有力有节,而在这件事上华夏政府确实是有底气的,爱德华转移到香港完全是段昱的个人行为,政府并没有介入。

当然不可否认,爱德华事件对华夏政府是有好处的,蜘蛛计划曝光打击了米国的国际声誉,打破了其政治布局,也就等于为华夏拓展了国际外交空间,为华夏的国际政治布局创造了机遇,其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同时蜘蛛计划曝光也迫使米国政府不得不收敛其对华夏的监听行为,保护了国家机密,为国家安全做了贡献,也让华夏对信息保密工作上更加重视,避免了因为国家机密泄露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可以说段昱在这件事上是立了大功的,事实上当江不悔到达香港后秘密联系上有关部门,并将这件事汇报给国家安全部部长张国华的时候,张国华在震惊的同时,第一反应就是兴奋地一拍桌子道:“好家伙,干得漂亮!”。

除了张国华,许多曾在安全战线工作过的老同志知道这事后都十分兴奋,说段昱立了大功,曾任国家安全总局局长谢万年更是向中央建议要把段昱调到国家安全部去工作,说:“好小子,他一个人把我们整个安全部的工作全干了,这样的人才不来国安部太浪费了!”。(注:谢万年曾在《上位》第一千零六章出现过。)

当然有功归有功,国家是不可能给段昱任何嘉奖的,因为爱德华事件太敏感,国家也要避嫌,段昱注定只能当无名英雄了,不过正因为这样,也使得国家高层觉得在这件事上亏欠了段昱,反而让他在国家高层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这结果却是比直接嘉奖他更好了。

不过也有人说段昱还是太年轻,政治上不成熟,这件事处理得太冒险,这次是侥幸没有让米国政府抓到证据,要是在他转移爱德华的过程中被米国政府抓到了,那就会反让国家陷入了被动,影响就大了。而那些拿段昱和段泽涛关系说事的人也再次跳出来了,说段昱和段泽涛一样,喜欢剑走偏锋,是典型的冒险主义者,不可重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