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家务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带着巨大的疑团离开了江不悔家,本来他是从不主动给段泽涛打电话的,但现在却不得不打了。

一般人要找到段泽涛其实是不容易,就算打电话也只能由他的秘书转达,不过之前段昱出国的时候,段泽涛曾经给他留个一个卫星手机号码,告诉他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就可以打这个号码,可以直接联系到他。

段昱现在打的就是这个号码,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段泽涛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段昱以为是父亲工作忙累的,也没太在意,他还在犹豫该怎么向父亲询问这件事,毕竟这件事很可能涉及到长辈的隐私,他也有些不好启齿。

段泽涛听出了段昱的声音,见他有些吞吐其词,就温和地道:“你回来了啊,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我知道你没有重要的事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我现在在家,你到家里来吧,你把你现在的位置告诉我,我安排人去接你……”。

按说段泽涛日理万机,平时在家吃饭的时候都很少,这个时候怎么会在家里呢?要是平时段昱肯定会产生疑问,不过现在他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也没注意这一点。

来接段昱的车很快到了,开车的居然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他腰杆挺得笔直,眼睛特别有神,精气神很足,一看就是老军人,他一下车,先上下打量了段昱了一番,高兴地点点头道:“像,真像,老天有眼啊,让泽涛把他失散多年的儿子找回来了!”。

段昱就有些奇怪了,这老人居然直呼父亲的名字,不像是段泽涛的司机,倒像是他很亲近的朋友似的,不过想想也对,能够被父亲派来接自己的人肯定是他的亲近之人。

这时那老人突然出手,一拳向段昱打过来,段昱吓了一大跳,被动地还击起来,心里越发奇怪了,怎么父亲派来的人会突然攻击自己呢,更让他感到惊奇地是这老人力气大得吓人,连他应付起来都有些吃力。

嘭嘭嘭连击了几下,那老人却突然跳开了,大笑道:“行,不愧是泽涛的儿子,不是孬种!”。

听这老人熟稔的口吻,像是对父亲和自己的情况非常熟悉,段昱就再也忍不住了,好奇地问道:“老人家,你和我父亲很熟吗?”。

老人哈哈大笑道:“我叫胡铁龙,给你爸开了一辈子车,你说熟不熟?!”。

“胡伯伯好!”听了胡铁龙的自我介绍,段昱也肃然起敬了。

“好!好!快上车吧,你爸在家等你呢!”胡铁龙高兴地笑了起来。

段昱上了车,车子直接向段泽涛住的别墅驶去,按说以段泽涛的身份是应该住中南.海的,但是李梅从小就在中南.海的四合院里长大,觉得还是住在外面自由些,而段泽涛在家的时间本来就很少,所以就一直没有搬。

这还是段昱第一次到段泽涛的家来,这句话本身听着就别扭,本是亲生父子,却从没有在同一个屋檐下住过,所以段昱也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

胡铁龙把段昱送到门口,并没有进去,朝段昱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段昱怀着复杂的心情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段思梅,见到段昱就笑了笑,没头没脑地来了句:“今儿个算是来齐了,这下热闹了……”。

段昱听了段思梅这没头没脑的话,正准备开口询问,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剧烈的争吵声,段昱十分诧异,以段泽涛的身份,谁敢和他争吵呢?就用询问的眼神望向段思梅,段思梅却没有向他解释,摊了摊手,又指了指里面,意思你自己进去看吧。

段昱换了鞋,走了进去,就见一个年轻小伙子正拗着脖子指着段泽涛跟他吵,“你太自私了!你有没有想过的我的感受!”。

看到这场景,段昱一下子愣住了,这个世界上敢指着段泽涛骂他自私的人能有几个?这年轻小伙子也太胆大了吧!

段泽涛估计也被那年轻小伙子气得够呛,胸口剧烈起伏着,摆摆手道:“可凡,我不想跟你吵,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是为你好!……”。

“我不需要!”年轻小伙子却不领情,扭头就走,险些撞到段昱,他见到段昱也愣了一下,嘴巴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气冲冲地离开了。

现在段昱知道为什么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段泽涛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了,估计原因就在刚才出去这年轻小伙子身上。那这个年轻小伙子是谁呢?段昱又多了一个疑问。

段泽涛也看到了段昱,眼中露出一丝喜色,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坐,段昱走过去坐了下来,段泽涛慈祥地望着他,欣慰道:“你在米国的事我都知道了,这件事你做得不错,我很欣慰,要是你弟弟也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

弟弟?!段昱一下子愣住了,段泽涛的家庭情况他是清楚的,公开的只有段思梅一个女儿,再就是自己这个不能曝光的儿子,什么又出了一个弟弟啊?!段昱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凌乱了。

段泽涛知道段昱肯定是一头雾水,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刚才出去的那个就是你弟弟,是我和你孙阿姨的儿子,叫段可凡……”。(注:段可凡就是段泽涛和孙妙可的儿子,也是我的下一本官场小说的男主角,这本书将和《上位》、《入仕》形成我的官场三部曲)

段昱彻底无语了,自己这个父亲什么都好,就是太风流了,这家务事也太乱了,理都理不清,这时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而可怕的猜想,那江不悔该不会是自己的妹妹吧?要不然为什么江不悔的母亲听到自己的名字反应会这么大呢?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段昱的冷汗就跟着冒出来了,急急地追问道:“那我到底有几个弟弟妹妹啊?!”。

尤是段泽涛养气功夫好,也被段昱问得老脸一红,噎了一下,瞪了他一眼道:“你说什么呢?我就只有思梅、你还有可凡三个孩子,之前没告诉你,是因为时机不成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