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放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托你的福,我们孤儿寡母的还算过得下去,如果你和你的儿子不来打搅我们,我们会过得更好!”杜小月冷笑道。

如果杜小月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这谈话就就有点进行不下去了,段泽涛皱了皱眉头道:“小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刻薄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这句话却激起了杜小月一直强压着的怨气,猛地一转头对段泽涛怒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拜你所赐!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不悔拉扯大,容易吗?!现在你儿子却想把她带走,让江家的女儿进你们段家的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是做梦!……”。

段泽涛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你确实不容易,我也理解,不过当年的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孰是孰非,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还是要一切向前看……”。

杜小月冷笑道:“你说得倒是轻巧,你现在风光了,当了国家领导人了,当年的事自然是早忘了,不过我却没有忘!当年我怀着身孕,厚着脸皮去找你,跪在你面前,求你放不悔她爸一马,你却毫不留情面地拒绝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

说到这里,杜小月的情绪已经有些失控了,眼泪唰地流了下来,用力捶着胸口道:“那是我心里永久的痛!我差一点就带着肚子里的不悔寻了短见!不悔小时候总是问我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唯独她没有爸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你现在居然想让我把不悔嫁给你儿子,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想起当年那些往事,段泽涛也是唏嘘不已,江子龙固然是死有余辜,但杜小月母女却是无辜的,如果当年杜小月真的寻了短见,那就当真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段泽涛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看到杜小月情绪如此激动,段泽涛心里也不好受,叹息道:“小月,当年的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就不要再耿耿于怀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当年有做错的地方,那也是我们上一辈人之间的恩怨,你为什么要把我们上一辈人的恩怨传给下一代呢,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杜小月此时情绪已经失控,完全没有了平时淡定、知性的模样,状若疯狂地指着段泽涛怒斥道:“你现在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就是要让不悔知道,她爱的男人就是她杀父仇人的儿子!段泽涛,你毁了我的幸福,毁了我的一生!你现在位高权重,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可我能阻止我女儿和你儿子在一起!只要我在世一天,我就绝不会同意不悔和你儿子在一起,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会留下遗嘱,江家与段家世代不得往来!……”。

段泽涛有些吃惊地望着情绪已经完全失控的杜小月,他也没想到杜小月对自己的恨意会如此之深,看来要化解段家与江家的这段恩怨还真不是易事呢,就皱了皱眉头道:“小月,你这又是何必呢,仇恨只会蒙蔽人的眼睛和理智,心里只有仇恨的人不可能过得快乐,这么多年,你问问自己,你过得快乐吗?你听我一句劝,放下吧!只有学会放下,你才能从仇恨中解脱出来,才能真正快乐的活着……”。

杜小月一听就哈哈大笑起来,冷笑道:“放下?!段泽涛,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给人灌鸡汤了,要是这么容易放下,这世上的人都成圣人了!你少在我面前扮哲学家,要说放下,你能放下吗?那我让你放下权力地位,当个平民百姓,你能做得到吗?!……”。

段泽涛没想到杜小月会反将他一军,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了,到了他这样的身份地位,可以说是身系一国,很多事都是很难以个人角度去考虑的,自然不可能轻言去留了。

看到段泽涛沉默不语,杜小月就知道自己点中他的软肋了,有些得意地狂笑道:“怎么不说话了?你也做不到吧,既然你自己都做不到,还在我面前装什么狗屁圣人!跟我讲什么狗屁放下的道理!好,你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能放下自己现在的权力地位,辞去你中纪委书记的职位,或许我可以考虑把不悔嫁给你儿子!……”。

此时的段泽涛却像是没有听到杜小月带着讽刺的话似的,定定的陷入了沉思,杜小月的话在无意中触动了段泽涛深埋在心底的心事,让他对自己人生展开了反思。

段泽涛的一生,可以说是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经历三起三落,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在事业上,段泽涛可以说是问心无愧,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造福了一方又一方的百姓,但是在感情上,段泽涛却是心有愧疚的,对于李梅、江小雪、沈若妍、孙妙可她们这些一直无怨无悔跟着他的红颜伴侣,段泽涛可以说是亏欠良多,这些年他忙于仕途,和他的这些红颜伴侣们聚少离多,很少陪伴。

更别说段昱和段可凡了,他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明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却不能公开相认,这种被割裂的骨肉之情,一直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刺在段泽涛心里,让他倍感煎熬。

虽然段泽涛很少在段昱和段可凡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愧疚之情,但正因为一直深埋在心里,才越发的浓烈,此时被杜小月的话触发出来,就如火山爆发般喷发出来,再也无法压制。

是时候为自己的儿子做一些补偿了,想到这里,段泽涛猛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杜小月道:“好!如果我放下权力和地位,能够了断江家和段家的这段恩怨,那就如你所言,我回去以后马上向组织递交辞呈!也希望你能遵守承诺,不再为段昱和不悔的婚事设置障碍!……”。

“啊!你真的……”杜小月也被段泽涛的这个决定惊呆了,定定地望着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来只是想刺激段泽涛一下,根本没想到段泽涛会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