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知道段泽涛现在所拥有的权力和地位,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遥不可及的高度,也是绝大多数人梦寐以求却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就算是段泽涛也是经历了不懈的奋斗,经历了无数的磨难和风险,才终于有了今日的成就,如今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就算说出来,只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段泽涛也猜到杜小月会有这样的反应,微微一笑道:“小月,我真得好好谢谢你,是你让我想明白了,什么对我才是最重要的,老天爷从来是公平的,在我们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必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同样当他拿走我们一些东西的时候,必然也会补偿我们一些东西……”。

“你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当年我放过了江子龙,你就真的会幸福吗?你虽然没了丈夫,可是你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不悔没有了父亲,可是她如今有了段昱,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天爷的安排吗?老天爷同样不希望江家与段家世代为仇,所以他才安排段昱和不悔相识相爱……”。

段泽涛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杜小月,其实女人比男人是更容易接受宿命论的,给段泽涛这么一说,杜小月也觉得真的就像冥冥中有这么一双命运之手在操纵,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呢,江不悔和段昱相隔天南地北,怎么就偏偏走到了一起,偏偏还爱得死去活来,怎么拆也拆不散呢。

想到这里杜小月失控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了下来,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语道:“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命运吗?要不然怎么这么巧呢?不悔谁都不爱,偏偏就爱上了你的儿子,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段泽涛一听杜小月的语气有些松动了,赶紧趁热打铁道:“小月,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很不容易,可你难道不希望你的女儿幸福吗?难道你还想不悔走你的老路,遇人不淑,一辈子活在仇恨中,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吗?!我相信没一个母亲会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形吧……”。

这一番话彻底击破了杜小月的心理防线,是啊,如果当年我不是太贪玩,遇人不淑,被江子龙钻了空子,又何至于弄到今天这般田地,当年自己对段泽涛也是心怀好感的,而段泽涛那时看自己的眼神对自己也未必无情,如果不是阴差阳错,或许自己的人生也会完全不一样吧。

往日的情意涌上心头,也让杜小月对段泽涛的怨恨消退了不少,神色复杂地瞟了段泽涛一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这都是命啊,可就算我能同意,不悔的爷爷那里只怕也……”。

段泽涛见杜小月终于松口了,自是大喜过望,潇洒地摆摆手,哈哈一笑道:“江老爷子那里,我自当亲自登门请罪,我相信以江老爷子的深明大义,一定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本来杜小月对段泽涛是恨之入骨的,但有句话说得好,爱之深,恨之切,可能连杜小月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对段泽涛其实一直没能忘情,或者她意识到了也根本不愿意承认。

但段泽涛今日的来访却让那些一直深藏在杜小月心底的情意跟着记忆一起被唤醒,尤其是段泽涛为了化解江家与段家之间的仇怨居然愿意放弃别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权力和地位,深深地震撼了杜小月,试问世间能有几人能做到如此洒脱,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历史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无一不是名垂青史的大豪杰,只此一点,就足见段泽涛确是一位值得人敬仰和倾慕的奇男子。

如果自己当年能抓住这位奇男子,那自己现在又会怎样呢?一旦心中的仇恨退去,杜小月也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想着想着,神情也有些痴了,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

段泽涛倒是没有注意那么多,能够成功说服杜小月不再阻止段昱和江不悔的婚事,也让他放下了一桩大心事,就站起来告辞道:“小月,如果段昱和不悔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那我们两家就成了亲家了,以后一定要常走动,今天我就不打扰了,你放心,我说话算话,回去以后我就打辞职报告……”。

杜小月这才从情迷意乱中醒过神来,忍不住暗啐了自己一口,想什么呢,女儿都要结婚的人了,居然还有这般羞人的心思,要是被段泽涛察觉,那岂不是羞死人了,同时心里也不由暗叹一声,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世间没有后悔药,自己也不可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杜小月羞涩难当,都不敢抬头看段泽涛,直到段泽涛走到了门口,她才咬咬牙叫住了段泽涛,“其实…其实我刚才说让你放弃现在的权力地位,只是一时的气话,你大可不必当真……”。

段泽涛却坚定的摇摇头道:“小月,其实我早有此意,只是一直没能下定决心,所以还要感谢你今天能让我看清自己的本心,我确实应该学会放下了,你放心,我绝不是一时意气用事,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杜小月定定地望着段泽涛走出了大门,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过她可以想见,段泽涛的主动辞职,必然在华夏政坛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只怕好一阵子都难以平息了。

段昱和江不悔并没有走远,就在别墅外的花园里惴惴不安地等着段泽涛和杜小月谈话的结果,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却始终十指紧紧相扣,心中都有了决定,无论段泽涛能否说服杜小月,他们两人都不会再分开了!

见段泽涛开门出来,两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段泽涛慈爱地望了两人一眼,朝段昱微微一笑道:“段昱,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不悔,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

又转头对江不悔笑道:“不悔,今后如果段昱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打他的屁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