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不敢小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自然能看出董文海这个提议是什么用心,他也完全可以不接招,因为他还没有和刘平清办好工作交接,理论上这还不是他的事,而且他刚上任,此次股市下跌也和他完全没有关系,真正让他担心的是这个时候证监会领导班子却不团结,看来他要面对远不止外界的压力,还有来自内部的挑战。

那就来吧,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段昱微微一笑,挥挥手道:“那就去会议室吧,刚才的见面会开得很简短,我对咱们班子里的几位同志还不了解,正好借这个机会,大家加深一下了解……”。

证监会领导班子除段昱之外共有七人,四个副主席,董文海、李颂乐、钱必果、马超然,一位纪检组长苏会山,两位主席助理,王华东和赵顺利。

八人一起来到会议室坐了下来,气氛有些沉闷,有的是因为对段昱还不太了解,不好发言,有的则是存了看段昱笑话的心思,比如董文海和李颂乐。

董文海和李颂乐都是证监会的老人了,在证监会工作多年,资历最老,在专业领域也是最强的,都是经济学博士,还经常在国外权威财经杂志上发表论文,在行内拥有很高的声望。所以原本刘平清提出辞职后,两人都觉得自己最有资格接任,如今却被段昱摘了桃子,对段昱的敌意自然最强。当段昱望向他们时,李颂乐正低着头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而董文海则是斜靠在椅背上,平视着段昱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显得很放松。

与此同时段昱也在观察着自己的这几位班子成员,来之前他已经专门研究过几人的履历,算是有个大概的了解了,纪检组长苏会山主要负责的是纪检工作,在班子会上向来很少发言,这个时候他正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钱必果和马超然都是从银行系统转到证监会任职的,他们的期望是能够过渡几年后,回到银行系统任某家商业银行总行的行长,所以平时除了涉及到他们的分管工作,也很少在班子会上发言。

而两位主席助理王华东和赵顺利的资历相对略浅一些,对证监会主席的位子也没有太多野望,当段昱的目光扫到他们的时候,都不自觉地直了直身体。

一圈扫下来,段昱对自己这几位班子成员的性情也大致有了底,见众人都不肯主动发言,就微微一笑道:“我刚来,还不了解情况,文海同志,你是第一个提出问题来的,想必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就请你先发言吧!……”。

董文海想不到段昱会点他的名,愣了一下,大刺刺地挥挥手道:“还能怎么办?救市呗!……”。

每到股市急跌,“国家队”出手救市基本上是常规应对之策了,而如今社会舆论要求“国家队”出手救市的呼声也的确很高,当然也有不同意见,认为华夏股市应该遵循市场规律,过多的干预反而不利于股市长远发展,所以现在关于“国家队”是否应该出手救市的争论也一直不断。

董文海当然不会那么好心帮段昱出谋划策,他提出“救市”的应对措施其实是在给段昱挖坑,因为一旦“国家队”出手救市还不能止住股市的下跌之势,就等于证明了段昱的无能,再没有退路了!他就是看准段昱从没有金融行业的从业经验,好糊弄,才会使出这一招!

“哦!”段昱眼中精光一闪,并没有对董文海的提议表态,而是转头对望向其他几位班子成员道:“那大家的意见呢?……”。

苏会山是管纪检的,对这种专业问题自然依旧是不表态,钱必果见段昱望向他,犹豫了一下道:“董主席处理这种问题是很有经验的,我没有不同意见……”。

董文海却跳了起来,连连摆手道:“诶,话要说清楚啊,咱们证监会是一把手负责制,我可不是一把手,我也只是提出我的建议,最后还是要段主席拍板的!……”。

钱必果被董文海一顿抢白,连忙尴尬地点头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最后肯定是由段主席拍板的……”。

王华东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被董文海瞪了一眼,连忙低下了头道:“我也没有不同意见……”。

段昱看在眼里,依旧没有表态,而是转头望向右下首一直低头在写写画画的李颂乐道:“颂乐同志,你是专家,你同意文海同志的意见吗?……”。

李颂乐这才慢悠悠地抬起头道:“股灾救市是常规的应对措施,没什么不妥啊?我没有不同意见……”。

段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笔,把手中的笔记本一合,朗声道:“那我也谈一点我不成熟的看法,我觉得现在把这次的股市下跌定义为‘股灾’有点夸大其词了,现在沪指点位在2600点,相对于我们的历史最低点位1600点,现在的情况或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要解决我们目前的危机,我们首先要找到造成这次股市下跌的原因,造成这次股市下跌的原因或许有的很多,但根本原因是因为投资者对目前的股市信心不足,救市或许能暂时让股市止跌,却并不能解决投资者信心不足的根本问题,所以我不同意文海同志的意见!……”。

段昱这一番话说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地抬起了头,因为段昱从没有过金融行业从业经验,所以他们下意识地都把段昱当成了外行,让段昱这个外行来领导他们这些内行,他们自然是有些不忿的,但是刚才段昱的那一番话却完全颠覆了他们之前对段昱的印象,让他们不得不收起小视之心,重新审视他们这么年轻的新上司!

董文海苦心想出来准备坑段昱一把的招数就这么被段昱轻描淡写地化解,自是有些不甘心,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又发招了,“话是这么说,可要想重振投资者的信心谈何容易啊,不知段主席有什么高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