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奇特的炒股秘诀/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望着这个炒股炒得几近疯魔的大叔暗暗好笑,决定就把目标放在他身上,看他模样肯定是炒股多年的老股民,从他的身上应该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老师傅,赚钱了吧?”段昱走了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烟递了过去,他其实不常抽烟,但这个时候,一根烟往往能快速拉近两个陌生人的距离。

那大叔警惕地望了段昱一眼,如今骗子多,他自然得多留个心眼,不过看到段昱递过来的是中华烟,还是接了过来,段昱也很会来事地给他点上火,自己也来了一根,两人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闲聊起来。

“老师傅,贵姓啊?炒股有多少年了?”

“我姓张,弓长张,张玉林,炒股有十来年了,退休了没事干,来这里打发打发时间……”

“哟,那您是老股民了,肯定是高手啊,您给我指点指点呗,我炒股老亏钱,一买就跌,一卖就涨,你说邪门不邪门……”

人谁不喜欢听好话,张玉林给段昱一捧,也显得有些得意,对段昱也没那么警惕了,嘿嘿笑道:“高手不敢当,我之前和你一样,一买就跌,一卖就涨,也亏了不少钱,这炒股得找着门道,要不然准亏!……”。

“那你老人家给我指点指点门道呗,传授点秘诀,告诉我一支好股,我跟您老人家炒……”段昱见张玉林手中的香烟快烧到烟屁股了还舍不得丢,连忙又递上了一根。

张玉林抽着段昱的中华烟,他又好面子,也不好意思拒绝,指着电子显示屏上刚才那支涨停的股票神神秘秘地道:“看你人不错,我就告诉你吧,就买这ST新泰,还有得涨!”。

段昱最近一直在恶补股票方面的知识,如今也算是半个内行了,就有些诧异地问道:“张师傅,不对吧,这炒股不是应该选择业绩好、基本面好的绩优股吗?你推荐的这支股票我虽然不太了解,但是ST股都是业绩亏损股,靠谱吗?……”。

张玉林鄙视地瞟了段昱一眼,撇撇嘴道:“你看,你外行了吧不是,这炒股啊,什么绩优股、蓝筹股那都是浮云,要想赚钱,那就得炒这ST股,业绩差不要紧啊,人家可以重组卖壳啊,只要一重组一卖壳,这股票立马蹭蹭地往上涨,连拉十几个涨停板都不是问题?……”。

段昱被张玉林这“奇特”的“选股秘诀”搞的有些无语了,不过他也知道这大叔的想法其实也代表着大多数股民的想法,这也和人的逐利本性有关,都想着一夜暴富,在现在的股市上,垃圾股的确比蓝筹股更受投资者的追捧,因为垃圾股更容易被庄家操控,只要庄家把股价一抬,再抛出一个所谓的利好消息,立刻会有不计其数的散户蜂拥而来,而这个时候庄家却利用这所谓的利好消息在高位出货,让散户接盘,等庄家把货出完股价就开始暴跌,散户在绝望中只能选择割肉,而这个时候庄家又再次在低位吸筹,然后开始第二轮的炒作,这就是为什么通常散户都会有一买就跌,一卖就涨的相似遭遇的原因。

由此也可见,股市要实现真正的价值回归确实是任重而道远啊,段昱无法左右散户的思想,他能做的只有加强监管,让那些黑庄家不敢肆无忌惮地操纵股价,让那些想通过虚假信息披露等卑劣收段吸散户的血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张玉林见段昱默不作声,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就有些不高兴地道:“我可是收到了内幕消息,有高人指点的,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呢!……”。

“内幕消息?”段昱皱了皱眉头道:“出公告了吗?”。

“切!”张玉林嗤之以鼻道:“你怎么越说越外行了,等出公告,黄花菜都凉了!我这可是花大价钱买来的绝对可靠的内幕消息!……”。

段昱正要准备他到底从哪里得知的所谓“内幕消息”,张玉林的手机就响了,张玉林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连忙按下接听键,喜笑颜开地忙不迭道:“刘老师,你推荐得太准了,ST新泰涨停了!我等会就把钱给你打过去啊!……”。

听这张玉林打电话的口气,段昱自然猜到他口中的那个刘老师多半就是他说的“高人”,也是给他所谓“内幕消息”的人,所以等张玉林打完电话,他就装作好奇地问:“张师傅,原来你真有高人指点啊!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我向他当面请教!……”。

张玉林摇了摇头道:“这个只怕没办法,我也没见过刘老师真人,我们都是电话联系的……”。

段昱就有些吃惊地道:“原来你也不认识啊,那靠谱吗?现在骗子很多,张师傅你可别上当了啊!……”。

张玉林撇撇嘴道:“当然靠谱!你以为我那么好骗啊,我一天要接到好多给我推荐股票的电话呢,我能随便相信人吗?不过这刘老师确实挺神的,他给我推荐了两回股票,都涨了,我还后悔胆子小了呢,买得太少了,才买了几万块钱的,要不然就赚翻了!而且我和刘老师他们公司合作,都是他们推荐股票,我自己操作,赚钱了再跟他们分成,你说这样他怎么骗到我?……”。

段昱皱了皱眉头,他可以肯定这个“刘老师”绝对是个骗子,但是他具体是怎么行骗的,段昱一时间也有点想不通他的行骗手法,就问张玉林要那刘老师的电话号码,张玉林爽快地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然后就跟他告辞说要给那刘老师转钱去,段昱还想劝他两句,他却已经兴冲冲地跑得没影了。

看着手机里存的那个“刘老师”的电话号码,段昱沉思起来,按说以他的身份,不应该也没有精力去为这样一件小事去大动干戈,需要他这个证监会主席伤脑筋的事实在太多了,这件事远没有到需要他这位证监会主席亲自过问的程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