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第二把火/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晨风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威风十足地对身后几名保镖挥挥手道:“上去给我把那些该死的老鼠全弄死了!”,他带来的这几名保镖都是特种兵出身,刀山火海都趟过的,对付几只老鼠自然不在话下。

应该说华晨风他们的效率还是挺高的,个把小时就把线路全修复了,新电脑也全调试好了,正好赶上收市前半小时,此时ST新泰的股价已经跌停了,华晨风立刻命令手下的操盘手直接砸了1万手的买单下去,一下就把跌停板打开了,股价开始直拉,那些喜欢投机的投资者一看,以为机会来了,立刻开始跟风。

能够引来这么多跟风盘,华晨风自然是十分高兴,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多来点傻帽接盘,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现在开始小单抛!......”。

此时在对面的固定监视点里,技术人员已经通过在那些新电脑里预留的“后门”,侵入到了华晨风他们的电脑,把华晨风所有的交易记录全部拷贝记录下来,拿到了第一手证据,段昱自然不在犹豫,立刻下令道:“收网吧!”。

王元方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一行人直扑对面的E18栋18楼,那些操盘手一听证监局的人来了立刻炸锅了,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四处躲,有的甚至直接钻桌子底下了。

那华晨风脸色也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了,对唐娜使了个眼色,自己则直接走到门口,趾高气扬地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冷笑道:“认识我是谁吗?识趣的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别找不自在!......”。

段昱就在后面盯着,王元方也不好表现得太软弱,面无表情地道:“华少,请你把门打开,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让我们太难做......”。

见王元方认识自己,华晨风越发嚣张了,从鼻子里喷一口气,冷哼一声道:“敢情你们眼睛不瞎啊,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来找我的麻烦,胆子挺肥啊!......”。

这时就听一声厉斥:“华晨风!我们既然找上了你,就是已经掌握了你犯罪的充分证据,你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要以为你的家世背景能给你什么保护,你如果继续阻扰我们办案,就是罪加一等!......”。

说话的正是段昱,他这段时间也并没有闲着,华晨风一露面,段昱就把他照片传回了证监会总部,并第一时间拿到了华晨风的详细资料,但正如张喜忠对段昱的了解,他是不可能因为顾忌华晨风的家世背景而放弃继续追查这起案子,相反他觉得正好利用华晨风的身份把这个案子树立成一个反面典型,以此震慑那些自以为有背景就可以肆意操纵股价大赚黑心钱的黑庄,也让外界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证监会在打击非法操纵股市犯罪行为上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力度!

“哟呵,谁说话这么横啊,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华晨风愤怒地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待看清段昱的面容,心里就咯噔一下,怎么这位亲自来了?!他既然在股市里捞钱,对段昱这位证监会主席自然也是做了一番了解的,现在段昱亲自出现在这里,说明段昱确实是动真格的了,他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段昱也懒得再跟华晨风啰嗦,对身后的张喜忠使了个眼色,张喜忠办案的时候经常遇到这种需要破门而入的情况,直接就把枪拔出来了,对众人挥挥手示意众人退回,然后对准门锁砰地就是一枪!

这一枪彻底把华晨风给吓傻了,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嚣张不起来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这起黑庄操纵股价案在全国引起了轰动,因为这是证监会第一次没有接到任何举报信息主动出击查获的黑庄操纵股价案,也因为这起案子牵扯到了不少背景深厚的“大人物”,所以外界对这起案子都是异常关注。

段昱也因为这个案子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说情的电话一直没断过。据说“新京城四少”都被这个案子惊动了,发话说要灭了段昱,因为段昱这样做等于断了京城许多公子哥的一条财路。这“新京城四少”是近年来京城窜起很快的风云人物,家世背景自不用说,本身也都有翻云覆雨的本事,在京城的公子哥中也很有号召力。

给他们这一挑动,京城的公子哥们个个对段昱恨之入骨,聚在一起商量着要怎么整治一下段昱,结果就在他们这次聚会上,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曾经的“京城四少”老大李泽海突然闯到他们的聚会现场来了!

老“京城四少”中江子龙死了,李泽海和朱飞扬也都变得很低调,很少公开露面,就连赵阳也收了性子,不怎么爱胡闹了,这才让这新“京城四少”窜起来了。说起来这新“京城四少”原先都是跟在老“京城四少”后头混的小青皮,所以见到李泽海来了都吓了一大跳,连忙站起来叫道:“海叔,您怎么来了?!......”。

李泽海是不喜欢啰嗦的人,直接一拐棍就敲在桌子上,瞪着眼道:“今天在场的都是四九城里的子弟,这要在过去就叫‘铁杆庄稼’,但是这个‘庄’不是黑庄的‘庄’,这从百姓嘴里抢食,黑老百姓的钱那不叫本事,我不能让人坏了咱们四九城子弟的名声,所以我在这里立个规矩,你们要是谁手里短了钱,可以找我借,只要开口,我能帮一定帮,可我要是听说谁做黑庄,可别怪我不客气!......”。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这些眼高于顶的公子哥们只怕早嗤之以鼻了,但是李泽海却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本,这些年四九城里的子弟有落难的,周转不灵的,他总会仗义出手,而他为人也极公正,平时四九城的公子哥之间有了矛盾,争执不下,也都喜欢去找李泽海做个评判,主持公道,而李泽海也确实能做到不偏不倚,让人很服气,所以虽然这些年他不怎么公开露面了,但“京城四少”老大的威名却是丝毫不减的。

李泽海发话了,公子哥们自然都不敢调皮了,有心眼多的仔细一打听段昱和李泽海的关系,这才发现段昱的背景完全是不弱于他们的存在,有些小心思也都不敢再做怪了。

段昱为了这件案子专程去面见了二号首长,将这件案子连同之前新泰公司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的事一起向二号首长汇报了,二号首长十分震怒,当即表态:“财务造假、市场操纵都是严重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也破坏了资本市场的公平原则,必须严厉打击!段昱同志,我坚决支持你,你只管放手去做......”。

有了二号首长这样的表态,段昱就有底气了,在班子会议上强行通过了ST新泰强制退市的决议,而华晨风操纵股价案也正式移交司法机关走司法程序。

这两个消息一正式公布,立刻引起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官场中人对此都觉得段昱此举实在太不理智,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此举必然让段昱四处树敌,必然走不长远。

相比官场中人对段昱的不看好,社会舆论对段昱此举倒是点赞声一片,认为证监会此举大块人心,在打击财务造假、市场操纵等违法行为上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魄力,再对照段昱上任之初在第一次媒体见面会上所说的话,更让人觉得段昱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对华夏股市在他的管理下走出低谷,开创牛市也多了几分信心。

段昱却显然不满足于此,他以此为契机,正式推出退市制度和资产重组制度改革,这一制度被新闻媒体称为史上最严退市和资产重组新规,也是非常有效的一套组合拳,改革后退市制度为虚假信息披露、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等行为画下了一条高压红线,让那些玩惯这些伎俩的上市公司不敢再轻易铤而走险,而改革后的资产重组制度则很好地遏制了如今股市上越演越烈的炒壳、卖壳现象,熄灭了那些业绩差的上司公司一门心思想通过资产重组咸鱼翻身的的希望之火,让那些烂股、垃圾股的壳资源价值大大缩水。

外界把段昱的这两项改革与当年的股权分置改革相提并论,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华夏资本市场资源的流动问题,但是流向问题还没完全解决。华夏资本市场资产重组问题的实质就是一个流向扭曲的问题。在资本市场上,流向和流动同等重要。只有把这两个问题解决了,整个资本市场才能达到真正的资源优化配置,才能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和一个更高的层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