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难题/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这两项新规的推出不可能彻底地杜绝股市内幕交易、虚假信息披露、操纵股价等违法行为,但是却的确是从制度上为遏制这些令投资者深恶痛绝的违法行为创造了可能,也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这被视为段昱新官上任后烧的第二把火,这第二把火烧得比第一把火更大,影响面也更广,这也让外界对段昱的第三把火将烧向哪里更加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其实对于自己的第三把火要烧向哪里,段昱心里是已经有了方向的,资本市场资源的优化配置,资产重组只是一方面,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方面,那就是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简称IPO)。

作为股市融资的重要方式和渠道,IPO对于股市的重要性不问自明,也向来是股市最受关注的焦点问题,同时也是争议最大的争议性问题。

一方面是企业对于IPO上市有着强烈的需求和愿望,证监会的IPO审核名单上等着IPO上市的公司永远都是排着长队的,因为上市对于企业的好处确实很大,除了可以募集企业未来发展的巨额资金,也可以提高企业知名度和员工认同感,还有利于完善企业制度,便于管理。

所以现在很多企业都把IPO上市当做是企业鲤鱼跃龙门般的机遇,千方百计地想挤进去,比如之前的新泰公司,为了能够上市可以说是花尽了心思,甚至不惜铤而走险,通过财务数据造假欺诈发行也要上市。同时对于国家来说,通过IPO上市能够让更多的企业发展起来,从而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其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另一方面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对于IPO却是持抵触态度的,打新中签率太低,比中彩票还难,好处根本轮不到他们头上,但是却会让本来就十分紧张的市场资金更加匮乏,所以普通股民常把IPO称为股市抽血,IPO力度太大对他们的投资信心打击很大,几乎每一轮IPO大发行都会被他们解读为股市利空,从而造成股市下跌,对此股民们的怨言很大,认为IPO是造成股市下跌的罪魁祸首,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

也怪不得股民们会这样想,确实有很多企业IPO上市的目的不纯,是为了到股市圈钱,扭曲了价值投资的本质,尤其20世纪90年代公开上市的公司中,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公司其股票最终跌至发行价的10%以下。其中的大多数公司根本就不应该被允许公开上市,它们都是一些“三无”公司——无资金、无产品、无希望,很多股民在这些“三无”公司的股票上亏得血本无归,所同时IPO还极易滋生利益输送、职务腐败等等问题,所以才使得投资者对IPO有这样抵触的态度。

在前两年就曾发生了千万股民大签名,要求证监会停发新股、停止IPO的事件,而证监会迫于压力,有一段时间也不得暂缓IPO,但这却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因为暂缓IPO同样也会影响到股市的流动性,使之失去活力,而且对于那些以圈钱为目的的不良公司,即便失去了IPO的融资途径,他们同样可以通过再融资等方式从股市里圈钱,事实上股市再融资金额一直是IPO金额的数倍,无论IPO是否暂缓,股市圈钱的可耻行为一直没有停止过。

而国家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也不可能让IPO无限期暂缓,这就导致华夏股市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股市下挫,证监会迫于压力暂缓IPO,股市一回暖,IPO和再融资力度就会随之加大,从股市抽血,就会打击投资者信心,股市再次下挫,就这样IPO一会儿暂缓,一会儿重启,反而让股市始终处于动荡之中,无法真正实现健康持续发展。

这也让证监会陷入了一个无比尴尬的境地,暂缓IPO,企业不满意,意见大,重启IPO,股民不满意,股市下挫,无论怎么做都是顺得哥情失嫂意。

所以IPO也是历任证监会主席最为头疼的问题,为此历任证监会主席也想了很多办法,IPO审核的程序也越来越严格,越来越完善,企业IPO需要经过受理、见面会、问核、反馈会、预先披露、初审会、发审会、封卷、会后事项、核准发行等上十个环节,但这又催生出了程序过于繁琐,费用高等新问题。

对此许多行内人士都呼吁,认为华夏股市应该向西方学习,变IPO核准制为注册制,即证券发行审核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不进行实质判断,将选择权和判断权交给市场,这样才能让华夏股市真正实现完全市场化,而国家高层也早已明确,注册制将是股市改革的大方向。

但是这却引发了投资者更大的担忧,目前的股市,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造假现象比比皆是,投资者仅根据IPO企业自己披露的信息很难做出正确的投资决定,而现有的退市制度也很不完善,一些公司基本无营收,业绩差却始终不退市,一旦变IPO核准制为注册制,很可能会让股市圈钱现象更加严重,让本就“贫血”的股市“失血”更加严重,市场更加混乱,很可能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在不具备完全市场化的条件下强推注册制效果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事实上市场对于注册制的推行反应也十分敏感,之前仅仅是国家讨论注册制推行的可行性的消息传出,就造成了股市暴跌。

而国家高层也显然意识到目前推行注册制的时机并不成熟,所以将注册制推出的时机问题交给了证监会自己考量,早在段昱上任之初,二号首长与段昱谈话的时候也特别提到了这个问题,要求他一定要慎重考虑,不要急于求成,

可以说注册制是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华夏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顶层设计下的一个重大任务,也是对段昱这位新任证监会主席最为重要的考验,所以段昱不得不慎重,他也认为目前推行注册制的时机并不成熟,因为注册制必须以健全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为前提,现在的华夏股市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当然不具备条件不代表段昱什么不能做,相反他需要更加着力于IPO改革,推出自己的IPO新规,这样才能为注册制改革创造更有利的市场条件和环境。

但是段昱又不能随意尝试,因为他无论推出怎样的IPO新规,必然会对股市造成巨大影响,会出现许多原先没有预计到的新问题,很可能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所以早在上任之初,段昱就把IPO改革当成了自己工作的重中之重,是自己任期内最难的一道考题,他必须为之提交一份完美的答卷,他的这第三把火不烧则已,要烧就要从根本上解决掉目前IPO存在的诸多弊病。

这样重大的一个问题,段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连密集的调研都停止了,因为当他就这个问题下去征询意见的时候,听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反而让他越发的难以决断了。

这段时间证监会的工作人员惊奇地发现,上任以来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段昱居然难得地天天出现在办公室,每天按时上下班,每天在办公室除了批阅文件,就是查阅大量的资料,很少外出了。

和证监会其他的官员不一样,段昱上下班很少坐自己的专车,而是步行,为此他还特意把家搬到了证监会附近,董文海他们都在暗中耻笑段昱爱作秀,许晓峰也劝过段昱几次,不过段昱却依旧我行我素,步行上班既锻炼了身体,又让他能利用步行的时间更好地思考问题,谁规定证监会主席就不能步行上班呢?

这天段昱下班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回家,经过证监会前面的广场时,广场上那个巨大的金牛雕塑下坐着的两个中年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两个中年男人穿着中山装,一人夹着一个大号的真皮手包,这样的装扮在京城确实有些怪异,他们的口音也很奇怪,带着很重的口音,像是南云省大浦市的地方口音。

大浦市和丽山市离得不远,所以他们的话段昱也能听懂一些,段昱离开南云省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在京城听到乡音自然感到很亲切,所以就停住了脚步。

“徐县长,咱们还是回去吧,我早说了上市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咱们这趟算是白跑了......”,说话的是一名满脸风霜之色看上去很憨厚的中年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