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行业陪审制度/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此时却并不在京城,他去了玉龙县对刘致富他们公司的情况进行实地考察,应该说玛咖种植的发展前景确实很好,虽然目前新鲜玛咖的市场行情不太好,但是玛咖深加工的衍生产品如玛咖粉、玛咖含片等的价格却并不低,而受到这次玛咖价格暴跌的打击,玛咖种植一窝蜂的情况也必然会得到改善,市场会回归理性,到那时玛咖价格也必然会稳步回升。

而刘致富也的确是一个很精明的企业家,他打算引进进口玛咖深加工生产线,利用现在玛咖价格低的机会,囤积一批干玛咖,制成玛咖粉、玛咖含片等玛咖深加工衍生产品再出口国外。

同时玉龙县政府对玛咖种植的扶持力度也相当大,徐志敏将玛咖种植产业确定为玉龙县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无论是在政策倾斜还是资金扶持上都是不遗余力的,玉龙县采用公司+种植户的模式,大力推广玛咖种植,种植规模达到了上万亩,种植户也达到了上万户,年产值达到了10几亿元。

但是段昱却并不认为刘致富的公司具备了上市的条件,虽然从规模和硬件上刘致富的公司达到了证监会要求的上市的标准,但这其实是在玉龙县政府的政府干预下通过银行贷款和政府资金补助在短时间内堆出来的,改变不了刘致富公司管理落后、公司员工整体素质不高的现状,虽然这次为了能通过IPO审核,刘致富高薪聘请了几位职业经理人,但是一个公司的管理水平显然不是聘请几个职业经理人就能一下子提升起来的,其公司大多数的关键性岗位都是由刘致富的亲戚担任,他的这些亲戚大都文化素质不高,有的甚至小学都没毕业,包括刘致富本人对于先进管理理念的理解都是十分有限的。

这种情况其实在许多贫困地区广泛存在,国家为了扶持贫困地区经济,开通了贫困地区企业上市直通车,很多地方政府急于求成,硬性堆砌出一批符合上市标准的企业出来,甚至有的公司钻政策的空子,特意把公司的总部和注册地搬到贫困地区。

但是这些公司都只看到了企业上市的好处,却没有看到企业上市存在的风险,新泰公司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没上市之前新泰公司盈利状况还算良好,但是因为其管理水平没有提升上来,在上市之后就遭遇了管理瓶颈,影响到其持续盈利能力,最后反而使得企业陷入亏损,既断送了企业的前程,也使得投资者的利益受损。

这种情况的发生其实是有其必然性的,拔苗助长式的政府扶持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企业的硬件和规模,却留下了管理上的隐患,企业发展与管理水平的提升不同步,特别是公司老板的管理理念没有随着上市发生改变,必然会对企业上市后的长远规划缺乏清楚的认识,在通过上市获得融资后,往往会产生暴发户心理,在企业重大决策上很容易犯下求大求快的错误,从而让企业发展受挫。

上市并不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唯一出路,也不一定适合所有的企业,相反上市会增加企业的经营成本,降低企业的决策效率,这就好比你让一个只有小学水平的人去上大学,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彻底断送他的成才之路,而他本来或许是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工人或者成为一个出色的农民的。

可惜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目前华夏股市依然有600多家公司排队等着上市,有的已经等了几年,但依然初衷不改,其决心之大令人咂舌,有思想激进者认为目前的IPO核准制,上市节奏太慢导致IPO堰塞湖高挂,出现长长的IPO排队队伍,证监会应该对此现象负责。

而另一方面却是投资者一直担忧IPO节奏太快,甚至出现了千夫所指的伪市场化改革的***扩容三年,现在依然每天三家新股超记录发行,导致投资者怨声载道,牢骚不断,质疑一天三家新股市场能支撑几天。

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和西方国家相比,华夏股市的IPO节奏却是有些快了,美国股市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合计上市的股票数量也才是5千多只。而华夏股市,从1990年12月19日第一批个股上市,过去才二十多年的时间,上市股票合计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三千多只。这样算下来美国股市平均每年新增上市公司数是50家左右,而华夏则达到了一百二十多家,是美国的2.4倍左右,可见华夏股市扩容远比美国厉害,曾经有一位美国高官参观上交所的时候也对华夏上市公司数量激增表示十分的惊讶。从去年来看,美国完成145家募资金246亿元,而华夏去年共有227家企业成功IPO,创近5年新高,融资规模大约1800亿元,不管是上市数目还是融资规模都要比美国要多。

可见华夏IPO排长队不是新股发行少了,实际上IPO节奏是已经很快了,而是等待上市的公司太多了导致市场根本无法承受,市场即使开足马力发行也是无法让等待上市公司消化,才出现排长队现象,所以IPO堰塞湖排长队不能从IPO节奏上去找问题,更不能以加快IPO节奏来化解堰塞湖,因为目前投资者已经对IPO节奏产生反感,并选择离场,根据统计仅去年12月份就有3000个千万资产大户投资者离场,华夏股市涨幅也是再度垫底全球,跌幅位居世界第一,股市再度成为投资者的伤心地,居民财富绞杀机,去年一年股市投资者的人均亏损达到了数万元,这对投资者信心的打击无疑是十分巨大的,对华夏股市的长远发展也是十分不利的。

这个时候如果还继续加快IPO发行节奏,很可能会彻底毁坏市场,彻底把投资者打趴下,对股市造成毁灭性的影响,所以从段昱个人的角度,是希望能够让股市休养生息,让投资者的信心慢慢回复,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但是段昱也知道这只能是他个人的主观愿望,因为股市不仅仅是为投资者服务的,同时也承载着国家经济发展加速器的功能,在国家经济高速发展,急需股市发挥其加速器作用的时候,段昱的这种思路肯定会被认为过于保守,不适合担任证监会主席,从时间上来说,也不可能允许段昱慢慢来提振市场信心,在他任期内,如果不能尽快让股市走出低谷,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股市,那么无论是上级还是普通股民都会认为他这个证监会主席不称职,搞不好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撤换掉。

这次的玉龙之行更是让段昱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看着徐志敏和刘致富还有那些玛咖种植户们那充满希翼的目光,他真的很不忍心打击他们,同时他也很欣赏徐志敏,在徐志敏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但是他却不可能因为欣赏和同情改变自己的施政思路,这或许就是在地方工作和在中央工作的最大区别,在地方工作自然是一切以地方经济发展为首位,但是在中央就需要更多的考虑全局。

考察结束后,看着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徐志敏和刘致富,段昱暗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我认为以玉龙生物(刘致富公司的名字)目前的情况还不适合上市... ...”。

徐志敏和刘致富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黯淡了,徐志敏甚至有些气愤地道:“段主席,这对我们不公平,你不能就这么走马观花地考察一下就否决玉龙生物的上市申请,而且你也并不了解玛咖种植这个行业,不了解玛咖种植的前景有多大!... ...”。

段昱听了徐志敏的话不但没有恼怒,反而眼睛一亮,他之前一直在为如何客观地评估上市企业的发展潜力而头疼,仅凭企业自己申报的材料是肯定不行的,即便不造假,任何一家企业都可以把自己企业的申报材料写得花团锦簇,家家都是发展潜力惊人,家家都有希望冲击世界五百强,比如之前的新泰公司,拥有诸多的“讲诚信守信誉企业”的荣誉,还都是由国家权威机构认定的,可就是这样一家企业为了上市不惜在财务数据上造假,欺诈发行。

不说证监会不可能有精力对每一家上市申请企业进行实地考察,就算派人去实地考察,由于缺乏对企业所在行业的专业了解,看到的也只会是皮毛和表象,也很难提供真正客观的评审意见。

但是刚才徐志敏的话却让段昱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在企业IPO审核中引入行业陪审,让申报企业所在行业的专业人士参与审核,提供专业的评审意见,这样就可以避免行业中不具备发展潜力或者不诚信的企业混进来,为保证公正性,可以建立行业陪审人才库,采用随机抽取的方式来选择行业陪审,这样就能够最大可能地保证对申请上市企业评估的客观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