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意外的推荐/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华夏公安是最厉害的,只要他们认真起来,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更何况有公安部长亲自带队,所以公安部的专案组进驻证监会后,很快就取得了重大进展!

调查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证监会副主席李颂乐勾结境外势力恶意做空华夏股市,被专案组从办公室直接带走,李颂乐落马的经过说起来很简单,本来像这种恶意做空操纵股价的犯罪案件都属于高智商犯罪,侦破起来难度很大,公安部专案组也有些头疼,只能按照惯例对所有嫌疑人员进行监听,考虑到证监会工作性质的特殊性,最初划定的监听范围是对副部级以下官员进行监听,后来段昱知道了,主动提出扩大监听范围,要求专案组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证监会官员进行监听。

而李颂乐在公安部专案组进驻后就慌了神,他虽然智商很高,可是心理素质却不怎么样,频繁地打电话,立刻被公安部专案组给监听到了,以至于公安部专案组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一个案子居然这么容易就破了?!

李颂乐被抓后整个人就崩溃了,很快就交待了自己被索罗斯指使与境外势力勾结恶意做空华夏股市的犯罪事实,而他这样做的动机也很简单,就是妒忌段昱,想给段昱制造麻烦,同时也想借机赚钱,这样就算败露也可以逃到国外申请政治避难,照样也可以锦衣玉食地度过下半生,不过现在他的美梦却是彻底破灭了,他的下半生也只能在牢狱中度过了。

这个消息让证监会的工作人员都有些目瞪口呆,李颂乐平时给证监会工作人员的印象是温文尔雅,虽然有点冷傲,但对下属还算和气,没想到他居然这样大胆,勾结境外势力恶意做空华夏股市这样的行为几乎和叛国差不多了。

就连段昱也颇感错愕,他到证监会任职以来,对他表现出敌意最大的一直是董文海,没想到李颂乐居然因为对他妒忌做出这样罪大恶极的罪行,这可真是应证了那句老话,咬人的狗不叫,最可怕的人往往是你身边那些平时寡言少语的人。

李颂乐也是证券系统落马的级别最高的官员,他的落马让整个证券系统都倍感震动,不过这件事对段昱而言也有好的一面,就是他对证监会的掌控力大大增强了,就连董文海也专门跑到段昱办公室汇报工作,除了痛心疾首地对李颂乐做了一番声讨,也对自己之前处处与段昱作对的行为表示了悔意,表示今后一定会全力支持段昱的工作。

随着李颂乐的落马,又有几名私募巨头被公安部门秘密带走调查,国内那些恶意做空股市的投机分子要么被抓,要么外逃,而这个时候的索罗斯也终于露出的他的真实意图,他唱空华夏经济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声东击西,真正目标其实是与华夏相邻的韩国,他的这一手声东击西确实玩得漂亮,倒是那些想搭便车以为他真的要做空华夏金融市场的“国际空头”吃了大亏,在华夏政府的迎头痛击下,偷鸡不成蚀把米,只能铩羽而归。随着国内外恶意“空头”势力的溃散,华夏股市也开始稳步回升,资金回流,投资者信心也重新提振起来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华夏人民的传统节日---春节就要到了,华夏股市在春节前全线飘红,走出了一波皆大欢喜的“红包”行情,全年股指涨幅达到了20%,新增入市资金达到了8.8万亿元,资金净流入达到了6.8万亿元,新增开户数达到了一千六百万户,市场行情明显回暖,投资者信心大大增强。

更可喜的是股市的稳定性大大增强,真正进入了“慢牛”行情,投资者满意度也大幅提高,从普通投资者到专业机构对新一年的股市走势普遍看好,认为股市有望在新的一年再创新高,真正的牛市即将来临。

而这一年华夏经济也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年,在外界普遍不看好,全球经济普遍下滑的情况下,华夏人民克服困难,锐意进取,大胆革新,最终实现了既定的GDP增长目标,为全球经济稳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全国人民都在准备欢度春节的时候,中央高层却遇到了一件十分头疼的事,辽原省省长贾春雨因严重违纪存在重大经济问题被中纪委立案调查,但是在接任人选上中央高层却是意见不统一,在常委会上讨论了好几次都没能形成一致意见。

之所以这个接任人选这么难选,主要是因为辽原省的情况确实比较棘手,辽原省GDP增长已经连续三年全国垫底,去年更是出现了负增长,大大地拖了全国的后腿。

中央高层对辽原省的领导班子早有不满,辽原省省委书记王新元是老资格省委书记了,政治原则性很强,但是抓经济工作却是不怎么在行,中央几次想调整他又怕打击老同志的积极性。

而王新元的工作作风也比较强势,中央派了好几任省长和他搭班子,可最后关系都搞得很僵,班子团结很成问题,后来派了贾春雨过去,贾春雨为人比较圆滑,对王新元很尊敬,处处忍让,一团和气,这下班子团结问题倒是解决了,可是经济还是没能搞上来。

本来中央是想等王新元干满这一届,刚好年纪到线退休,再派一位搞经济的能手下去任省委书记,而王新元也明确表示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没想到这个时候贾春雨却被查出经济问题。

所以中央高层也犯难了,再派一位新省长下去,和王新元处不处理得好关系又是个大问题,一般能抓经济的干部作风都比较强势,肯定容易和老资格的王新元起冲突,可要是连王新元一起调整吧,王新元并没有犯错误,对老同志的积极性是个很大打击,而且辽原省省长刚落马,要是省委书记、省长都是新派的,也不利于稳定局面。

最后中央决定让中组部先找王新元谈话,让王新元自己推荐人选,这样再搞不好关系,中央再调整王新元也师出有名了。

王新元是那种思想保守但是很讲原则的老干部,他的清廉在整个辽原省都是有名的,他最出名的一件事是他当市委书记的时候,有一位中央首长下去调研,没有通知地方,准备搞突然袭击,当时王新元正好下到一个乡镇,看到当地农民在干农活,他脱了皮鞋撸起袖子就下了地,一边帮农民干农活,一边和农民聊天,中央首长到的时候,看到满脚泥的王新元差点没认出来,中央首长十分感动,指着王新元对随行人员赞叹道:“要是我们的干部都能像新元同志一样就好了!... ...”。

也就是从那以后,王新元得到了中央首长的赏识,一路青云,直至省委书记,王新元的清廉并不是作秀,他穿的袜子都是打补丁的,几个子女都是普通工人,本来他子女所在单位的领导想讨好王新元,准备给他的子女提干,却被王新元硬生生给否决了。

王新元之所以一直不肯卸任,并不是恋栈权力,而是不想给自己的政治生涯留下遗憾,所以其实王新元自己也在反省,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坚持像过去一样强硬,还和中央派下来的省长搞不好关系,那下次中央调整的一定是他了,他也自知自己的思想已经落后了,跟不上新的经济形势,要扭转辽原省的经济形势,只能依靠中央给他派一位能抓经济的好手。

本来最理想的是从辽原省现有干部中提拔一个省长,这样班子团结问题就肯定不需要担心了,不过以王新元对辽原省现有的干部的了解,并没有能担大任的人选,否则辽原省的经济情况也不至于连续三年全国垫底了。

所以早在中组部长李文军找王新元谈话之前,王新元对这个接任人选就已经考虑很久,李文军一找他谈话,他就直截了当地道:“辽原省的情况我比谁都了解,一般人肯定是担不了这副重担的,中央要我推荐人的话,我推荐一个人,证监会的段昱同志不错!... ...”。

李文军就有些诧异了,段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可以算是段昱仕途上的引路人,所以他对于段昱也一直是很关注的,当初段昱因为新泰公司强制退市的事和王新元闹得很不愉快的事他自然也听说了,还特意为此给段昱打过电话,要段昱注意处理和老同志的关系,沟通的时候要注意方式方法,没想到这个时候王新元推荐的人选居然是段昱!

所以李文军就笑了笑道:“新元同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段昱同志因为你们省新泰公司强制退市的事和你打个一次交道,听说你当时还发了脾气,你为什么还要推荐他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