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王新元请吃饭/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新元嘿嘿笑道:“我这个人向来做事是对事不对人,上次因为新泰公司退市的事我给段昱同志打电话,段昱同志没给我这个省委书记面子,这恰恰说明段昱同志是个讲原则的同志,而我们辽原省现在就需要这样讲原则的同志,像贾春雨这样的笑面虎,表面上对我尊重,背地里却只会为自己捞好处,贪黑钱,这样的人只会让我们辽原省蒙羞!... ...”。

“正是因为上次的事我专门对段昱同志做了了解,他确实有牛气的底气,呼鄂斯尔市能咸鱼翻身就是他的功劳嘛!还有我虽然不懂股市,可是段昱同志任证监会主席的这段时间,华夏股市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这也说明段昱同志抓经济确实是把好手,让他来我们辽原省,一定行!... ...”。

李文军暗暗点了点头,看来王新元确实是位讲原则值得尊敬的老同志,没有因为段昱曾经驳过他的面子而对段昱心生怨气,反而推荐段昱接任辽原省省长,足以说明王新元的胸襟,也说明王新元确实是一心为公没有私心的。

而以李文军对段昱的了解,也觉得他确实是接任辽原省省长的最佳人选,辽原省经济连续三年全国垫底,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连中央也很头疼,为此还专门成立了东三省经济振兴领导小组,在政策和资金上都给予了大力倾斜和支持,不过目前还没能取得明显成效,确实需要派一位搞经济的能手下去才有可能扭转局面。

当然到省长这一级别的干部调整,就算是李文军这位中组部长也是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的,自然也不可能对王新元的提议马上表态,微笑道:“新元同志,我会把你的建议向中央汇报的,证监会的工作也很重要,中央需要统筹考虑,最后怎么决定还需要集体讨论... ...”。

王新元笑道:“这是自然,一切以大局为重嘛,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我表个态,无论中央派谁下来和我搭班子,我都坚决拥护,一定会搞好班子团结,不过我确实觉得段昱同志是最合适的人选,请中央一定慎重考虑我的建议!... ...”。

春节前其实也是段昱最忙的时候,别的不说,各种总结会就开得他头晕脑胀了,而且他还要为明年股市改革的工作做很多准备,股市虽然有所起色,但还远没到可以松懈的时候。

为此段昱最近每天都很晚才回家,搞得江不悔都有些怨言了,今天准备早点下班,陪江不悔一起去杜小月那里吃饭,还没出办公室,就突然接到了王新元的电话。

段昱还以为王新元又是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了,在最近的几次工作会议上,他对辽原省的几家证券机构提出了点名批评,对王新元这位性子火爆的老资格省委书记他还真有点招架不住,按下接听键后就呵呵笑道:“王书记,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您老还有什么指示啊?!... ...”。

电话那头王新元哈哈大笑道:“段昱同志,你放心,这次我不是找你麻烦的,我到了京城,想请你吃顿饭,你可不能再驳我的面子哦!... ...”。

吃饭?!段昱一下子愣住了,王新元该不是想摆鸿门宴吧,不过王新元这样老资格的省委书记请他吃饭,他却是不得不给面子,只得答应了下来,又给江不悔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不能陪她去杜小月家吃饭了,江不悔自然又是好一通抱怨,段昱软语哄了好久才算是应付过去了。

王新元请段昱吃饭的地方是一家普通的饺子馆,一进包厢王新元就打着哈哈道:“段昱同志,咱们辽原省经济紧张,我只能请你吃饺子了,你可别嫌寒酸啊!... ...”。

段昱至今还没搞懂王新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笑着接话道:“吃饺子好啊,好吃不过饺子嘛... ...”,不过这也让段昱对王新元印象好了不少,省委书记请客吃饭上饺子馆确实是不多见的,说明王新元确实很节俭。

本来段昱以为王新元是为辽原省的某家上市公司或者证券机构的事来当说客,可是进了包厢却发现只有自己和王新元还有王新元的秘书三人,心里越发纳闷了,王新元的秘书招呼着把菜和饺子上上来就退了出去,包厢里只剩下段昱和王新元两人。

段昱正要说话,王新元就摆摆手道:“咱们先吃饭,人是铁饭是钢嘛,把饭吃饱了,把酒喝好了,再谈正事... ...”,说着就亲自端起酒瓶给段昱倒酒。

段昱就有点受宠若惊了,正要站起来谦让,却被王新元一把按住了,硬给段昱倒满了一杯酒,然后自己也端起酒杯道:“段昱同志,我年长一些,算是你的老大哥,就先倚老卖老一回,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按咱们辽原的规矩,见面干三杯,三杯喝完就是朋友了!... ...”。

说完王新元也等段昱回应,自己先端起酒杯咣咣咣就是三杯下了肚,段昱没办法也只能跟着连干三杯,他们喝的也不是什么好酒,几十元一瓶的辽原老龙口酒,不过度数却很高,也很烈,段昱他们喝的又是二两一杯的大酒杯,要是一般人这么三杯干下去,只怕立马就要翻江倒海了。

好在段昱不是一般人,三杯酒下去连脸都没红一下,喝得也很干净,连一滴酒都没漏,王新元望着段昱露出了赞赏的表情,辽原人多好酒,向来也是以酒品看人品的,他虽然向中央推荐了段昱接任辽原省省长,但毕竟之前没和段昱共过事,只是从资料知道段昱搞经济是把好手,对他的人品却并不怎么了解,刚才那三杯酒其实也有考校段昱的意思在里面,见段昱喝酒如此爽快,自是心中大悦,对段昱越发满意了。

王新元和段昱边喝边聊,段昱之前还担心王新元是为某家上市公司当说客有些放不开,王新元却始终没有提别的事,几轮酒下来,段昱也慢慢放开了些,他性格也是很豪爽的,王新元越看他越对胃口,酒过三巡,就借着酒劲道:“段老弟,你来辽原和我搭班子怎么样?!... ...”。

段昱被王新元这没头没脑的话愣了一下,笑笑道:“王书记说笑了,我们都是党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去哪里工作当然得听组织安排,我们自己哪能做主呢?... ...”。

王新元此时已经喝得有点多了,眼睛都有些发红了,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段昱,摆摆手道:“段老弟,我看你也是爽快人,就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剩下的事我来运作!... ...”。

段昱就知道王新元只怕不是开玩笑了,从他的本心来说,他其实是更愿意到地方工作的,在证监会的工作虽然很有挑战性,但是他总感觉束手束脚,不能完全施展他的才能,只是他才任证监会主席不到一年,中央会同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他的工作吗?而且如今股市虽然有所起色,但是需要改革的地方还很多,要他一下子放下来,他还真有些不放心。

思来想去他觉得怎样选择都有些左右为难,有些犹豫不决地道:“王书记,怎么说呢,从我个人意愿来说我肯定是更希望能去地方工作的,不过... ...”。

王新元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用力一拍桌子哈哈大笑道:“那不就结了!你也不用不过了,回去等消息吧!... ...”。

就这样段昱被王新元稀里糊涂地拉着灌了一顿酒,回家的路上他也一直在想王新元的话到底有几分可能性,按说到了省长这一级别的人事调整,远不是王新元这个省委书记能决定的,而他之前也没有听到半点风声,可是看王新元的态度似乎把握还挺大,中央到底会怎么决定呢?

此时李文军也已经把和王新元谈话的情况向一号首长做了汇报,一号首长对王新元推荐段昱也感觉有些意外,汇报的时候正好二号首长也在,一号首长就笑笑道:“这个王新元倒是挺会挑人啊,段昱同志搞经济确实有一套,**同志,你怎么看啊?!... ...”。

二号首长呵呵笑道:“让段昱同志去辽原省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段昱同志任证监会主席还不到一年,在这么短的时间调整他的工作怕有的同志会有看法啊... ...”。

一号首长摆摆手笑道:“这个我倒是不太担心,段昱同志在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上可是挡了不少人的财路,只怕不少人巴不得他早点挪位置呢,不过我也觉得段昱同志去地方更能发挥他的才能,只是证监会那边的接替人选我们又得伤伤脑筋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