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情况很糟糕/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不出一号首长所料,集体讨论的时候虽然众人都对王新元推荐段昱有些意外,也有人担心段昱太年轻,之前也没有过执掌一省的经验,对他能否应付辽原省的复杂局面表示怀疑,不过支持段昱调任辽原省省长的还是占了多数。

最后一号首长拍板了,“当初让段昱同志去证监会任主席的时候,不是也有许多人担心他没有经验不能胜任,现在事实证明段昱同志干得很好嘛,股市已经有了明显起色,辽原省连续三年GDP增速全国垫底,是该派一员猛将去打开局面了!... ...”。

段昱调任辽原省省长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不过考虑到证监会主席的接任人选还没定下来,而辽原省在贾春雨落马后也需要一个过渡期,又恰逢春节来临,所以决定由中组部先找段昱谈话,跟他交下底,等春节后再下正式任命文件。

李文军对段昱的欣赏和关心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和段昱谈话的时候把话说得很透,“小段,这次去辽原省对你是机遇也是挑战,虽然证监会主席也是正省级,但是能成为一省之长对你来说其实算是进了一步,对你将来的发展也有好处,不过辽原省的情况确实很复杂,连续三年GDP全国垫底,中央也很头疼,中央专门成立了东三省经济振兴领导小组,可见中央对东三省的问题有多重视... ...”。

“另外王新元同志确实是位很讲原则的老同志,他能够不计前嫌向中央推荐,说明他确实是一心想把辽原省的经济搞上去的,不过你也知道老同志嘛,难免有些固执,在一些问题上肯定会和你分歧,和他沟通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影响班子团结,当然,我对你是有信心的,相信辽原省在你的领导下一定能尽快走出低谷,扭转局面... ...”。

到现在段昱脑子还有点蒙,他真的没想到王新元找他谈话才两天,中央就真的决定派他去辽原省工作了,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李文军真的来找他谈话的时候还是让他感到有些突然,有些内敛地道:“老领导,感谢中央和您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会辜负中央的期望,争取早日扭转辽原省的局面,王书记是位很值得我尊敬的老同志,我一定会处理好和他的关系的... ...”。

接下来就是春节了,段昱虽然还没有正式卸任证监会主席,不过在工作安排上也开始有意识地慢慢放手了,所以倒不至于像之前一样忙得不着家,可以多抽点时间陪江不悔了,江不悔自然很享受这难得的二人时光,不愿意把这难得的独处时间浪费在春节繁缛的走亲戚这些礼节当中,就提出要出去旅游。

段昱也想好好补偿一下平时工作忙不能陪伴江不悔的亏欠,自是满口答应,本来江不悔是想去海南度假,不过段昱想到自己过完春节就要去辽原省上任了,对辽原的了解却是两眼一抹黑,心里就灵机一动,不如趁这次旅游的机会去辽原走一圈,以旁观者的身份去了解一下辽原,等正式上任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于是段昱就劝江不悔说春节去海南旅游的人太多,现在去海南旅游纯粹是找堵,不如去辽原看看雪景什么的,江不悔去海南旅游也不知去过多少次了,所以对去哪里旅游其实无所谓,只要有段昱陪在身边就行了,也没多想,随口答应了。

这是段昱第二次到辽原,上次来辽原是因为新泰公司的事,来去很匆忙,而且他之前主要操心的是证监会的一摊子事,自然不会对辽原的人文生态做太多的了解,现在他即将主政辽原,心态自然也不一样了,所以一下飞机,坐上的士他就和的士司机热络地聊上了。

段昱现在越来越喜欢和的士司机聊天了解民情这种方式了,通过这个最了解社会底层生态的群体,段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到城市最真实的一面,听到底层群众最真实的呼声。

而且的士司机大都比较健谈,长时间待在狭小的车内空间里,他们也很乐意通过和乘客唠嗑打发时间,此时段昱所乘坐的这辆的士的司机就有点话痨,段昱随口问了句:“师傅,在辽原开的士挣钱吗?”,他就彻底打开了话匣子。

“别提了,你看都快大中午的了,你还是我拉的第一趟活,这还是赶上过年,好多去外地打工做生意的辽原人都回来了,要是平时的话,一天一趟活都拉不上的情况都有过,还要交这费那费,落到自己手上剩不下几个子了,养家糊口都难呢,我是没路子,有路子的话我也出去打工了... ...”的士司机抱怨道。

段昱皱了皱眉头,他之前也听说过东北人口外流的情况比较严重,却没想到严重到这样的程度,连出租车行业都这么萧条了,就接着问道:“怎么辽原人都想往外跑吗?辽原省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去外地呢?... ...”。

的士司机撇撇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这要好的话谁不想待在自己的家乡,跑外地受别人的白眼去!咱们辽原是老工业基地,好多人家一家子都是工人,前些年国企大改革,好多人下了岗,这不出去也没有活路啊,也有在外面混好了的,回来一显摆,这没下岗的也动心思了,看着原来比自己混得差的人在外面混得人五人六的回来了,能不动心思吗?... ...”。

“这在外地混好了,好多人就干脆全家都搬迁过去了,南方天气暖和,不像我们这疙瘩,太冷了,每年交暖气费都得一大笔开销,就是混得不好的,也不愿意回来,我一朋友就说了,宁愿在外面要饭,也再也不回辽原了!... ...”。

段昱眉头皱得更紧了,追问道:“这种现象很普遍吗?... ...”。

“普遍不普遍我不知道,反正我认识的人里头十个有七八个都去外地混了,我之前也到南边去过一段时间,没找着路子,才不得不回来了... ...”的士司机叹气道。

“那政府没采取措施吗?”

“政府?政府那些当官的整天就想着上大项目,出政绩,谁管你走不走啊,反正你走了,他们的工资照拿,怎么都饿不着他们... ...”的士司机嗤之以鼻道。

段昱的心情越发沉重了,辽原省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更糟糕,人口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基石,虽然从中央到地方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可是这人口外流本就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等意识到了,再想扭转这个局面就难了。

此时段昱脑海里完全被这个问题给塞满了,也就没了谈兴,那的士司机见他不说话了,也开始专心开车,的士进了市区,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了下来,这时一辆加长悍马却呼啸着从旁边的右转弯车道疾驰而过,直接闯了红灯。

在十字路口正好有个年轻的交警在执勤,见状立刻吹响了口哨,奋不顾身地拦在加长悍马的车前,悍马一个急刹停了下来,从副驾驶座跳下来一个光头,扬手就给了年轻交警一个耳光,那年轻交警显然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一下子被打蒙了,一手捂住被打的脸,一手赶紧拿起挂在肩上的对讲机呼叫支援。

段昱也被这突发状况搞得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心里也在纳闷,这悍马的车主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嚣张!闯红灯不说,居然还敢打交警?!

这时一旁的的士司机却有些幸灾乐祸地道:“这交警肯定是新来的,连孔二爷的车都不认识?!活该挨打!... ...”。

段昱就有些诧异地问道:“这孔二爷是什么人?这么嚣张,连交警都敢打?!... ...”。

的士司机笑道:“你是外地人,不知道孔二爷情有可原,可你要是我们辽原人,不知道孔二爷那是迟早要倒大霉的,孔二爷可是我们辽原的牛人,黑.白两道通吃,这么说吧,咱们省城的酒店和娱乐场所,有一半是孔二爷开的,还有一半虽然不是孔二爷开的,那也是由孔二爷罩的,要不然在省城根本混不下去!东北乔四你总听说过吧,就是当年乔四在的时候也没有孔二爷现在这么风光呢!... ...”。

段昱不由大吃了一惊,东北乔四当年曾被称为华夏最大的黑.社会头目,曾经轰动全国,可是那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发生的事,如今国家扫黑除恶的力度这么大,怎么辽原还有这样嚣张的黑.恶势力存在呢?!

似乎验证了那的士司机的话,那年轻交警呼叫的救援来了,带队的是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警官,那中年警官一来也不问事情经过,先劈头盖脑把那年轻交警给训了一顿,然后又点头哈腰地向那光头陪了一通好话,那光头这才趾高气扬地重新上了车,那中年警官有些畏惧地看了一下始终没有摇下车玻璃的悍马后座一眼,毕恭毕敬地敬了一个礼,悍马车这才扬长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