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思路分歧/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悍马走远了,那中年警官回头又把那年轻交警给狠狠训了一通,那年轻交警捂着脸,低着头,一声不吭,满眼的迷茫。这时坐在段昱旁边的的士司机突然叹了一口气道:“唉,从此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敢于坚持原则的交警,多了一个老于世故的警油子... ...”。

段昱瞟了那的士司机一眼,很意外这样一个粗犷的汉子突然说出这样感性而带有哲理的话,看来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真的没错,哪怕是这样的市井人物心里同样跟明镜似的。

不过段昱也知道这位孔二爷胆敢如此嚣张,其背后必定有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且不说他现在还没上任,不宜贸然插手辽原事务,就算他将来正式上任了,要打掉这样一个势力庞大的黑恶势力团伙也绝非易事,只能徐徐图之。此时段昱能做的只能是暗暗将此事记在心里。

接下来几天段昱一直都在暗暗调查辽原省的民生情况,吃饭的时候找饭店老板聊,景区游玩的时候找卖纪念品的小贩聊,住酒店的时候找酒店服务员聊,逛街的时候找商店老板聊,搞得江不悔一肚子怨言,说你到底是旅游的还是搞社会调查的啊?段昱只好腆着脸跟她陪不是,江不悔还不知道他即将调任辽原省省长的事呢。

一路看下来,段昱对辽原省的情况更加担心了,人口外流的恶劣影响正在慢慢显现,第三产业整体萧条,旅游业也是不温不火,完全看不到经济增长亮点,经济整体处于下行趋势,看来自己这位即将上任的省长还真是任重道远啊。

七天的春节假期很快就过完了,段昱也回到了京城,此时证监会官员们也大都听到了段昱即将调任辽原省省长的消息,纷纷跑到办公室来向段昱表示祝贺,打电话来祝贺的也不少,搞得段昱第一天上班什么事也没搞,只应付这些就忙得够呛了。

而这时外界也开始流传段昱将离开证监会的消息了,作为任期最短却是成绩最卓越的一任证监会主席,媒体对段昱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同时也对他的去职表示惋惜,认为如果他的任期能够更长一点,华夏股市或许有望在他的任期内创下历史最高点。

股民的反响则更大了,在多个门户网站的论坛都有网友自发发起的挽留帖,希望中央能够让段昱留任,而市场也对段昱的离任表现出悲观情绪,农历新年第一天股市未能实现开门红,以下跌收盘。

段昱破天荒地接受了媒体采访,在谈到他离职对股市的影响问题,段昱说道:“我不认为我个人的去留会对股市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我们的股市正在逐步走向成熟,成熟的股市是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去留而发生太大的波动的,成熟的股市需要成熟的股民,只有我们的投资者学会理性投资,我们的股市才会真正成熟起来,我相信华夏股市一定会越来越好!... ...”。

关于段昱调任辽原省的任命很快下来了,段昱也完成了工作交接,正式结束证监会的工作使命,由李文军亲自送到辽原省赴任,而王新元也给足了段昱面子,带着辽原省四套领导班子一起到机场出口迎接。

李文军一见面就用手指点了点王新元笑道:“新元同志,你这可是带头违反中央规定啊... ...”,中央规定官员上任不需大张旗鼓地迎来送往,当然李文军自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和王新元较真,只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

王新元嘿嘿笑道:“李部长,我这是代表辽原人民欢迎段昱同志呢,我们辽原人民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段昱同志这位经济能手,就盼着他带着我们辽原打个漂亮的经济翻身仗呢,我保证下不为例就是了!... ...”。

其他辽原省的领导也纷纷上来和段昱握手,对于段昱如此年轻,他们都颇感惊异,如此年轻就当了省长,将来肯定是前途无量的,尤其一向强势的王新元都在段昱面前摆出这样的低姿态,更是让他们对段昱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只有省委副书记古志高和政法委书记张跃飞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古志高本以为贾春雨落马后,中央会让他接任省长,没想到却空降了个段昱下来,而张跃飞一向和古志高交好,也正是因为古志高的支持,他才能牢牢掌控住辽原省政法系统,自然也不会对段昱有好感。

一行人来到辽原省省委大会议室开干部见面会,李文军首先宣读了中央关于任命段昱为辽原省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主持省政府全面工作的决定(段昱的省长任命需要人代会选举才能正式任命),又简单介绍了一下段昱的履历。

接着是王新元表态,王新元对段昱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对于段昱将改变辽原省经济落后状况表示了极高的期望,态也表得很硬,“中央派段昱同志到我们辽原省来是我极力向中央争取的,我对段昱同志能改变我们辽原省的落后经济状况非常有信心,段昱同志过去的工作成绩足以说明他的才干,在这里我首先表个态,我会全力支持段昱同志的工作,如果在今后的工作中,有同志不配合段昱同志的工作,搞小动作,我唯他是问!... ...”。

段昱的讲话比较简短,“首先感谢中央和组织上对我的信任,也感谢王书记对我的信任,我也深感肩上的担子很重,但我想只要我们在座的同志能够团结一心,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们一定能度过难关,扭转辽原省经济落后的局面,春节刚过,在这里我用一句话和大家一起共勉,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新的一年让我们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 ...”。

古志高在一旁听得直撇嘴,就这讲话水平也不见得高到哪里去啊,偏生王新元这个老顽固把这姓段的给捧到天上去了,我就不信这家伙能有三头六臂,能把中央都头疼的辽原经济落后的老大难问题给解决掉。

李文军还要赶回京城,简单吃了个工作餐就离开了,送走李文军,王新元热络地拍了拍段昱的肩膀道:“段昱同志,到我办公室去坐坐吧,我也把一些情况跟你交交底... ...”。

来到王新元办公室,王新元的秘书刚要泡茶,王新元却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出去,要自己亲自给段昱泡茶,段昱有些受宠若惊地站起来笑道:“王书记,这可使不得,你上午在干部见面会上对我那通谬赞已经让我诚惶诚恐了,再这么客套我压力真的很大啊... ...”。

王新元摆摆手哈哈大笑道:“没什么使不得,只要你把辽原省的经济搞上来,我天天给你泡茶都成!... ...”。

段昱拗不过王新元,只得任由他泡了茶,双手接过来,两人一起在会客区的沙发上落座,王新元拍了拍段昱的膝盖诚恳道:“段昱同志,我在辽原省工作快三十年了,对这里真的有很深的感情,辽原省现在的情况真的让我很着急啊,我不想带着遗憾退休啊!我再跟你表个态,今后政府那边的事务,我绝不会插手,你只管大胆施为,谁不听招呼我帮你收拾他!... ...”。

段昱也有些感动了,从王新元身上他看到了一个老党员老干部一心为国的优秀品质,也能理解王新元对辽原这片土地的深厚感情,特别是王新元能主动表态绝不插手政府事务,更是让他感受到了十足的诚意,重重地点了点头道:“王书记,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有你这位班长把握大方向,我对辽原省的未来有信心!今后我的工作中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也请你及时批评指正!... ...”。

两人相谈甚欢,很快就谈到了具体的工作上,王新元感叹道:“咱们辽原过去是全国的老工业基地,全国重工业的摇篮,底子不薄啊,我就是从工厂出来的,我总觉得只要把咱们的工业重新抓起来,咱们辽原省就一定能够振兴,一定能重现以前的辉煌!当然你刚来,很多情况还不熟悉,我建议你去我们省的几个大厂去看一看,看能不能帮他们找出新路子,尽快实现产业转型,打开新市场!... ...”。

对此段昱其实有不同看法,辽原的重工业已成昨日黄花,重工业的没落其实是有其必然性的,如果辽原还像过去那样把宝全押在重工业上,一条腿走路,是很难改变现在的落后局面,产业转型当然要抓,但更重要的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让辽原实现多条腿走路才是新的出路。

不过段昱刚来,思路也还不成熟,自然不愿意这个时候和王新元起争执,就点点头道:“王书记,我一定会慎重考虑你的建议的,我刚来还不好发表意见,先走走看看吧,争取早点进入角色,等我有了具体的思路再详细向你汇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