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归心/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段昱把准备推出大学生创客基地这个项目一说,刘启旺的苦瓜脸就拉得更长了,额头上的抬头纹挤到了一堆,哭丧着脸道:“段省长,财政现在真的没钱啊!建大学生创客基地起码得好几千万,您就是把我卖了都凑不出这么多钱来啊,现在财政的钱能够维持正常运转都不错了,要不然你还是撤了我吧,换个能干的财政厅长... ...”。

段昱也知道刘启旺说的是实情,也理解刘启旺的心情,财政厅长的钱袋子要是不扎紧,肯定是会出大问题的,不过他也有些恼火,这刘启旺是很务实,但是这动不动喜欢撂担子的习惯却是惯不得的,就把脸一板,严厉道:“启旺同志,我知道你说的是实情,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辽原省的财政状况会这么糟糕?!要改变辽原省的财政,只靠节流是不行的,更重要的是要开源!我知道你很难,但是困难不能成为我们畏缩不前的理由,动不动撂担子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你如果真的不想当这个财政厅长,我可以考虑换人!... ...”。

刘启旺的冷汗就下来了,看来自己还真是小视了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新任省长,自己这以退为进的老一套在他这里只怕是行不通的,真要是段昱一恼怒把自己给撤了,那可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想到触怒段昱的后果,刘启旺越发的战战兢兢起来。

段昱或许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了,放缓语气道:“启旺同志,一个合格的财政厅长不能只做守财奴,还要学会算长远账,你算过没有,创客基地虽然前期可能不会给财政带来什么收入,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会增加我们的财政收入的,一个创客基地就意味将孵化出至少上千家由大学生自己创业的小公司,这上千家小公司如果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将给我们辽原省带来多少财政收入?更不要说创客基地还能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对改变我省大学毕业生外流的状况是大有帮助的!... ...”。

说到这里段昱突然又加重了语气,用力一挥手用不容置疑地口气道:“作为财政厅长,你应该比谁也清楚,如果辽原省按照现在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还能维持多久?!再不想出路,搞不好辽原省就要成为全国第一个破产的省级政府了!只有改革,只有创新,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才是辽原省唯一的出路!这也正是中央派我来的的目的,是我们共同的使命!我保证你这个财政厅长入不敷出的日子很快就会改变,但前提是你必须坚决执行我的指示,你先把大学生创客基地的基本预算做出来,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 ...”。

段昱这一番张弛有度的敲打算是把刘启旺给打醒了,是啊,财政没钱,自有段昱这位省长去头疼,自己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其实就是越位了,当管家的去帮主人做主,那不是自讨苦吃吗?段昱怎么指示自己怎么办就行了。这位新省长虽然年轻,可从他话里表现出来的强烈自信、霸气和担当却是刘启旺在其他省领导那里都感觉不到的,这让刘启旺对段昱也多了几分敬畏。

刘启旺偷偷抹了一把冷汗,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段省长,您批评得对,我的思路确实太狭隘了,没有学会算长远账,我保证今后一定会坚决执行您的指示,只要是您签字要付的钱,再难我也会想办法挤出钱来,我回去马上安排人把大学生创客基地的基本预算做出来,财政现在虽然很紧张,挤一挤应该还是能挤出几千万来的... ...”。

段昱与刘启旺的这次谈话算是达到了预期效果,要是财政厅长不听指挥,那段昱可就真是寸步难行了,当然这驭下之道远不是摆摆官威那么简单的,要让刘启旺真正心悦诚服地听命于他,他必须得拿出点能让刘启旺信服的“干货”。

刚才段昱说钱的事由他来想办法也是有底气的,他虽然任证监会主席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却和财政口的官员都混熟了,连财政部部长罗明新和他也有不错的私交,所以段昱就当着刘启旺拨通了罗明新的电话。

“罗部长,你好啊,别提了,辽原省的财政状况怎么样,你这位财政部长比我更清楚吧,都快揭不开锅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我这个代省长现在是寸步难行呢,只能向你这位财神爷求援了... ...”段昱在电话里和罗明新打着哈哈道。

作为财政部长,可以算是与国家最高层关系最密切的部级干部了,时不时要接受一号首长的问话的,远不是一般的省长能比的,但正因为和最高层走得近,所以罗明新对段昱的深厚背景也是清楚的,一直刻意与这位前途无量的官场新星交好,加上段昱去辽原省之前,二号首长也专门交待了,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可以适当地财政上给辽原省一些支持,所以段昱把辽原要建大学生创客基地没钱的事一说,罗明新就爽快地表示,正好国家有一笔鼓励这种项目专项资金,可以拨五千万给辽原省。

挂了电话,段昱就马上对刘启旺交待道:“罗部长答应给我们拨五千万下来,缺口应该不大了,你派人再跟进一下,争取早点把钱拨下来,这笔钱一定要专款专用,要不然我唯你是问!... ...”。

刘启旺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段昱一个电话就从财政部要来了五千万,看来这位年轻的新省长不仅有能力有魄力,背景也是杠杠的啊,这让刘启旺彻底归心了,也越发坚定了一定要紧跟段昱的心思,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段省长,您放心,我们省财政历来是省长一支笔,没有您的签字,任何人都动不了这笔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