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反常/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个反对的是常务副省长董四海,统计局就是他分管的,他自然反对段昱去揭开这个盖子,他对段昱的到来也还在持观望态度,所以段昱来了几天,他这位副手却一直没去向段昱汇报工作,只是他是王新元提拔上来的,王新元现在很倚重段昱,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分,但现在段昱把手插到他的分管工作来了,他就不得不跳出来了。

段昱早已预料这种情况,耐心地解释道:“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抹黑的问题,这‘黑’本来就存在,是我们敢不敢正视自己的问题,别的省数据有没有水分我不知道,即便是有,我想也不能成为我们逃避问题的理由,至于这件事可能造成国际影响的问题,国家统计局统计我国经济数据并不是只依据各省地方的自主上报,是有自己的统计渠道和方法的,所以国家的整体经济数据是没有问题的... ...”。

董四海摇摇头道:“段省长你把问题考虑得太简单了,查出问题来要处理吧,可是处理谁呢?辽原省的经济数据有水分我不否认,但是这不是某个人造成的,统计局是我分管的没错,可贾春雨在任的时候,就经常绕过我给统计局下任务,还给下面的地市下指标,而且下什么指标都绝对要完成,完不成就要挨处分,下面能怎么办呢?只能拆东墙、补西墙,掺水分咯,现在贾春雨已经双规了,这个责任算谁的呢?!... ...”。

段昱听得直皱眉头,董四海的心态很好理解,就是怕担责任,他本来想说怕担责任就逃避问题是一个党员应有的态度吗?可是董四海毕竟是常务副省长,省政府这边的工作段昱也需要董四海配合,只得耐着性子道:“我们现在先不谈追责的问题,首先还是先把问题搞清楚,做到心中有数,这样才不会误导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

任由段昱怎么解释,这种牵扯到个人利益的问题,董四海当然不可能退让,而其他常委就算自己没有牵扯进去,总有下级或者亲属会被牵扯进去,自然也不会支持段昱,眼看常委会出现了一面倒的局面,而王新元这位一把手却也只是皱着眉头不表态,段昱一下子被孤立了起来。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支持段昱同志的意见!经济数据怎么能造假呢,那是自欺欺人嘛,贾春雨在的时候搞这一套,现在段省长来了,怎么还能搞这一套呢?!... ...”。

众人都有些吃惊地转头望向说话的那位常委,说这话的居然是古志高!熟悉古志高的常委都知道他是自视甚高的,原先贾春雨在任的时候,古志高也不怎么卖他的账,而且贾春雨落马以后,古志高跑京城跑得很勤快,明显是想上位,按说半路被段昱截了胡,肯定是对段昱很不爽的,怎么现在却支持起段昱来了呢?

就连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新元都眯起眼睛望了古志高一眼,似乎想看穿古志高葫芦里到底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对于古志高他是了解的,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好处的事是绝不干的,今天怎么转性了?实在是有些反常啊!

段昱也有些诧异地望了古志高一眼,他刚来,还不熟悉古志高的秉性,不过似乎干部见面会那天,古志高对自己的态度并不怎么热情,而且古志高的话也让他听着有些别扭,把自己和已经落马的贾春雨相提并论,似乎是对自己明褒暗贬呢,不过不管怎么说,古志高在这个时候支持自己的意见,段昱还是很感念的,所以还是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致意,表示感谢。

最吃惊的莫过于张跃飞了,之前在古志高办公室,两人还商量着要怎么挑拨段昱与王新元的关系,好找机会把段昱赶下台,怎么现在古志高反而支持起段昱来了呢?这时有些目瞪口呆的他却看到古志高悄悄地朝他使了个眼色,在常委会上,张跃飞向来是看古志高的眼色行事的,这才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附和道:“额,我也支持段省长的意见... ...”。

一下子有两位重量级常委支持段昱了,而其他常委虽然心里不同意段昱的意见,但毕竟不像董四海那样直接牵扯到自身利益,所以反对的力度自然也不会太大,毕竟这支持弄虚作假是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所以最后常委会以3票赞成,多票弃权通过了段昱的提议。

一散会,张跃飞就追着古志高来到他的办公室,一头雾水地追问道:“古书记,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怎么突然支持起姓段的来了啊?让他在常委会上吃瘪不好吗?... ...”。

古志高有些得意地笑笑道:“老张,有时候要对付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旗帜鲜明地跟他搞对立,你觉得如果我在常委会上反对姓段的提议能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吗?顶多让他吃吃瘪,而且辽原省经济数据造假的事中央迟早是会知道的,我们就算是想包也包不住,最后中央还是要查的,反倒会让上级对姓段的留下一个坚持原则的好印象... ...”。

“姓段的要想在咱们辽原站住脚,就必须把经济搞上去,但是这经济要搞上去是那么容易的吗?就算姓段的再有本事,没个几年的功夫是不可能有明显起色的,现在要挤水分,那今年的经济数据只会比去年更难看,到时候中央来考核,你说会怎么评价姓段的呢?到年底要是姓段的拿不出一份像样的成绩单来,他怎么向中央交差啊?... ...”。

“再说姓段的要查经济数据造假的事肯定是要犯众怒的,你看今天开会常委们的态度就知道了,下面的干部就算嘴上不敢反对,心里肯定也是会对姓段的不满的,姓段的要再想搞什么大动作,他们能配合吗?既然姓段的要自找不自在,我干嘛不推他一把,而且还可以顺带向他卖个好,也能麻痹他,让他以为我们是跟他站在同一战线的,到关键时刻我再给来个反戈一击,到时候他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

(PS:补更送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