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惨痛的历史教训/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水源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位新省长还真不是一般的招呼啊,自己把班子成员都叫来陪同调研,本来是为了显示自己对这次调研的重视,领导调研不都喜欢前呼后拥嘛,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只希望后面的调研别再出什么岔子了,只得把班子成员都打发回去,自己带着一位分管副厅长跟着段昱上了车。

对于何水源安排的调研行程,段昱倒没有发表不同意见,毕竟他这次下去调研并不是去找问题的,而是去发掘辽原省新的经济增长亮点的。

调研行程安排的第一家企业是辽原稀土集团,辽原稀土集团原本是直属国资委管理的,后来央企改革才划归地方管理,所以底子还是比较厚的,也是辽原省矿产资源开采企业中为数不多略有盈利的企业,而且近年来稀土矿近年来国际行情看涨,辽原稀土集团的稀土出口每年为辽原省创下大量的外汇,算是辽原省矿产资源开采企业中最拿得出手的,所以何水源才会把辽原稀土集团排到调研行程的第一站。

辽原稀土集团的董事长华新宇早已接到通知带着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在集团办公楼门口等候了,这些年辽原稀土集团接待上级领导调研视察的次数不少,甚至连中央领导都接待过,所以华新宇倒是显得很从容。

段昱第一个从车上下来,一边同迎上来的华新宇握手,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辽原稀土集团的办公楼修得很漂亮,看起来效益还不错的样子。

来之前段昱也专门了解了一下稀土矿的常识,稀土元素氧化物是指元素周期表中原子序数为57 到71 的15种镧系元素氧化物,以及与镧系元素化学性质相似的钪(Sc) 和钇(Y)共17 种元素的氧化物。稀土有“工业维生素”的美称。在石油、化工、冶金、纺织、陶瓷、玻璃、永磁材料等领域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而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应用技术的不断突破,如今稀土在新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航空航天甚至军事等领域也表现出了越来越重要的价值,已成为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

正因为如此,段昱对辽原稀土集团也表现出了十分浓厚的兴趣,跟华新宇握手的时候很热情,让华新宇心里都有些犯嘀咕,如今外面都传言这位年轻的新省长不好招呼,可看起来还是很平易近人的嘛。

调研一般都是先到会议室听汇报,华新宇接待领导调研也是接待溜了的,自然是准备充分,把段昱他们一行请进辽原稀土集团气派的大会议室,每位领导手上都发了一份打印精美的彩印汇报材料,图文并茂,显得很正规。

接着华新宇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做汇报了,无非是汇报辽原稀土集团近年来取得的成绩,为省里创汇多少,获得了哪些荣誉之类,总之是花团锦簇,形势一片大好,问题是绝不能提的,领导估计也不喜欢听这些。

但段昱显然不是一般的领导,听着华新宇的汇报就皱起了眉头,挥挥手打断了华新宇的汇报道:“新宇同志,你说的这些汇报材料上都有,我回去慢慢看,你能介绍一下汇报材料上没有提到的情况,以及目前你们辽原稀土集团所面临的问题吗?... ...”。

华新宇就愣了一下,汇报材料上没有提到的情况?当然有!比如大量无证、低价的稀土产品充斥市场,扰乱了稀土市场正常的交易秩序,严重影响正规企业的生存,甚至威胁到稀土产业的安全问题,再比如因行业管理失控所带来的产能过剩问题,这些都让华新宇很头疼,可是这能放到桌面上说吗?

当然不能!这里面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最起码首先就把何水源这位主管领导给得罪了,华新宇被段昱搞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把目光投向坐在段昱下首的何水源,何水源其实心里也有些急,这位新省长怎么老不按常理出牌啊,这也太不好伺候了,不过在段昱面前他却不敢搞小动作,只得咳嗽了一声道:“何总,你有什么问题就提嘛,段省长这次下来就是帮企业解决问题的,我们这些主管部门也会为你们做好服务的,你不要有顾虑... ...”。

这听话听音,华新宇就明白何新源的意思了,何新源的意思是段省长要你提问题,你就给他提个不好解决的难题,但是别牵扯到我们这些主管部门,要不然我回头可是要收拾你的。就连忙道:“问题确实有,我们集团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国家分配给我们的出口配额还是太少了,能不能请段省长帮我们协调一下,帮我们多争取一点出口配额,这其实对政府也有利,我们出口配额增加了,也能多为政府多创点外汇嘛... ...”。

写到这里有必要做一下常识解释,这涉及到一个惨痛的历史教训。稀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其中很多元素应用于尖端电子设备。华夏以前是全世界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储量占全世界储量的4/5以上,华夏的稀土出口主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1990年以前,整个稀土国际市场是被美国、欧洲、俄罗斯所垄断;90年代初,随着华夏出口放开,大量企业开始从事稀土出口贸易。随着出口竞争的加剧,带来的后果之一是欧美国家的稀土失去竞争力,华夏稀土开始成为国际稀土市场“老大”,稀土供应量超过世界需求的90%。

这听起来似乎是很让华夏人有荣誉感的一件事,但实际上却是非常短视的一种行为,无序的市场竞争,导致华夏根本没有掌握稀土国际定价权,反而被那些狡猾的外商以此压价,使得稀土这种不可再生的重要战略资源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就被他们买走了,到如今华夏稀土的储量已下降到不足世界总储量的30%,也让国家因为这种短视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