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杀鸡取卵/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不仅是稀土,我国很多宝贵的战略性矿产资源都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着类似杀鸡取卵般的状况,因为缺乏长远的国际竞争意识,导致我们丧失了本该属于我们的国际优势定价权,失去了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

但人就是这样,在面对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选择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短期利益,包括企业的负责人和我们的政府官员,他们都更关心的是这些宝贵的矿产资源出口能够为企业带来多少理论,能够为政府创造多少外汇,创造多少GDP,至于这些不可再生资源失去了就失去了嘛,华夏地大物博,还在乎这么点资源吗?等这些资源完全消耗完了的时候,他们只怕都早不在人世了,哪里还管得了这么远的事。

直到1998年,国家才开始意识到稀土资源的重要性,开始实施稀土出口配额许可证制度,并把稀土原料列入了加工贸易禁止类商品目录。2006年,华夏实施稀土开采总量控制管理。2008年,国家发布《全国矿产资源规划》,对稀土等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实行规划调控、限制开采、严格准入和综合利用。但即便如此,

但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仍阻止不了国内稀土生产行业的混乱。相关数据表明,每年变相出口和走私的稀土约在2万~3万吨。据相关数据统计,国外海关统计的从华夏进口稀土量,比我国海关统计的出口量高出1.2倍。

华新宇作为在稀土行业打滚了数十年的资深人士,对这其中的内情自然是清楚的,他故意给段昱出这么个大难题,就是想堵段昱的嘴。稀土出口配额是很难搞到的,即便段昱这个省长也很难插手,而如果段昱真的神通广大能帮辽原稀土集团争取更多的出口配额更是大好事,辽原稀土集团可以赚更多的外汇,他这个董事长自然也就当得更舒服了。

他却不知道段昱来之前就是做足了功课,甚至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只是这个大胆的想法要实施起来只怕不容易,段昱必须更加详细地了解实际情况才好做决定,华新宇一提出口配额的事他就知道华新宇是把他当外行在糊弄了,冷冷地道:“华总,请问目前稀土的出口价格是多少?... ...”。

华新宇又愣了一下,段昱让他提问题,他把问题提出来了,段昱却不接招,反而问起稀土的出口价格来了,心里越发搞不懂段昱的意图了,有些茫然地答道:“现在大约是27美元一千克左右,不过这个没一定的,稀土的出口价格波动比较大,最近一直在下跌... ...”。

这个答案段昱其实早已心中有数,面无表情地继续追问道:“那每出口一千克稀土刨去开采和提炼成本你们辽原稀土集团能有多少利润?利润率有多少?... ...”。

这个问题就问到关键点上了,华新宇也终于有点摸清段昱的意图了,不过心里还有些怀疑,毕竟只有稀土行业的行内人士才清楚这其中的奥妙,而真正清楚这其中奥妙的行内人士一般也都会像他一样,明知道这是一种杀鸡取卵的短视行为,还是会希望能尽量争取多一点的出口配额,因为你不出口人家会出口,如果失去了国际市场,仅靠国内市场是根本养不活企业的。而像段昱这样的政府官员按道理都是门外汉,他们更多的是关心出口创造了多少外汇,增加了多少GDP,很少会像段昱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

但是华新宇却不敢在这个问题上跟段昱打马虎眼,因为如果段昱真的清楚了其中的奥妙的话,那段昱问这个问题就是有的放矢,他要是欺骗段昱那就性质严重了,只得红着脸如实回答道:“稀土矿的提炼成本很高,我们集团通过加强管理提高提炼技术,尽可能地降低了成本,现在每出口一千克稀土刨去开采和提炼成本的利润大约在0.3美元左右,利润率只有1%多一点,这个主要是因为我们集团在环保这一块的投入比较大... ...”。

不等华新宇说完,段昱就用力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冷哼一声道:“稀土出口只有27美元一千克左右,现在我们市场上猪肉的价格也达到了40多元一千克,也就是说实际上一千克稀土出口比一千克猪肉也没贵多少,利润率更是只有1%多一点,稀土资源的珍贵性相信华总比我更清楚,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稀土这么珍贵而重要的战略性资源,不可再生资源,出口价格却这么低?!而华总你还希望能争取更多的出口配额,你告诉我,这笔账你到底是怎么算的?!... ...”。

说到这里段昱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把那份印刷精美的汇报材料重重地往桌上一摔,严厉道:“我再问你,以辽原稀土目前储量,像现在这样的出口量,我们还能开采多少年?!等所有的稀土矿全部开采完了,我们能将什么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作为从事稀土行业这么多年的老同志,老干部,你难道看不到这其中的问题吗?!... ...”。

华新宇的冷汗就下来了,他现在可以确定段昱确实是有的放矢,是已经发现了稀土行业行内人士都清楚但是都不愿意去面对,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应对法子的问题了,这时他才清楚地认识到眼前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省长有多不好糊弄,胀红着脸道:“段省长,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其实也看到了,可是我确实没办法啊,目前我们集团主要只能依靠出口,国内市场的份额很小,只有一些老客户,而且竞争也很激烈,定价权根本不在我们手里,我们不卖,我们的国外客户完全可以从别的渠道买到价格更低的产品,不依靠出口我们集团根本就无法生存不下去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