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行业难题/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华新宇说的确实是大实话,实际上只要是稀土行业的行内人士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国家之所以限制稀土出口配额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是简单地限制出口却无法解决这个行业性难题,因为技术落后和产业链不完善的原因,华夏很难获得稀土出口价格的国际定价权,甚至因此也给华夏带来了很大的国际压力,美国、欧盟和日本已经以华夏限制稀土出口违反WTO规则联合向WTO起诉华夏,华夏虽然做出了申诉但很可能会败诉,到时华夏就不得不取消稀土的出口配额限制了。

另一方面国内的稀土开采企业也对国家对稀土的出口限制怨声载道,因为国家限制稀土出口受冲击的主要是国有大型稀土开采企业,而那些私营的小型稀土开采企业却是不管你限制不限制的,他们通过走私渠道照样能把稀土卖出去,有数据统计,国家限制稀土出口以后,稀土走私量占到了出口量的近三分之一,而且这些私营的小型稀土开采企业滥开滥采,又不愿意在环境保护上投入,生产成本比国有大型稀土开采企业低得多,走私又不用交关税,所以他们卖出去的稀土价格都很低,这也是导致稀土出口价格上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以说目前华夏的稀土产业是内忧外患,路越走越窄,辽原稀土集团也是因为拥有国内储量第二大的矿床,底子厚,所以暂时效益还过得去,但是如果国际稀土行情要是一直这样跌下去,只怕好日子也过不长了。

作为辽原稀土集团的董事长,华新宇对这种情况自然是清楚的,心里也很急,却感觉有心无力,因为这已经不是涉及到辽原稀土集团一家企业的问题了,而是整个稀土行业都面临这个问题,远不是他这个层面能解决的。

华新宇在稀土行业工作了几十年,从一个普通的职工干到辽原稀土集团的董事长,无论是对这个企业还是整个行业都是有深厚感情的,所以段昱的痛斥没有让他觉得难为情,相反也激起了他内心的忧虑,说到动情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叹气道:“段省长,其实您批评我,我反而很高兴,这说明您对我们稀土行业很重视,说明您已经看到了稀土行业面临的危机,国家如果再不重视稀土行业面临的问题,这个行业很可能就要毁了!其实我之前就专门给国务院给省里都写过报告,提过这个问题,可是...唉!”。

看到华新宇真情流露,段昱也意识到自己或许有些误解他了,就放缓语气道:“新宇同志,对不起,我刚才语气有些重了,这个问题不是你个人的问题,也不是辽原稀土集团一家企业的问题,但是却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有问题不要紧,我们一起来解决嘛,对了,你说你给国务院和省里都写过报告,这些报告还在吗?可以拿来给我看看吗?... ...”。

“在...在,我这就去给您拿过来... ...”华新宇忙不迭地答道,激动地站了起来,准备亲自去办公室拿报告。

“咳...咳... ...”这时坐在段昱旁边的何水源突然重重地干咳两声,心里暗骂华新宇老毛病又犯了,华新宇的报告其实他也看过的,当时他就把华新宇给说了一顿,说他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写这报告有用吗?这是行业性难题,谁都解决不了,你这不是给省里出难题吗?省里到时候肯定又要说我们这些行业主管部门管理不力,我要是挨了板子你们日子也不会好过!

华新宇也是一激动才把自己写过报告的事说出来,何水源一咳嗽才让他醒过神来,之前他给省里写报告,那个时候还是贾春雨任省长,贾春雨在报告上轻描淡写地批了几个字“请行业主管部门加大监管力度,拿出解决方案”,就把报告转到了国土资源厅,结果却是让辽原稀土集团停产整顿一个月,他后来托了好多关系找何水源说情,何水源才松口答应让辽原稀土集团恢复生产,在饭桌上何水源还不留情面地把他又说了一通,说他不懂事,把事情往上面捅,最后还不是得求到他们这些具体办事的主管部门头上。

想到这里,华新宇不由暗暗后悔自己太冲动了,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段昱虽然是省长,却不可能事事过问,把何水源这位主管领导得罪了却是后患无穷,本来已经迈出去的脚步又缩回来,犹豫着想找个什么借口搪塞一下段昱算了。

段昱自然也注意到了何水源的小动作,立刻转头狠狠地瞪了何水源一眼,严厉道:“何厅长,你是嗓子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就请你回去,不用参加这次调研了!... ...”。

“没有,没有,我就是抽多了烟,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何水源有些慌乱地遮掩道。

段昱却不听他的解释,对华新宇挥挥手道:“新宇同志,你不要有顾虑,我既然发现了问题,肯定是要一管到底的,你快去把报告拿来!... ...”。

华新宇知道自己已经把何水源给得罪了,后悔也没用了,索性豁出去了,咬咬牙道:“好,我这就去拿!”,说着就不顾何水源怨毒的眼神,快步跑出去到自己的办公室拿报告去了。

何水源也知道这回只怕是捂盖子捂不住了,肯定是要挨板子了,心里把段昱也给怨恨上了,心说你以为就你能吗?稀土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只要是了解这个行业的人都心知肚明,中央想必也是清楚的,要不然也不会限制稀土出口配额了,可是问题不还是没解决吗,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里面涉及的问题太多了,除了行业管理不力、行业恶性竞争激烈等主观方面的问题,更有技术落后、产业链不完善等客观原因,远不是下几个行政命令,搞几次行业整顿能解决的,你非要显能耐,只怕到时候收不了场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