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肯定有猫腻/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却没有就此停止调研,而是坚持一直走到了山顶,站在山顶上看着山坡上那如梯田错落有致的矿坑还是很有美感的,段昱一直十分严肃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突然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指着对面的一个山头转头对一旁的华新宇问道:“华总,对面那个山头上的矿床也是你们的吗?... ...”。

虽然对面的山头离段昱所站的位置距离比较远,但是因为常年练习古书上的功法,段昱的视力比普通人要敏锐得多,他看到对面山头同样也在开采稀土矿,只是矿坑却跟狗啃的似的,东一个西一个,连边也没有修,显得十分混乱,没有开采的矿坑上也没有覆盖防雨布,变成了一个个的水潭,段昱以为是华新宇在弄虚作假,带他看的是规范样板矿床,其他矿床的管理却很混乱,语气中就带着一丝怒气了。

“额,那不是我们公司的矿床... ...”华新宇却显得有些支支吾吾,瞟了旁边的何水源一眼,欲言又止。

段昱如何看不出来这其中的问题必定与何水源有关,就不再追问华新宇,直接转头向何水源冷冷地问道:“何厅长,这个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吧,对面山头的矿床是属于哪家公司的?... ...”。

何水源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坏事了,他哪里想到段昱的视力这么好,隔这么远都能看到对面山头的情形,悄悄抹了一把冷汗道:“段省长,对面是孔子集团承包的矿山,孔子集团是我们省的明星私营企业,利税大户,旗下有很多产业,也有涉足矿产资源这一块... ...”。

“孔子集团?”段昱皱了皱眉头,这才想起华新宇在他的报告中隐晦地提到私营稀土开采冶炼企业对辽原稀土集团的冲击很大,特别是在环保这一块,辽原稀土集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避免含有草酸和矿物的废水污染当地环境,但因为旁边的私营矿场乱排废水,依然对当地环境造成了污染,老百姓却找到辽原稀土集团要求赔偿,辽原稀土集团当然不肯赔,结果差点闹出群体事件,后来地方政府出来协调,但协调结果却认为辽原稀土集团的矿场储量最大,应该对污染负主要责任,搞得辽原稀土集团哑巴吃黄连,白白赔了好几百万。

在报告中华新宇没有提到那家私营矿场的具体名字,现在看来多半就是这家孔子集团了,而从何水源的表现来看,也是明显在偏袒这家孔子集团,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不过段昱现在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倒是不好发作,就不动声色地道:“哦,既然孔子集团是我们省的明星私营企业,想必也是很优秀的了,那正好,我们就再到孔子集团的矿场去看看... ...”。

何水源就更加慌乱,不过他现在也摸清了段昱的脾气,只要是他决定了事情,肯定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就连忙拿出手机道:“那我先通知他们一下,让他们准备准备,迎接段省长视察... ...”。

段昱却摆摆手道:“不用了,这有什么好准备的,就是要没有准备才能看到真实情况嘛!... ...”,说着就率先向山下走去。

何水源暗暗叫苦不迭,知道坏事了,对面的那个山头本来是辽原稀土集团准备买下来作为储备矿场的,结果孔子集团看上了,找了省委副书记古志高打招呼,他为了讨好古志高,通过暗箱操作让孔子集团以很低的价格承包了那座矿场,要是段昱揪着这件事不放,自己就有大麻烦了。

下了山,何水源本来准备到车上去偷偷打电话通知孔子集团那边,看能不能想办法把段昱糊弄过去,结果却被段昱叫住了,“何厅长,你上我的车吧,我正好有些情况向你了解一下... ...”。

本来能被领导叫上车是一种殊荣,但此时的何水源却没有半点欣喜的心情,硬着头皮上了段昱的车,坐在车上如坐针毡,心神不宁,段昱问起孔子集团承包矿场的具体情况,他也是支支吾吾,语焉不详,段昱就暗暗冷笑了,越发肯定其中有猫腻了。

很快到了孔子集团承包的矿场,这里倒是一副热火朝天的场面,十几台挖机同时作业,拖原矿的货车也排成了长龙,几个面相凶狠脖子上挂着金链子一看就是混社会的男子拿着本子正在记数,看到段昱他们的车队过来就诧异地望了过来。

段昱下了车,一看这场面火气就上来了,现场一片混乱,也没有任何的环保措施,污水横流,一看就是典型的滥开滥采行为,立刻对秘书李叔平招手道:“小李,赶紧把现场全部拍下来!... ...”。

本来那几名混社会的男子看段昱他们这阵势也猜到应该是来了领导,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的级别的领导,不过却也没太放在心上,来孔子集团视察的各级领导多了去了,他们的大BOSS可是能跟省领导称兄道弟的,要是来大领导,上面肯定会打招呼,大BOSS也会亲自陪同,既然没接到通知,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大领导。

待看到李叔平拿出相机拍照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了,大BOSS可是交待过,矿场不允许任何人拍照,他们中为首的是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外号“刀子”,立刻冲了过去,嚷嚷道:“干嘛呢,干嘛呢!这里不许拍照!... ...”,他的那些手下也都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

段昱虽然还不知道这孔子集团到底是什么背景,但心里已经将这孔子集团打入了另册, 滥开滥采,还豢养着这么一帮混社会的混子,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货色,瞟了那“刀子”一眼,冷冷地道:“为什么不许拍照?谁规定的?!... ...”。

“谁规定的?我们老板规定的!识趣的赶紧把相机交出来,要不然今天别想走出我们的矿场!... ...” 刀子得意洋洋地道,他一向横惯了,明知段昱可能是政府干部也没太放在心上,县长见了他们大BOSS还点头哈腰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