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官场博弈/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二狗虽然粗鄙猖狂,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没文化,专门请了一帮“智囊”,所以身边还是有几个知道轻重的明白人的,要不然孔子集团也做不到现在这么大,立刻就有人劝道:“孔二爷,这可使不得,听说这回是新来的省长亲自下令要查封咱们的矿场,这新官上任三把火,咱们跟他硬来肯定是不行的,这事还得走上层路线,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

其实孔二狗也就是叫得凶,真要他去跟省长硬碰硬他也没这个胆,就在这时,何水源的电话就来了,“孔老板,这回兄弟可被你害惨了,因为你矿场的事,新来的段省长对我发了好大的火,他现在成立了调查组,要深挖你的矿场的问题,把我也给撇开了,现在咱们是一条线上的蚱蜢,真要被他查出点什么事,我们就都麻烦了,你可得赶紧想办法才行啊... ...”。

这些年孔二狗跟政府官员打交道也算是打溜了,他总结出一个道理,在政府官员面前你得会装大拿,你装得越像,他们就越尊敬你,甚至怕你,相反你如果像小脚媳妇一样小心巴结他们,他们反倒会在你面前拿架子了,所以就装做满不在乎地道:“何厅,多大点事啊,这姓段的不过是个外人户,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分分钟摆平了,这样吧,我晚上请你吃饭,把古书记、张书记他们都请来,看看这事该怎么办?... ...”。

孔二狗嘴上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心里也是没底的,在何水源这种厅级干部面前他还能咋呼一下,真正遇到段昱这种封疆大吏级别的干部也有些心虚了,好在有一点他倒不是完全吹牛,他确实是能跟几位省领导搭上线的。

在孔二狗能搭上线的省领导中最有权势的无疑是古志高,不过孔二狗却不想直接给古志高打电话,因为古志高说话总是话里有话,搞得你还要特别费劲地猜他话中话的意思,就连给古志高送钱都特别麻烦,直接给古志高送钱他是绝不会收的,他会说,我们要陶冶情操,不要搞这些庸俗的东西,我建议你可以玩玩古玩,我知道一家古玩店不错,有不少好东西。

那家古玩店其实就是古志高的小姨子开的,孔二狗前前后后从那家古玩店买了十几件古董,他专门找人看了,没一件真的,所以孔二狗觉得古志高就是那种典型的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不是万不得已孔二狗也不想去找古志高。

省领导中和孔二狗最投气的就是张跃飞了,因为张跃飞身上也有些匪气,而且两人打交道的时间也最长,张跃飞还在辽原省下面的地级市铁山市当公安局局长的时候两人就认识了,而且张跃飞能升任政法委书记,孔二狗也是出了大力气的,孔二狗之所以敢在辽原省这么嚣张,也是因为有张跃飞这位政法委书记给他撑腰。

张跃飞对孔二狗的事还是很上心的,因为他觉得孔二狗很讲义气,他提政法委书记之前,古志高答应带他一起进京“活动”,他只是稍微跟孔二狗提了一下,孔二狗二话没说就给他打了五千万的“活动经费”过来。

所以孔二狗把段昱查封他矿场的事一说,张跃飞就火了,气愤不平地道:“姓段的欺负到我兄弟头上来了,放心,这事我管定了!... ...”。

不过张跃飞也知道仅凭他和段昱去掰手腕还是不够看的,所以他立刻去找古志高了,一进古志高办公室,就气鼓鼓地道:“古书记,姓段的太过分了,我们没去惹他,他倒先惹到我们头上来了,他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吗?!... ...”。

古志高用手指点了点张跃飞笑道:“跃飞,你这性格得改改了,一遇到点事就炸毛了,再说什么叫惹到我们头上来了啊?我早跟你说过,你和孔老二交情归交情,但是别走得太近,你是官,他是匪,别把他和你混为一谈,要不然你迟早会因为他栽大跟头!... ...”。

张跃飞脸一红,古志高确实警告过他好几次,别和孔二狗走得太近,收钱可以,但是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他却一直没把古志高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钱不办事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当然当着古志高的面,张跃飞肯定不会这么说,挠挠头道:“这个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孔老二还是很讲义气的,这事咱们总不能不管吧... ...”。

古志高见张跃飞听不见自己的劝告,就冷笑道:“那你想怎么管?孔老二是什么德性你不清楚吗?他的矿场可能没问题吗?段省长查封他的矿场肯定是占了道理的,你要是正面去跟他起冲突,你觉得你能讨着好吗?还是说你直接去跟段省长说,这矿场是我朋友开的,请你给我个面子,放他一马?你觉得段省长会给你这个面子吗?... ...”。

张跃飞也傻眼了,是啊,如果是相熟的省领导,他去打个招呼,或许别人会给个面子,事情就摆平了,但显然这在段昱身上是行不通的,反而会把自己给暴露了,等于自己把把柄往段昱手里送,就挠挠头道:“古书记,你脑子活,还是你给拿个主意吧,我听你的!... ...”。

古志高当然不会不管此事,不说任由段昱深挖下去,难免会牵扯到他,就只他和段昱的这种竞争关系,他也不可能任由段昱从容施政,肯定得想办法给段昱找点麻烦,就微微一笑道:“这官场博弈和下棋是一个道理,得走一步看三步,才能料敌于先,立于不败之地... ...”。

“你听我分析啊,查封孔子集团的矿场并不是段昱的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是要通过稀土开采行业的整顿,找到稀土行业的发展出路,所以这只是他的第一步,他的下一步肯定是要对全省的私营稀土开采企业进行大整顿,能够开稀土矿的哪个是没背景的,所以段昱对稀土行业进行大整顿,动的可就不是孔老二一家的利益,我们只要加一把火,把水搅浑了,那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