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裂痕/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摇了摇头,倒不是他不信任刘启旺,实在是他这个计划实在太过庞大,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导致满盘皆输,所以知道内情的人越少越好,就面色严肃地道:“启旺同志,我现在还能告诉你这笔钱的具体用途,我只能告诉你,这个计划绝对是利国利民的,而且能解决目前我们辽原省面临的经济困境,当然这笔钱的流向肯定是你们财政厅的监控之下的,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

刘启旺略松了一口气,既然这笔钱的流向完全在财政厅的监控之下,那就不算违规挪用了,顶多算是打擦边球,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以现在辽原省的财政状况,要挤出200个亿,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停付所有的财政支出和项目拨款,可能还需要从银行那边想点办法才能凑出来,可这样一来他的压力就大了,只怕那些要钱的人口水都能把他淹死,而三个月后如果段昱不能把这200个亿还回来,他这个财政厅长就当到头了,搞不好还有牢狱之灾,他要不要陪段昱进行这一场风险极大回报也极大的“豪赌”呢?

段昱自然也看出了刘启旺的犹豫,诚恳道:“启旺同志,请你放心,我对这个计划是有把握的,我也不会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而且我向你保证,无论计划成功与否,三个月后我都会把200个亿原封不动地还到财政账上... ...”。

是啊,段昱可是如今全国最年轻的省长,以他的背景、能力最后进中央政.治局的机会可以说是铁板定钉的事,很可能最终还要进常委班子,那可就是正国级干部了,甚至问鼎权力巅峰都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既然拥有如此锦绣前程的段昱不担心冒险,自己这个小小的财政厅长又担心什么呢?

想到这里,刘启旺就不再犹豫,重重地点点头道:“段省长,我听您的安排!... ...”。

说服了刘启旺,段昱的心情并没有放松,因为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需要说服,那就是省委书记王新元!虽说省财政是省长一支笔,而王新元之前也明确表态不会插手政府这边的事务,让段昱大胆施为,但如果这么大的事他都不和王新元这个一把手通气,那王新元肯定就会对他有看法了。

事实上王新元已经对段昱有看法了,他之前对段昱是寄予厚望的,不惜在段昱面前摆出低姿态,可是段昱上任后干的这几件事却让王新元有些失望了,建大学生创客基地的事还好说,好歹算是一项有创意的举动,虽然王新元心里并不认为这样做对解决辽原省目前的困境有什么作用。

至于后来段昱查经济数据统计造假的事在王新元看来就完全是没事找事了,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讲违反原则的话,而段昱又在常委会上意外得到了省委副书记古志高的声援,通过了他要查经济数据统计造假的提议,王新元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昨天又听说段昱跑去调研辽原稀土集团了,还把省里一家私营明星企业的矿场给查封了(王新元对私营企业这块一向不太关注,所以对孔子集团只是略有耳闻,不太了解其背后的背景),王新元就听着直皱眉头了,他对矿产资源这块向来不怎么感冒,不给他找麻烦就行了,所以他对段昱把调研第二站放在辽原稀土集团非常不理解,一块破布上难道还能绣出花来吗?

王新元的梦想就是让辽原省重振全国老工业基地的雄风,加上他就是从重工业企业出来,自然对省里的几个重工业企业特别有感情的,所以他在段昱上任之初就再三提醒段昱,一定要重点关注这几家重工业企业,把精力放在重工业企业的改革创新上,这才是解决辽原省经济困局的重头戏,可是段昱却是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这自然让王新元对段昱有了看法,甚至他心里都有些怀疑段昱是不是徒有虚名,以前的那些政绩的造假造出来的。

有了看法,有了猜忌,两人之前和谐的关系自然也出现了裂痕,所以当段昱来到王新元的办公室,准备向他汇报自己的那个大胆计划的时候,王新元第一次没有站起来热情地迎接,只是抬起头,从老花镜镜片后瞟了段昱一眼,淡淡地道:“段昱同志来了啊,坐吧... ...”。

段昱自然也察觉到了王新元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心里就咯噔一下,看来今天要说服王书记怕是不容易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是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大胆计划的,只能尽力说服王新元了,就硬着头皮道:“王书记,我昨天去辽原稀土集团调研了,有个大胆的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 ...”。

可他才开口,王新元就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板着脸道:“等等,你先不忙汇报,我昨天也到辽原重汽、辽原重工等几家企业调研,这几家企业的老总都问我,说段省长上任也有些日子了,怎么不到他们几家企业去调研,是不是段省长不重视他们这些重工业企业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了......”

说到这里王新元都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了,用手指重重地敲着办公桌面道:“诶,我就不明白了,咱们辽原省是全国有名的老工业基地,咱们省的底子差不多全在这几家重工业企业身上,你怎么就不重视呢?怎么能不重视呢?!... ...”。

段昱算是明白了,敢情老头子在为这事跟自己生闷气呢,其实从段昱上任第一天与王新元谈话就已经发现了两人在辽原省未来发展的施政思路上存在分歧,只是为了两人的和谐关系,他当时没有把这种分歧挑明,现在王新元正在火头上,自己再把这种分歧挑明,只怕更会引起王新元的反感,自己该怎么办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