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你这是在玩火!/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知道,跟王新元这种年老成精的老资格省部级干部打交道,你如果藏着掖着,是不可能瞒过他们的,只会引起他们的强烈反感,遭致他们的猛烈打压。

而一旦进入这种官场斗争的戏码,那就是他们的长项了,他们多的是手腕收拾你,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段昱是不想与王新元闹翻的,离开了这位省委一把手的支持,段昱的施政道路将更加的寸步难行。

所以段昱并没有计较王新元带着质问的口吻,坦诚道:“王书记,不是我不重视重工业,但是积重难返,辽原省的重工业会出现今天的这种状况,各方面的原因都很多,要想在短时间内解决是不现实的,正所谓船大难调头,辽原省重工业要实现产业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当然,无论困难有多大,对辽原省重工业企业关心是必要的,这点我向王书记检讨,等我这轮调研结束,我马上安排对重工业企业的调研... ...”。

王新元见段昱态度诚恳,脸色总算好看了些,点了点头道:“段昱同志,这就对了嘛,作为党的高层干部,我们不能畏惧困难,更不能逃避问题,我之所以向中央推荐你出任辽原省省长,就是因为你搞经济有一套,我可是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

段昱苦笑道:“王书记,辽原省现在的状况您比我更清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辽原省的重工业要实现产业转型,就必须要有大量的资金注入才有可能实现,但我们辽原省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啊!... ...”。

提到钱的问题,王新元也有些挠头了,有些尴尬地干笑道:“是啊,没钱确实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就只能指望你这位搞经济能手了,我已经老了,干完这届就该退休了,也只能给你敲敲边鼓了... ...”。

段昱其实等的就是王新元这话,连忙笑道:“王书记你可是老当益壮呢,辽原省还得靠你这位老班长掌舵才行,我今天来就是有个大胆的想法向王书记您汇报,如果能够实现,倒是能在短时间内为我们辽原省赚到一大笔钱,让省财政摆脱现在入不敷出的困境... ...”。

“哦!”王新元被段昱一顶高帽子一戴,之前的不悦也消散得差不多了,再一听段昱有个来钱的点子,立刻来了兴趣,眉毛一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段昱旁边的沙发旁坐下,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这位经济能手终于要发大招了啊!快说说看... ...”。

段昱把自己的计划简略地说了出来,王新元的脸色却变了,不等段昱说完,就猛地站了起来,用力一摆手打断了段昱的话,带着怒气道:“你这不是胡闹吗?!你这不是大胆,简直是异想天开!... ...”。

这也难怪,王新元属于那种中规中矩的老干部,如何能接受段昱这样离经叛道的大胆想法,在他的那个年代,段昱的这种做法属于典型的投机倒把、囤积居奇的奸商行为,是要坐牢的。在华夏人的正统思想里,对这种行为都是非常排斥,但是抛开道德层面的因素,仅从商业的角度,这种行为其实是非常典型的商业手法,华夏人正因为思想太正统,所以往往在国际市场的商业竞争中很吃亏。

段昱也猜到王新元会有这样的反应,耐心地解释道:“王书记,您听我说完嘛,我们这样做并不违反国际市场规则,事实上我们国家在储量不够丰富的矿产资源进口上,也经常被别的国家卡脖子,比如铁矿石进口,力拓等公司就是利用他们掌握了铁矿石出口的国际定价权,屡次抬高铁矿石出口价格,导致我们的钢铁产业成本大幅增高... ...”。

“我算过了,我们省的辽原稀土集团和蒙内省的白云稀土储量占了全国的百分之九十,而我国的稀土出口量又占了全球市场的百分之九十,按照我的这个计划,我们是完全有可能争取到稀土出口的国际定价权的,最多三个月,我就能让稀土出口的价格翻一番甚至更多,我们省财政投入200个亿就最少能变400个亿,这样我们省财政入不敷出的状况就能大大缓解了... ...”。

王新元却根本不愿意听段昱的解释,连连摆手道:“你别说了,我坚决不同意!不仅我不会同意,中央也不可能同意你这样胡闹,段昱同志,我必须警告你,你这是在玩火!是在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 ...”。

段昱见王新元油盐不进,也有些火气,站起来针锋相对道:“王书记,我不认为我这是玩火,我只是合理地利用国际市场规则为我们国家为辽原省争取应该属于我们的权利和利益!只要是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的事,哪怕是我个人要冒一定的风险,我也义务反顾!... ...”。

“王书记你当初可是答应绝不插手政府事务,让我大胆施为的,这件事应该属于政府事务吧,王书记你可以保留意见,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食言!... ...”。

王新元没想到段昱会拿他当初说过的话来顶他,气得用颤抖的手指着段昱怒道:“你 ...你简直不可救药!... ...”。

一时间办公室内的气氛就有些僵持了,段昱坚持己见,王新元也不肯退让,这两位辽原省的一二把手第一次针尖对麦芒地对上了,就差完全撕破脸了!

这时王新元的秘书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一看办公室这气氛也一下子愣住了,王书记对段省长不是一向礼遇有加吗?今天怎么对上了?

王新元正有气没处撒,就没好气地瞟了秘书一眼道:“发生什么事了?... ...”。

“额,省里几家私营稀土矿场的工人把省委大门给堵住了,说要向王书记您反映问题... ...”秘书有些畏缩地望着怒气难平的王新元汇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