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政治事件/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矿工们还在愣神的时候,人群中却有一名獐头鼠目的男子正悄悄地往队伍前面挤,一只手一直插在裤兜里,紧紧握住一个装满大粪水的矿泉水瓶!

段昱见矿工们面面相觑,知道要等他们选出代表来还不知要拖延多久,就接着道:“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你们今天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你们是担心你们的矿场被关停了,你们会失业,对吧?那我首先来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对你们目前的工作待遇满意吗?.. ...”。

矿工们就又愣住了,他们是来找省领导抗议的,怎么段昱反倒问起他们问题来了,对于工作待遇他们自然是不满意的,那些矿场主可不是慈善家,巴不得把他们的油榨干,也就勉强能养家糊口罢了,可是总好过失业吧。

也有几个胆子大的,麻起胆子高喊道:“不满意!段省长你又不能给我们加工资?!... ...”。

段昱等的就是工人们这话,大笑道:“我不能给你们加工资,但是我可以给你们换工作,只要你们愿意,都可以到辽原省稀土集团工作,工资待遇保证比你们现在高!... ...”。

这其实也是段昱那个大胆计划中的一环,段昱要整合辽原省的稀土矿,辽原稀土集团肯定要扩大规模,正缺熟练的矿工,把这些熟练的矿工安排到辽原稀土集团上班,正好是一举两得,既化解了眼前的群体事件危机,又解决了辽原稀土集团扩大规模所必须的人力资源。

矿工们也是喜出望外,辽原稀土集团可是大型国企,工资福利肯定比私营矿场好得多,能到辽原稀土集团工作可是他们梦想好久的好事,不过他们还是有点难以置信,这样的好事真的能轮到他们的头上吗?

这时人群中孔二狗安插的手下立刻跳出来了,趁乱煽动道:“别听他的,这些当官的最会糊弄人了,他就是想把我们想把我们先骗走,回头还不知道怎么整我们呢!... ...”。

给这些人一煽动,矿工们又骚动起来了,而这时那名獐头鼠目的男子也已经趁乱挤到了队伍的最前列,悄悄拧开了装满大粪水的矿泉水瓶瓶盖,猛不丁地将瓶里的大粪水朝段昱泼了过去!

可惜他却低估了段昱的反应速度,就在刚才那些躲藏在人群中的那些孔二狗的手下开始煽动的时候,段昱就已经心生警惕,正用鹰隼一样敏锐目光机警地在人群中扫视,试图找出煽风点火的不良分子,而这名獐头鼠目的男子怪异举动自然也落在了他的眼底!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獐头鼠目的男子从口袋里掏出矿泉水瓶的一刹那,段昱就已经察觉了不对劲,身形一闪就已经从武警的站岗台上侧身跳了下来,那獐头鼠目的男子还是按照段昱刚才站立的位置和高度泼出的大粪水,自然就泼了个空,那獐头鼠目的男子只觉眼前一花,眼前就已经失去了段昱的身影,正愕然地左顾右盼试图找到段昱的身影进行二次攻击。

段昱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根本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欺身过去,单手抓住那男子的手腕信手一拖,就把他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再借势一推,就把那獐头鼠目的男子推倒在地,而这时那几名保卫段昱的武警也终于反应过来,赶紧上去七手八脚地把那獐头鼠目的男子按了个结结实实!

矿工们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向省长泼大粪水,这可真是胆大包天啊!他们再单纯也觉察出事情不对劲了,向省领导抗议只能算群体事件,但是向省长泼大粪水,性质就变了,变成了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了!

段昱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一起有人背后策划操纵专门针对自己的阴谋,眼中寒光一闪,也不看那已经被武警们死死控制的獐头鼠目男子,而是转头对惊愕中的矿工们大声喊话道:“同志们,你们也看到了,在你们中混有居心不良的破坏分子,你们想要维护自己权益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必须提醒你们,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被别人当枪使!... ...”。

矿工们也都有些动摇了,纷纷交头接耳起来,段昱赶紧趁热打铁道:“不过我知道你们中的大部分人是好的,我刚才的承诺依旧有效,你们如果相信我,待会就可以派几个代表去我们的工作人员那里登记,不要再围堵省委大门了,影响省委机关正常办公秩序同样是违法行为... ...”。

一旁的赵争先也被刚才的一幕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如果不是段昱反应快,要是真被泼了一身大粪的坏,那后果就当真不堪设想了,赶紧也站了出来大声喊话道:“同志们,段省长宽宏大量,不追究大家的责任,否则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被隔离审查,赶紧散了吧,派几个代表到我这里来登记就可以了... ...”。

矿工们也确实不敢再闹了,老老实实地选出了代表到赵争先那里去登记,其他人也都散去了,省委大门口的秩序也恢复了正常,这时附近公安分局的警力才姗姗来迟,带队的是省城东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何东林,当他得知有人向省长泼大粪水也是吓了一大跳,本来他也是得到了上头的暗示,说对待群体事件要慎重处理,他也心神领会,出警的时候特意拖延了一下,所以现在才赶到。

但现在群体事件已经演变成了政治事件了,这就让何东林暗暗叫苦不迭了,他这个公安分局的局长本来就不好当,省委、省政府都正好处在他的辖区,稍微处理不好就会有掉帽子的风险,而这件事也让他察觉到了上层斗争的影子,更是让他感觉到进退两难。

可是这件事发生在他的辖区,他又是避无可避,只得硬着头皮来到段昱面前,敬了一警礼道:“段省长,我来迟了,请您批评,这个案子该怎么处理,请段省长指示!... ...”。

(PS:之前因为网站系统维护,一直没能上传,请亲们见谅,会补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