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险恶用心/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立仁冷哼一声道:“姓邱的应该是有所察觉了,咱们这些老套路是不太用得上了,咱们不是还有最后一个套没用上吗,你都安排好了吧?... ...”。

“早安排好了,我没用咱们的人,是通过省交警总队的关系,和省政法频道的记者搞的联合查酒驾活动,姓邱的只要进城肯定跑不掉,不过酒驾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姓邱的就算被查到了也扳不倒他啊... ...”张伟雄阴笑道。

“要扳倒他哪那么容易?姓邱的喜欢假清高,想找他经济上的问题很难,到了他这样的级别只要经济上不出问题上面就不可能动他,而且他上面有省长罩着,要扳倒他只能慢慢来,如果不是孔老二催得急,我也犯不着用这样低级的招数,不过市委书记酒驾也算是一条不小的新闻了,我只要能通过这件事搞得他没皮没脸就达到目的了,孔老二和老板那里我们也算是交待得过去了... ...”何立仁阴测测地道。

一旁的左志国大咧咧地道:“其实姓邱的不上套也没事,在辽原得罪了老板和孔二爷,他就别想好过,倒台是迟早的事!... ...”。

说着他又用淫邪的目光瞟了一眼沈佩佩,吞了一口口水道:“姓邱的有福不会享,我们去吧,今天这‘加料’的虎骨酒劲道太足了,得赶紧去消消火... ...”。

不过左志国最多也就吞吞口水了,沈佩佩虽然是官场交际花,但并不是谁都能碰的,因为她是孔二狗的女人。

邱鹏飞驾车离开了虎豹山庄,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何立仁等人的险恶用心,而这种无下限的招数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种级别层次的官场斗争里,由此可见何立仁等人猖狂到了何种地步,这无疑让邱鹏飞无比愤怒,紧紧握住方向盘的手指节都有些发白了。

他知道越是这样他越应该要冷静,因为他只要犯下哪怕一丁点错误,都会被何立仁他们抓住,到时候被动的就不仅是他了,连推举他出任省城市委书记的段昱同样也会很被动。

突然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对!何立仁连下药、美人计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出来了,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自己离开呢,肯定还有后招!想到这里,他连忙踩下刹车,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拨通了自己秘书的电话,“小黄,辛苦你一下,我喝了酒不能开车,你过来接我一下... ...”。

邱鹏飞的秘书小黄原来是在市委办公室坐冷板凳的,他自然清楚自己的命运是和邱鹏飞已经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所以这个时候接到邱鹏飞的电话虽然有些奇怪,却什么都没有问,立刻叫了部的士赶了过来。

果然在回程的路上,远远就就看到有大批的交警在路上设卡拦车检查,人群还有抗着摄像机的摄影记者在跟踪拍摄,像是在搞大行动,而打头的一名交警远远看到邱鹏飞专车的车牌就眼睛一亮,转头对旁边的一名摄影记者说了句什么,就快步走了过来,打着手势示意停车检查。

“搞什么飞机啊?没看到是市委的车牌吗?!难道他们连邱书记您的车也要查吗?!”小黄终究年轻,有些恼怒地抱怨道。

邱鹏飞却冷笑起来,此时他已经完全看破了何立仁的险恶用心,淡淡地道:“小黄,让他们查,也不必表明身份,他们也没有错嘛,市委的车也没有特权,也要遵守交通法规,只是他们为了对付我,搞出这么大的阵势倒也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这回他们肯定要失望了... ...”。

此时拦车的交警和摄影记者已经走了过来,厉声喝道:“下车!驾驶证、行驶证拿出来!... ...”。

小黄虽然没完全听懂邱鹏飞话里的含义,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很配合地下了车,强按怒火把驾驶证和行驶证拿出来递了过去。

那交警看到小黄明显愣了一下,这辆车的车牌和之前上级交待要特别留意的车牌对上了,但是驾驶员的年龄和模样却和上级交待的不一样啊,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厉声道:“我怀疑你酒驾,过来做一下酒精测试!... ...”。

小黄越发火了,心说你特么不是睁眼说瞎话吗,我身上一点酒气没有,你就说我酒驾,还要我做酒精测试,这不是故意找茬吗?正要发火,驾驶后座就传来邱鹏飞的声音,“小黄,跟他去!配合交警执法是每个公民的义务... ...”。

测试结果自不用说,酒精测试数值为零,那交警却并没有马上放邱鹏飞他们离开,而是走到旁边打起了电话,“张局,车拦住了,不过开车的不是你交待的那人啊,酒精测试也没有问题... ...”。

此时张伟雄正和何立仁泡在虎豹山庄的温泉池里,接了电话就恨恨把手中的毛巾对温泉池里一扔,转头对一旁用毛巾盖着脸躺在温泉池边闭目养神的何立仁道:“老板,车拦住了,司机换了人,姓邱的真特么太狡猾了!他肯定知道是我们动的手脚,现在怎么办啊?!... ...”。

何立仁盖在脸上的毛巾明显抖了一下,过了半响他才拿掉脸上的毛巾,慢悠悠地道:“还能怎么办,放他走呗,不过就算他知道是我们动的手脚又能怎么样,大不了撕破脸陪他玩呗!... ...”。

这件事过后,无论是邱鹏飞还是何立仁都没有再提,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见面也还会点点头,只是常委会上,无论邱鹏飞提出怎样的提议,何立仁都会跳出来反对,而他下面的那些干部对邱鹏飞的指示也总是阳奉阴违,暗中捣鬼,让邱鹏飞的执政思路推行起来十分缓慢。

对此邱鹏飞是既愤怒又无奈,他毕竟刚上任不久,根基太浅,要建立起能与何立仁抗衡的班底需要时间,但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外界对于段昱推举他出任省城市委书记本就有很多质疑,如果他不能在短时间内打开局面,证明自己的能力,无疑会让这些质疑的声音变得更大,也会让自己更加被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