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群众工作不好做/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暗暗点了点头,看来邱鹏飞的执政能力还是不错的,处置也比较得当,这时就听那正在指挥群众上车的政府工作人员对迎面跑来的一个小伙子喊道:“小刘,统计好没有,还有多少户没有转移?... ...”。

那小伙子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朝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懊恼道:“还有十九户不肯转移,邱书记正在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呢,现在的老百姓也太难伺候了,市委书记、市长都来了也请不动... ...”。

段昱眼睛一亮,原来邱鹏飞也在这里,不过他之前一直听说市长何立仁不太配合邱鹏飞工作,怎么这次居然和邱鹏飞联袂来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呢,难道是传言不实?

传言当然不会错,事实上何立仁之所以会来完全是准备看邱鹏飞笑话的,对于这次的应急处置工作何立仁和邱鹏飞是有分歧的,邱鹏飞认为这次的洪涝灾害来头很猛,必须做好最坏打算,必须安排受灾比较严重的居民赶紧转移,特别是建筑年代较久的老旧小区,排水设施不完善,安全隐患大,如果雨水继续肆虐,很可能会出现不预料的危险。

何立仁则认为这完全是多此一举,自找麻烦,辽原省又不比多雨的南方,这水势再大能大到哪里去呢,还真能淹死人不成,这么多老百姓要转移安置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还要帮他们准备生活物资,这得花多少钱啊,而且老百姓还未必买你的账,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不是犯傻吗?

但是这一次邱鹏飞却表现得出人意料的强势,居然直接动用其市委书记的特权强行通过了转移安置老百姓的方案,而且自己亲临一线去做老百姓的工作。

此时何立仁就站在居民楼外的花坛台阶上冷冷地看着正在做一楼一户居民的工作,他的秘书则撑着雨伞站在他身后帮他遮着雨。这家住的是一对老年夫妇,一看就家境不太好,屋子里堆满了捡来的空饮料瓶,一股子异味,所以何立仁根本不愿意进去。

此时雨水已经漫进了屋子,地面上全是水,主人用几个沙袋堵住了门口,可是根本不顶事,要是水再涨下去,水都要床沿了,可是这对老年夫妇却十分顽固,死活不肯转移,邱鹏飞已经跟他们做了十几分钟的思想工作了还是没做通。

“这两老家伙太顽固了,好歹不分,就他们那一屋子破烂就是敞开了门也没人偷,有什么好担心的,邱书记也是,直接叫几个人把他们架上车就是了,跟他们磨叽什么... ...”何立仁的秘书撇撇嘴道,他跟着何立仁站在雨里也有好一会儿了,还得帮何立仁打伞,自然一肚子怨气。

“呵呵,邱鹏飞这是做秀呢,要不然怎么显得他这个市委书记亲民啊,我就怕他做秀做过头了,到时候收不了场呢... ...”何立仁冷笑道。

突然何立仁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他看到了正迎面走来的段昱,不由愣了一下,赶紧跳下台阶迎了上去,他虽然私下里对段昱颇有微词,但是再怎么说段昱也是他的顶头上司,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

“段省长,您怎么亲自来了?”何立仁满脸堆笑迎了上去道,段昱瞟了何立仁一眼,何立仁穿着崭新的雨靴,上面连泥点都没有,衬衣雪白,秘书在后面撑着雨伞,派头倒是十足,只是在这样的场景里却是让段昱看着十分别扭,对他的观感差到了极点。

所以段昱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冷冷地问道:“情况怎么样?全市像这样的小区有多少个?还有多少居民没有转移?... ...”。

这话却把何立仁问住了,他只顾着看邱鹏飞笑话去了,这些情况都还没来得及了解,只得尴尬道:“额,这次防汛救灾行动是邱书记亲自挂帅,具体数据还没有反映到我这里来... ...”。

段昱一听就火了,怒道:“那你老先生在这里干什么?看风景吗?!... ...”。

何立仁被段昱训得脸都胀成了猪肝色,正要解释,段昱却根本不给他机会,摆摆手道:“鹏飞同志在哪里?我直接找他吧!... ...”。

此时的何立仁是又羞又怒,他没想到段昱居然会如此不留情面,却也不敢当面顶撞段昱,只得指了指邱鹏飞所在的那户居民家门,红着脸道:“邱书记在里面,我带您去吧... ...”。

段昱却不再理会他,径直向那户居民家走去,何立仁犹豫了一下,还是咬了咬牙追了上去。此时邱鹏飞仍在苦口婆心地做那对老年夫妇的工作,“大爷,大妈,你们就听我一句劝跟我走吧,你们这房子不能住了,你看这水都快涨到床沿了,哪里还能住人啊,赶紧转移吧!... ...”。

可那对老年夫妇正忙着用绳子把满屋子的空饮料瓶捆到一起,以免被水冲走了,头也不回地道:“我们不走,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我们死也死自己家里!... ...”。

邱鹏飞拿着这对有些一根筋的老年夫妇也没办法了,群众工作不好做啊,正好看到段昱进来,赶紧迎了上去,正要说话,段昱却对他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也没有试着去做那对老年夫妇的思想工作,而是直接上前帮那对老年夫妇开始收拾那些空饮料瓶,一边收拾一边对他们笑道:“哟,大爷大妈,这么多空饮料瓶得卖不少钱吧?... ...”。

那对老年夫妇靠捡垃圾为生,屋里堆满了破烂,好大一股异味,平时邻居都不愿意上他们家里来串门,久而久之性格也有点怪异了,刚才邱鹏飞做了他们半天的思想工作,他们也没回几句话,此时居然难得地对段昱笑了笑,有些得意地答道:“可不是,两毛一个,这里有两百多个,好几十块钱呢,要是被水冲跑了那可就亏大了... ...”。

跟在段昱身后的何立仁听得直撇嘴,这对老年夫妇真是奇葩,为了几十块钱的垃圾,居然把省长、市委书记、市长全耗在这里,这要传出去不成笑话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