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学了一招/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立仁觉得段昱完全是脑子烧坏了,堂堂的省长居然跟两个捡破烂的老疯子一起疯,他觉得这个时候该是表现自己的能力的时候了,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走到那对老年夫妇面前,把钱递了过去道:“大爷,大妈,这里有一百块钱,就当是我把你们所有的空饮料瓶买下了,你们听我们的安排赶紧转移,这样总行了吧!... ...”。

没想到这却把那性格有些怪异的老大爷给惹恼了,对何立仁一瞪眼怒道:“我有手有脚,干嘛要你的钱,有钱了不起吗?你给出去!... ...”。

何立仁快被这老大爷气疯了,这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嘛,他却不知道,这对老年夫妇之所以变成这样是有原因的,他们唯一的儿子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了,撞死他们儿子的是一个醉酒驾驶的富二代,那富二代撞死了人也没当回事,大不了赔钱了事嘛。

本来醉酒驾驶是要拘留的,更何况撞死了人,更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可因为那富二代家里有钱有关系,那富二代只是在交警队做了个笔录就被放回家了,富二代家里提出赔50万了事,这对老年夫妇就一个独子,自然不肯。

结果那富二代家里打通了交警关系,把醉酒驾驶的记录给消了,最后只按普通交通事故定性,这对老年夫妇四处告状,奈何那富二代家里有钱有势,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因为这件事老两口性格变得十分怪异,对有钱人也格外仇视,本来社区居委会考虑这对老年夫妇的情况,想安排他们去住养老院,这对老年夫妇却是很有骨气,坚持自力更生,这就难怪他们对何立仁的行为反应如此激烈了。

何立仁身为市长,所到之处都是一片逢迎之声,何时受过这样的气,正要发火,这时段昱却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指着他怒斥道:“立仁同志你很有钱吗?你这是在侮辱大爷大妈!你还是出去吧,这里本没有你什么事!... ...”。

何立仁再次被段昱训了个没皮没脸,心中又羞又怒,终究不敢当面顶撞段昱,有些不甘地狠狠地瞪了那对老年夫妇一眼,有些不甘地退了出去。

段昱把何立仁打发出去,对那老大爷挥挥手道:“大爷,别理他,这么多空饮料瓶捡起来可得费不少功夫吧?... ...”。

段昱的平易近人让这对老年夫妇对他产生了好感,一直在旁边没怎么说话的老大妈也说话了,接话道:“可不是,我家老头子把这一片的垃圾箱都翻遍了,才捡了这么些个呢... ...”。

“那确实太辛苦了!”段昱感叹道,突然话头一转道:“对了,大爷,大妈,我知道一个地方空饮料瓶特别多,一天能捡上千个呢... ...”。

那大爷大妈一听眼睛就亮了,有些不敢相信地道:“真的!一天能捡上千个?你不会骗人吧?... ...”。

这时跟在段昱身后的李叔平就笑了,他跟了段昱这么久,自然也有默契了,赶紧站了出来,指着段昱对那老年夫妇笑着介绍道:“董大爷,您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咱们省的段省长,省长可不会骗你们!... ...”。

那对老年夫妇对政府干部没什么概念,刚才邱鹏飞来的时候他们也只当他是社区的工作人员,那些社区的工作人员平时也不怎么登门,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慰问孤寡老人才会上门做做样子,所以虽然邱鹏飞刚才的态度十分诚恳,他们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省长是多大的官他们多少还是有些概念的,所以一下子被李叔平的话惊呆了。

他们瞧着李叔平也觉得眼熟,虽然他们平时不怎么和邻居来往,不过同住一个小区,进进出出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那董大爷颤抖着手指着李叔平道:“我好像认识你,你... 你是二栋三楼老李家的小子!你... 你说他...他是省...省长?!... ...”。

“董大爷,你眼神不错啊,没错,我家就住二栋三楼,这回你该相信我的话了吧,都住一个小区的我还能骗您啊!... ...”李叔平呵呵笑道。

段昱上前握住董大爷的手诚恳道:“大爷,我们政府的工作没做好啊,让您受委屈了,我说话算数,保证不骗您,不过您这房子确实不能住了,您要坚持住在这里,我晚上就该睡不着觉咯!... ...”。

董大爷感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握住段昱的手颤声道:“段省长,您这话是折我的寿啊,要是政府干部都像您这样,我还有好说的呀... ...”,说着又瞪了一眼震惊得还没回过神来的老伴道:“老太婆,还愣着干啥,省长都亲自上门来做我们的工作了,我们再不走就真是不识抬举了,咱们听省长的安排,赶紧收拾收拾走吧!... ...”。

段昱也连忙转头对李叔平交待道:“叔平,你安排一下,让大爷大妈坐我的专车,就把他们安排到东北大学吧,另外你再给东北大学的杨校长打个电话,让他在学生中发起一次爱心活动,今后学校的大学生喝完饮料的空饮料瓶都不要乱扔,集中起来全部送给董大爷!... ...”。

总算是把董大爷老两口给劝转移了,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的邱鹏飞又是汗颜又是感慨,挠着头对段昱诚恳道:“段省长,今天我算是跟您学了一招啊,我之前做了董大爷老两口半天的工作,他们就是不松口,您一来就搞定了,看来这做群众工作学问大着呢,我还真得跟您好好学学啊!... ...”。

段昱瞟了邱鹏飞一眼呵呵笑道:“鹏飞,现在知道群众工作不好做了吧,其实也没那么深奥,我们和群众交流的时候首先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要老觉得自己是市委书记,没有真正放下自己的架子,那么哪怕你态度很诚恳,还是得不到群众的真正认同!... ...”。

邱鹏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他自问不是喜欢摆官架子的人,可为什么自己之前做不通董大爷的工作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