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乱子闹大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志雄赌气跑出了办公室,他以前觉得自己老爸很威风,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逢迎之声,但是今天的事让他觉得很窝囊,不就是死了个人吗?还不是我弄死的,是他自己自杀的,可是自己的区长老爸却束手无策,赔钱人家还不要。

看那些港台电影里,陈浩男拿着片刀当街砍人多威风啊,砍死了人鸟事没有,反而上位当了老大,怎么事情到自己头上就变了呢,被古惑仔电影毒害不轻的孙志雄有点转不过弯来了,他刚才对孙有道说要自己摆平这件事,可怎么摆平呢,他也是一头浆糊。

不过那些古惑仔小说里说了,有事找老大,前文提到有黑恶势力伸手进校园,所以孙志雄也是有老大的,他的老大叫马巨,外号“小马哥”,是市一中这一片的黑势力头目。

说起来这个马巨也算是孔二狗手下的马仔,只是两人距离确实有点远了,硬要扯上关系的话,孔二狗应该算是马巨老大的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不过孔二狗之前要手下搞点乱子出来的命令层层下达也传到了马巨这里,所以马巨这段时间也比较活跃,直接把收取保护费的额度提高了一倍,把整个市一中校园搞得鸡飞狗跳,间接地造成了这次孙志雄向赵明星敲诈一万块钱的事件。

马巨收孙志雄做小弟一方面是看重这小子够混,喜欢搞事,另一方面也是看重了孙志雄的家庭背景,所以平日里对孙志雄很是器重,经常拍着孙志雄的肩膀吹大气:“有我小马哥罩着你,你在学校想怎么搞怎么搞,没有我小马哥摆不平的事!......”。

孙志雄给马巨打电话的时候,马巨正搂着昨晚在酒吧把到的一个小太妹睡得正香呢,被孙志雄电话吵醒自然一肚子不舒服,只是最近孙志雄最近交上来的保护费着实不少,正是要笼络的时候,所以倒是难得地没有发脾气。

听说因为收保护费逼得太狠了,把一个学生给逼得跳楼自杀了,马巨也吓了一跳,本能地准备骂孙志雄一顿,撇清自己,我是叫你去收保护费,可没叫你逼死人啊,不过孙志雄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改变了主意,“老大,我爸本来准备赔偿100万把这事了了,可那老娘们居然不肯要,你说是不是蠢到家了,你要帮我把这事摆平了,这100万我让我爸给你得了!......”。

马巨心思就活动起来了,100万啊,自己得收多久的保护费才能收到这么多钱啊,再联系到不久前老大交待下来的话,说孔二爷让他们搞点乱子出来,这事不正好是个机会吗?那个被逼死的学生家里肯定没什么背景,要不然也不会被孙志雄欺负得跳楼自杀了,这种普通老百姓家庭应该很好对付,吓唬一下估计就怂了了,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摆不平,还有孔二爷呢,自己可是按照孔二爷的指示办事啊,在辽原还有孔二爷摆不平的事吗?

想到这里,马巨就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对电话那头的孙志雄咋呼道:“这都不叫事!你在学校等着啊,我这就带兄弟们过去帮你摆平!......”。

尤翠花跪坐在儿子的遗体前,一边烧着纸钱,一边默默垂泪,到现在为止她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好端端的儿子怎么就这样去了呢,她也在埋怨自己,昨天儿子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要是自己多留个心眼,早点发现儿子的情绪不对,或许这事就不会发生了。

这时马巨带着十几个小弟凶神恶煞地过来,抬脚就把摆放在赵明星遗体前的几个花圈给踹翻了,还狠狠地用脚踩了踩,恶声恶气地对尤翠花等人吼道:“干嘛呢,干嘛呢,想把事搞大是吧?识趣地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要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尤翠花和她叫来帮忙的几个亲朋好友本就悲愤交加,见马巨一伙又来吵事自是更气不过,立刻上前理论,很快就爆发了冲突,不过他们哪里是马巨这等心狠手辣的社会混混的对手,冲突起来自然是吃亏的一方。

这时围观的老百姓看不下去了,这么年轻的孩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个人都看不过意,现在这帮社会混混居然还要欺负人死者家属,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太欺负人了!”就听人群中一声吼,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呼噜噜就见围观的群众全上去了,此时围观的群众足有好几十人,七手八脚地就把马巨一伙给揍了个鼻青脸肿。

马巨一看势头不对,赶紧带手下跑路,一边跑一边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大求救,马巨的老大一听这事也不敢做主了,又打电话向自己的老大问主意,这样一层层往上问就问到了孔二狗那里。

孔二狗本是个王八脾气,此时身边又没有“高参”出主意,所以一听这事也犯混了怒道:“敢打我的人,翻了天了!赶紧调人,给我打回去!......”。

不得不说孔二狗的势力还是蛮大的,不到半个小时,就聚拢了上百名马仔,手持大棒、砍刀,声势惊人,浩浩荡荡地又把助拳的群众队伍给逼回去了。

事情到这里就有些失控了,现在网络发达,拍个照一发朋友圈,事情就扩散开了,不时地有网友听说此事气愤填膺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壮声势,而孔二狗这边也调集了不少马仔过来增援。

好在这个时候架是打不起了,打过架的人就知道,越是人多,架反而越打不起来,不过人却是越聚越多,双方形成了对峙局面,将市一中所在的街区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乱子闹大了,这个时候自然就要惊动政府机关了,何立仁第一时间接到市公安局局长张伟雄地汇报,何立仁一听出了这么大事,皱了皱眉头道:“怎么回事?死了个学生怎么搞出这么大动静?......”。

“我也是刚收到消息,具体怎么回事还不太清楚,不过听说这事牵涉到东城区孙区长的儿子,不知道怎么又把孔二爷的手下也给扯进来了......”张伟雄有些犹豫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