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七月流火/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也大吃了一惊,打电话威胁中央巡视组,给中央巡视组寄子弹,这已经不仅仅能用嚣张来形容了,说明汉南省的政治生态已经完全被破坏,这些人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对国家和中央的敬畏,已经疯狂到了极点,由此可见汉南省的形势有多严峻,其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和黑幕将是何等的惊人!

不过段昱并没有因为即将面对的严峻形势而畏缩,相反他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并不是因为升官而兴奋,而是因为遇到新的挑战而热血沸腾,猛地站了起来,激动道:“首长,请您放心,不管汉南的形势有多严峻,不管前方有怎样的艰难险阻,我都不怕,太祖他老人家不是说了吗?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别说是纸老虎,就是真老虎我也不怕,这回我不当悟空,当武松!......”。

二号首长用手指点了点段昱,笑骂道:“你还来劲了!我跟你说,汉南省这些年经济发展不错,你别只顾打虎,又跟这次一样三板斧给我砍个稀里哗啦,到时候又要我来给你擦屁股,老虎要打,经济也要发展,省长和省委书记的差别就在于后者需要有更好的大局观,需要有更高的政治智慧,你的能力和魄力我都不担心,但我担心你太冲动,太意气用事,我希望你学会隐忍,学会谋定而后动,这是你的短板,只有把这块短板给补齐了,你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省委书记!......”。

感受到二号首长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之意,段昱心中一阵暖流涌动,挠着头道:“首长,我身上的毛病全逃不过您老人家的法眼,您批评得对,我一定改!......”。

二号首长指了指一旁的沙发,正色道:“你先坐下,我跟你好好介绍一下汉南省的情况,汉南省原来的省委书记秦海涛同志年纪已经到线,中央准备调他进京任全国人大环境保护委员会的副主任,秦海涛同志一直在汉南省任职,威望很高,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或许是出于对汉南的深厚感情,毕竟那是他工作多年的地方嘛,也或许是对中央的安排有些看法,他最近一直在京城活动,极力推荐省长汪国方同志接他的位置......”。

段昱听着有些头大了,二号首长虽然说得委婉,但他也听出些别的意味来了,一位年纪已经到线却有些念栈不去而且在汉南很有威望的老书记,一位本有希望接位却被自己截了胡的省长,只这两位的存在就可以想见自己要想掌控汉南省的局面会有多艰难,怪不得二号首长的脸色如此凝重呢。

“首长,你不会就这样光杆一个让我去汉南上任吧,那我可就真有点抓瞎了......”段昱瞟了二号首长一眼,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道。

二号首长知道段昱这是想讨价还价了,斜了他一眼,挥挥手道:“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小脚媳妇,皇帝不差饿兵,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七月是一个容易躁动的季节,尤其是素有“华夏十大火炉”之称的汉南省早已是流火一片,而这时一份突然自中央组织部下发的任命文件,在一天之内流转了省常委会中的十一个常委的办公室,新任省委书记段昱同志,将在两天后到达汉南省会江汉市,入主省委一号办公室,主持省委班子的工作!

这一消息有如给汉南省这只大火炉加了几把干柴,将全省通过各种渠道在短时间内得悉实情的大小官员们的心,烤了一番通透。原本流传已久几欲成真的那个官场流言,也一下化作了泡影——前任省委书记秦海涛同志退居二线之前,曾极力向中央推荐省长汪国方接任一把手职务,而在汉南扎根二十余年,从基层一名副县长闯历至省长位置的汪省长,在中组部考察组来进行民主测评时的风评也十分均衡,却不知为何,失去了仕途生涯中最大的一次再上台阶的机会!

汪国方省长今年还不到六十岁了,这个年纪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可能已经没有太多想法,只等着退休养老,但对于一名省长来说却正是最重要的关口,虽然省长和省委书记同为正省级,但差别却是天差地远,成为省委书记,就意味着将来还有进入国家中枢的可能,不济的话也可以争取混个副国级的虚职退休,这也意味着退休后的待遇完全不同,无限的免费医疗,私人的复式别墅,通行无阻的特权专车,还有在职期间所犯错误的“豁免权”。

虽说现在时代变化了,曾经“刑不上书记”的潜规则早已不复存在,退休的乃至在任的省委书记因各种原因被中纪委调查,落马者已非一人,哪怕是副国级也不存在有什么“豁免权”了,但是调查一位副国级和一位普通的省部级干部能一样吗?

所以汪国方早已将省委书记的位子视为囊中之物,而汉南省的干部也都将他顺序接位视为理所当然,现在突然来了这样一个重磅消息,你说汉南省能消停吗?

此时的汪国方正坐在城郊月亮湖畔一座豪华别墅旁举竿垂钓,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样子,只是那微微颤动的鱼线出卖了他的心情,事实上从接到中组部那份任命文件起他就已经到了要暴走的边缘,之所以还能在这里摆出这样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一是不想在部下面前失了风度,二则他还在等消息,老书记去京城活动这么久了,不但没能实现曾经对自己许下的政治许诺,反而等来了这样一份任命文件,这个时候也该来个电话了吧!

为了那个政治承诺,为了能够顺序接位,自己做出了多少的努力,多少的让步,放弃了多少的利益,承担了多少的风险,多大的干系,现在说黄就黄了,难道他秦海涛不应该给自己一个交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