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历史恩怨/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汪国方心里还窝着一团火,不仅仅是对老书记失诺的埋怨,明明中组部考察组的民主测评没有问题,自己在下面的干部中呼声也很高,自己最终却还是与省委书记的宝座擦肩而过,没能坐上那把象征一省最高权力的椅子。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围拢在前任秦书记周围的这个权利圈子中的人,却是多少有些揣测的。

汪国方闭着眼睛,一双保养得如同年轻人般白皙丰润的双手紧握着鱼竿,感受着水面的波动,回想起一周以前,自己在京城的一个老关系打来的那个电话:“顺方啊,你这次可能悬了,不久前,中纪委的同志收到一封实名举报信,江汉市的一位商人,实名检举汉南省高法一起判决涉嫌司法腐败,判了冤假错案,状告省高法院院长陈在熙,说你汪省长是这起冤案的黑后台......”。

这个电话有如晴空霹雳,当时在省委二号办公室里的他,直接把秘书刚泡好茶的茶杯给摔了,烫到手也浑然不觉,但愤怒改变不了现实,作为汉南省省长,原本最有希望接任省委书记的他,在最后的关头,被人从背后捅了刀子!

这一刀子实在是捅得太狠了!选择在这个关键时刻出招,可以说生生打断了他通往更高层次的仕途通道,甚至可能因为那封直接呈递给中纪委的检举信而让他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虽然这样的阴招汪国方也没少用过,但真正发生自己身上就让他有些出离愤怒了,他真想找出使出这阴招的幕后主使,把他碎尸万段!他知道能够使出这样快准狠的招数的人绝不可能是一个商人,而是一个无比熟悉自己也无比熟悉官场规则的人,一个和自己有着极大利益冲突的人,在汉南省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不多,如果要汪国方猜测,那就没有别人了,只有他的老对头,现任的省委常委兼江汉市委书记刘明昊!

汪国方和刘明昊的矛盾由来已久,在汉南官场也几乎是半公开的秘密,早在八年之前,汪国方还是江汉市市委书记的时候,就和时任市长的刘明昊搭过班子,虽然大部分地市都一样,一把手和二把手很少能完全和谐一致,免不了明争暗斗,但起码面子上会保持一团和气,毕竟大部分二把手都希望能在一把手任期结束之后顺其自然接任书记,但是汪国方和刘明昊却似乎是天生犯冲,在班子搭起来的头一年,就爆发了激烈的意见分歧,甚至是——正面冲突。

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甚至不和谐的事件,其中影响最大的一次,是身为市长的刘明昊不顾一把手汪国方的意见和市委常委会的多数意见,执意以修善原本由汪顺方亲自拍板制定的城建规划为名,完全推翻了原来的既定方针,在会上丝毫不留情面的拒绝妥协,固执己见,导致市委班子内部分裂,最终原定的城建规划没能按时推进,刘明昊也因汪国方向时任的汉南省委书记秦海涛同志的私下汇报被调离省城江汉市。

那次激烈的政治矛盾,结果看上去是刘明昊因为触犯官场规则而被罚踢出了省城,但一向喜欢搞平衡的秦海涛却是来了一招明贬暗升,让刘明昊改任江阳市委书记,也成了一方诸侯,当了那年经济在省内排名靠后的江阳市一把手,而刘明昊也确实抓住了机会,干出了名堂,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让江阳市的GDP增速冲到全省第二,压过所有同期的省内其他地市,出尽了风头。

凭借卓越的政绩,刘明昊很快又杀了个回马枪,成为省城江汉市的市委书记,进了常委班子,与当时已经升任省委副书记的汪国方再次成为了竞争对手,在前任省长调任的时候,两人的竞争更是进入了白热化,如果不是关键时候汪国方指使人匿名举报刘明昊,从后面捅了他一刀,又走太.子路线,帮秦海涛的儿子秦奋斗拿下一个大工程,从而得到了秦海涛的支持,恐怕现在坐在省长位置上的就不是他汪国方,而是刘明昊了。现在历史的一幕重演,汪国方自然第一个怀疑上了刘明昊!

这时手机铃声打断了汪国方的回忆,一看来电显示是京城的号码,汪国方就激灵一下,应该是自己在等的那个电话了,连忙按下接听键,果然话筒那头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顺方啊,你的事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啊......”。

汪国方握着话筒没说话,电话那头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情绪,语重心长地道:“顺方,我知道你有情绪,但是现在也只能一切向前看了,我听说新来的这位段书记可不是个好应付的主,工作作风很强势,属于少壮派,之前在辽原省任省长的时候就把两位省委常委给拉下马了......你和树林同志最好提早做些准备,最坏的打算,不要让新书记看到太多的负面情况,另外你和明昊同志的关系能缓和就缓和一下吧,这个时候要一致对外嘛,对了,新任的纪委书记已经可以确定会从中央纪委平调一位同志,省里的一些事情尽快处理,就这样吧......”。

自始至终,汪国方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话筒那头出现了忙音,他还紧紧地握着手机,因为太用力手指节都有些发白了,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一句尽力了就把自己打发了,这就是你给我的交待吗?!而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秦海涛还在玩你平衡互制的老一套!你秦海涛在位的时候,门生故旧遍汉南,我汪国方只能曲居其下,现在你都退居二线了,还想对汉南指手画脚吗?!

不管这位新来的段书记有什么来头,多么不好对付,终究是孤家寡人一个,自己在汉南经营这么些年也不是白混的,说句不好听的,自己要是玩得狠一点,都能让他的政令出不了省委大院,最不济也能让他当个睁眼瞎子,不想让他看到的事他就绝看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