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求带走/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警笛声,段昱也苦笑起来了,这些警察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却来了,他制住陈福祥和黄大宝两人,本是想从两人口中掏出些内幕来,但现在警察一来,他的这个想法估计也就泡汤了。

段昱每到一地执政,做的第一件事都是领着秘书跑遍基层,从最底层开始阶梯式调研,着重挖掘被前任一把手忽视或刻意掩藏的各种问题,包括财政民生、干部任用等领域可能存在的隐患。

这是他为官的风格,更是一种技巧,无论是县、市还是省级,任何位置上的新任一把手想要领导当地党政机关实施自己的政令,都必须撬动原领导班子之间的“和谐默契”,发掘问题,分配工作,瓦解圈子才能树立威信。

到汉南省尤其如此,连中央巡视组都对汉南有一种针扎不透、水泼不进的感觉,可见背后所结成的利益同盟和权力圈子有多么庞大和可怕,要打破这种格局,段昱首先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

之所以把微服私访的第一站选在开发新区,段昱并不只是冲着考察刘明昊这个争议人物来的,从罗尧介绍的情况段昱已经得知,开发新区涉及的国资、民资、外资金融项目、地产项目和服务业规模高达上千亿元,这样一块巨大的蛋糕所蕴含的巨大利益势必会让各方势力垂涎三尺,肯定会有无数双手伸向这里,所以段昱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或许这里能找到自己需要的突破口!

而之前这两拨人马之间的争斗对峙,甚至还动了武器,显然是开发新区众多项目中某些隐藏问题的表面展露,而警察之前居然对发生在眼皮子的大规模械斗视而不见,更是让段昱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不好的联想,其中会不会和当地的政治生态有所联系?会不会涉及到官商勾结、干部腐败?

这时候现场已经炸锅了,对峙的双方人马看着声势浩大,但其实全是乌合之众,很多是来凑人数的,你让他们壮壮声势可以,真遇到事就露怯了,此时看到来了这么多警察,立刻像没头的苍蝇般乱窜起来,之前对峙的时候虽然双方剑拔弩张,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损伤,现在这一乱却出问题了,混乱中人撞人、人挤人,还有互相踩踏的,就听哎哟声一片,不少人受了伤。

其余的人也顾不上管这些倒霉蛋了,各顾各地撒开脚丫子跑,而警察也变换了阵型,从齐步推进变成快步冲锋,压倒那些来不及逃走的人,啪喀一声反铐起来,往后面的警车押送,这更加剧了两边人马的慌张情绪,一辆辆停在外围的工地面包车、三轮车载上那些反应快逃出来的人,昂昂启动,留下呼呼的尾烟溜之大吉了。

看着现场的混乱场面段昱直皱眉头,而更让他觉得蹊跷的是那些警察抓的全是那些穿迷彩服戴安全帽的民工,而对那些戴墨镜的混混却视而不见,任由他们逃走!

此时段昱再制住陈福祥和黄大宝二人也没有意义了,就松开了抓住两人的手,陈福祥和黄大宝揉着发麻的胳膊,畏缩地偷瞟了段昱一眼,下意识地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对于警察的到来,陈福祥和黄大宝倒是没有显得多畏惧,甚至还主动上前和带队的郭德标打招呼敬烟,显得很熟的样子,郭德标倒是没有接他们的烟,直接对身后的手下下令道:“铐上,带走!”。

陈福祥和黄大宝见郭德标不给面子也有些愕然,一边挣扎着,一边嚷道:“郭德标,没搞错吧,你敢抓我们?!你不会不知道我们背后是谁吧?!......”。

郭德标不耐烦地挥挥手道:“我已经给足了你们面子了,谁让你们搞这么大,这件事已经惊动上面了,你们下面那些小弟我可以放一马,但你们两个带头的我必须带回去,要不然我交不了差,带走!”。

陈福祥和黄大宝见搬出自己后面的人也不管用,也知道摊上大事了,不再挣扎,垂头丧气地被带上了后面的警车。段昱一直远远地旁观着,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之前看到的蹊跷一幕让他越发的意兴浓厚,看来今天这趟没有白来,一些问题的端倪显露而出,接下来该是深入发掘的时候了。或许,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插曲,能够牵出的人和事不止一个开发新区的公安分局那么简单。

此时郭德标也已经上了警车准备离开,段昱连忙朝盖世杰使了个眼色,快步追了上去,高喊道:“警官,等一下!......”。

郭德标摇下车窗,打量了段昱二人几眼。郭德标今年快四十了,干过十年刑警,又干了六年治安,因为没有政治资源也送不起礼,加上性格火爆眼里不揉沙子,勉强混到个科长级别,本来就心气不顺,加上之前电话里王军宏那一通斥骂,更让他满肚窝火,他见段昱两人戴着墨镜,以为他们是陈福祥或者黄大宝公司的小股东之类的人物,想套近乎捞人来了,就不耐烦地挥着手道:“别说了,你们公司的那些人哪天闹不行,非要今天闹?撞上了枪口,想花钱平事儿,自己去局里找我们领导吧......”。

段昱巴不得郭德标误会自己的身份,也不解释,呵呵笑道:“警官,你把我们公司的人都抓走了,我回去也没法交代啊,干脆你把我们俩也带走吧,反正我要找你们局领导也得去你们局里不是?......”。

郭德标一下子愣住了,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还从没有遇到过主动要求被警察带走的,而段昱身后的盖世杰则差点笑出声来,老板这戏越唱越精彩了,由微服私访居然上升为扮演嫌疑人了!

郭德标本来还有些犹豫,毕竟如果段昱真是陈福祥或者黄大宝公司的小股东的话,肯定是有背景的,可看到段昱似笑非笑仿佛在藐视自己的神情,心里就冒起了一团邪火,自己这警察也当得太窝囊了,被上级骂也就算了,连黑.社会分子也敢藐视自己!

想到这里,郭德标把心一横,咬牙怒吼道:“GRD,你以为我真不敢抓你?带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