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吓傻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嘭的一声,段昱和盖世杰就被困在了这间不到十平方的屋子里,整间屋子只有一扇小窗户,外面大亮的太阳光投进窗口,屋内的光线却很暗淡,搭配着仅有的几张长矮凳,段昱悠然地坐在矮凳上,对盖世杰开着玩笑道:“世杰,你看,基层的警务单位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嘛,不用看嫌疑人证件,不用了解嫌疑人违法事实,连执法记录仪拍摄执法的步骤也省略了,我刚才最后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从上警车到被关进这里,一共还不到十分钟啊......”。

盖世杰自然知道段昱说的反话,他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嘿嘿笑道:“这些基层警务单位胆子也太大了,刚才他们抓人的时候我注意了,他们完全是选择性执法,抓的全是民工,那些社会混混都被他们放跑了,可笑的是他们居然连老板你都抓进来,嘿嘿,我待会倒要看他们如何收场!......”。

段昱赞赏地瞟了盖世杰一眼,观察细致是一个秘书的基本素质,盖世杰身上显然有这种素质,就点点头道:“这里面有猫腻是肯定的,很可能牵涉到多方势力,要想一下子搞清其中的内幕估计难度不小啊,不过我现在被抓进来,估计有些人会睡不着觉了,先让他们煎熬一下吧,让他们自乱阵脚,这个突破口就好找了!......”。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一位满脸阴郁的年轻警员不耐烦地叫着他们:“都出来,去审讯室做个笔录......”。

两人不动声色地起身,跟在警员的后面,分别进到了两间审讯室,段昱被安排在受询位置上,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女警,五官端正相貌清秀,见到段昱突然愣了一下,略一思索,掏出智能手机开始查阅起什么来,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了几下,秀眉猛地一扬,再仔细端详了段昱几眼,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手也开始激动地颤抖起来。

段昱嘴角就微微翘了起来,猜到这个女警应该是发现自己身份了,这年头网络信息高度发达,自己虽然还没正式上任,但相关的新闻已经报道了,有心的话自然很容易搜到自己的照片,这女警认出自己倒也不奇怪。

这女警看着年纪不大,但却是心有玲珑,平时肯定经常关注时政新闻,而且记忆力也很好,倒是个不错的好苗子。这时带段昱进来的年轻警员正准备给段昱戴手铐,那女警连忙站起来制止道:“小张,不用了,你先出去吧!记得把门带上!”。

那年轻警员疑惑地望了那女警一眼带上门出去了,等他一走,那女警赶紧并腿挺腰向段昱敬了一个标准的警礼,脆声道:“对不起,段书记!”。

段昱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摆摆手呵呵笑道:“小同志,认出我来了?眼力不错嘛!”。

那女警有些不安地搓着手道:“段书记,这...这里环境太差了,您...您还是到我们局会议室去,我再去请我们政委来向您汇报工作......”。

段昱摆摆手道:“我哪里都不去,这样吧,我的秘书还在隔壁,你去把他叫过来,另外我们的手机被你们的干警收走了,你去帮我要回来,至于你们政委...如果他想向我汇报工作的话,就让他到这里来汇报吧!......”。

分局政委王军宏正在办公室接电话,从他把郭德标派出去抓人起他就把手机给关了,因为他知道这事一出打他手机电话的人肯定不少,最多事后推说手机没电了就没事了,但是办公室的电话他不敢不接,因为能把电话打到他办公室的多半是上级领导,至少是官面上的人。

此时打来电话的是开发新区区委书记廖长生,才拿起话筒,就听到话筒那头廖长生的咆哮声,“王军宏,是谁给你狗胆乱出警的?!是谁给你狗胆乱抓人的?!我大会小会上讲过多少次,不许你们公安分局警力插手经济纠纷,经济纠纷案件出警必须向我请示,你当我的话是放屁吗?!......”。

王军宏心里那个憋屈啊,你廖长生不让我们公安分局插手经济纠纷,经济纠纷出警必须向你请示,可省政法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却命令我马上出警,我到底听谁的啊?当然是谁官大听谁的了,正想硬着头皮分辩几句,但是廖长生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吓得啪叽一屁股坐到地板上了!

“你GRD知道你抓了谁吗?你把新任省委书记段书记给抓了!你特么想死自己死去!别特么祸害老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赶紧找到段书记,向他检讨,请求他的原谅,要不然你就洗干净屁股准备撤职吧!...喂!喂!你特么倒是说话啊,哑巴了!吓傻了!......”电话那头的廖长生恨不得把王军宏给生吞活剥了!

王军宏确实吓傻了,整个脑子跟短路了一样,完了!完了!新任省委书记被自己派去的人抓了,自己想不完蛋都不可能啊!好不容易被话筒里不断传来的廖长生的咆哮声吼得回过神来,颤抖着手重新捡起话筒,结结巴巴道:“廖...廖...廖书记,您...您没...没开玩笑吧......”。

廖长生更是气不打一处出,怒不可竭道:“都什么时候了,老子跟你开玩笑,这玩笑是能随便开的吗?别特么磨磨唧唧了,赶紧去找人,我正在往你们分局赶,在我到之前,你必须取得段书记的谅解!......”。

那女警办事还是很麻利的,很快把盖世杰带到了段昱所在的审讯室,两人的手机也物归原主了,这时王军宏也跌跌撞撞地找到审讯室来了,一进来就做了个让段昱大跌眼镜的动作,扑通一下直接跪倒在段昱面前,痛哭流涕道:“段书记,您批评我吧,我犯了大错啊,可这事真不怪我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