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上访专业户/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堵车而一肚子怨气的自然不只有我们刘明昊书记,还有江汉市的老百姓,平时堵车也就罢了,现在得知是因为政府搞特权进行临时交通管制引起的堵车,立刻引爆了老百姓的仇官心理。

现在网络又发达,一个微博一个微信朋友圈就等于一个自媒体,所以很快因先前临时发起的交通管制带来的堵塞效应就加倍地爆发出来,四分之一个江汉市受此波及,相关的微博消息早已被多个账号发布上网,经由各路大V转发评论,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已经引发了当地网络论坛的热议。

此时正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段昱正在用手机翻阅微博消息,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一个习惯,因为他发现通过这种方式能更快更直接地了解社会舆论,而且很多是通过官方媒体了解不到的。

现在段昱正在看的就是一条被大V转发的微博消息:专车横行霸道,交通灯无规律,强行开路导致大塞车,目前交警正在疏通中。消息末尾,还配上了数张事发现场的照片,长长的车龙被堵在了变黑的交通信号灯前,不能进不能退,场面相当混乱。

段昱也用自己化名注册的一个微博号转发了这条微博,而且加上了一条评论:有权不可任性,特权不可乱用。这才收起了手机,摇着头半开玩笑地对罗尧和盖世杰笑道:“权力的任性,后果严重啊。幸亏我们没有往市里走,不然也得被堵在城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去了……”。

盖世杰也在手机上看到了那条被化名“汉南老段”的老板转发的微博,脸上表情怪异,像想笑又犹豫着不敢笑。自己这位老板还真是与时俱进呢,堂堂的省委书记居然玩上微博了,不知道现在正忙着删帖的汉南省网监部门如果知道这条微博是新任省委书记转发的会是什么表情?

现在的高速公路网发达,两个小时以后段昱他们就来到了两百多公里以外的江阳市,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段昱有意为之,这里也是刘明昊曾经主政过的地方,看来段昱对这位争议性人物真不是一般的关注啊。

罗尧按照段昱的指示把车停在了江阳市政务服务大楼的前坪,这也是刘明昊在汉南省搞的一个创举,把所有的政府对外服务窗口集中在一栋大楼里,为老百姓提供一站式服务,这一创举还曾被中央级媒体报道过,后来汉南省许多地市也都跟风搞起了这样的政务服务大楼。

对于段昱的行事风格,罗尧也是比较了解了,所以没有通知江阳市任何的政府领导,段昱走下车,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这座高大光鲜的政务服务大楼,对跟着下车的罗尧和盖世杰摆摆手道:“你们俩就留在车里吧,我有些事需要亲自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

交代了几句,段昱从自己随身带着的手提包里取出一摞纸,又从后尾箱里找了件文化衫换上,墨镜也取了,换了副黑边框的眼镜,一旁的罗尧和盖世杰险些笑出声来,也瞬间明白了段昱的来意,段昱这身装扮,可不就是个活脱脱的上访专业户形象吗?

进了政府大楼,段昱首先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放眼四顾,数百平米的大楼一层四个角落十几台空调机正呼呼运行,将宽敞明亮的大厅内的热气驱逐一空,甚是凉爽。

一个身穿制服的男性工作人员迎面而来,段昱伸手一拦,陪着笑脸问道:“同志,请问一下,信访办在什么地方……”。

那工作人员打量了段昱几眼,皱了皱眉头,不过倒是没有端架子,他知道这种上访专业户最是难缠,态度不好,他们会不依不饶地投诉你,就点点头,伸手往二层的西北角方向一指,道:“喏,那儿就是信访窗口,你赶紧去吧,晚了轮不上排队填单了……”。

“谢谢啊。”段昱道了声谢,坐着手扶电梯上了二楼,不上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访的人真不少,侯坐位置已经全被占满了,窗口边也挤满了人,好多人穿着打扮都和段昱挺相似,文化衫,黑框眼镜,倒是让段昱看起来不那么起眼了。

段昱找了个排队队伍看起来没那么长的窗口排上了,跟着队伍慢慢往前挪,好不容易排到了,他隔着窗口把手中准备好的材料递了过去,“同志你好,我要上访...”。

这份上访材料可不是段昱自己胡编的,而是段昱在来汉南省之前特意去了趟国家信访局,把所有有关汉南省的信访材料打包全要走了,这是其中随机抽出来的一份。

信访窗口装的磨砂玻璃,所以段昱并看不到里面工作人员的脸,他的材料递进去以后没几秒钟就被扔了回来,里面传来一个公事化的声音,“先拿号,拿号之后再到我这个窗口来,下一个!……”。

虽然段昱有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却也没在信访单位干过,更不知道这里信访所要走的流程,所以也没说什么,皱了皱眉头,从队伍里退了出来,开始观察其他的上访者是怎么做的。

就见其他的上访者手中除了拿着的信访材料之外,还有着一个类似于条子一样的东西,来到信访窗口处,首先要把手中的条子递进去,好大一会儿,里面才会传出信访工作人员,简单的问话,然后就是递材料离开,这么下来,一次上访工作,就算是过去了。

段昱看着还是一头雾水,就拍了拍一位刚从信访窗口起身,正要离开的中年男人,和声笑着问:“这位老弟,你也是来上访的吗?我想问一下,一般交了材料多久之后能得到答复啊?……”。

那满脸愁苦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这个真说不好,反正我已经来了三次了,每回都让填表单,排队交材料,说一个月后再来领回执,结果只给发张新的表单让填。这上访啊就跟二万五千里长征似的,得有耐心,有恒心,你只能相信坚持就是胜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